Daily Archives: 2015-02-27

George Siemens對於MOOC及大學數位化的看法

來源/ The PIE NEWS-Beckie Smith-“George Siemens, 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

George Siemens被視為MOOC之祖,於2008年開始嘗試依連結主義教學原理設計的cMOOC。本文是The PIE NEWS對他的訪談。

George Siemens在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是學習創新及網絡化知識研究實驗室的執行長,同時他也是Athabasca University遠距教育中心的教職員。他現在正在研究科技會影響大學經驗的各種因素,像是思考學習分析的利用之道,以及重新設想大學的組織結構、教學實務及教學法。

他認為大學的數位化是需要被重視的重要趨勢之一,MOOC本身並非一個趨勢,而是數位化趨勢的副產品。資料分析也是數位化後的一個功能,最近開始被重視是因為其能用來了解學生的學習,以及用來了解支持學生及招生之道。其他趨勢則是治理導向的,美國比英澳更是如此。畢竟現在越來越強調績效衡量,大學的角色不再像是以往社會所理解的樣子:「一個沉思、研究與科學的地方」,業界語言突然對大學產生影響。

George Siemens在2008年推出MOOC時,並未預期之後的發展會怎樣,那不過就只是一個實驗性計畫,然而現在卻是全世界都在談,註冊學生也從2300位變成上百萬。另外,現在的MOOC提供者對於知識的看法和他們有很大差異,cMOOC認為這是一個需要自己學習、創造、連結、自我監控的創意經濟時代,現在的MOOC平台則比較像是複製我們所知的一切,相較下是很傳統的師生關係。

Continue reading

MOOC應鎖定年輕觀眾了解其所好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yan Craig-“The Voodoo That MOOCs Do”

youtube最常被觀看且賺不少錢的頻道之一是DisneyCollectorBR,這位youtuber操著巴西口音分享他的玩具開箱,許多人都很喜歡看。MOOC雖然也吸引很多人,但相較之下就遜色不少,而且它缺乏一個營運機制。目前Coursera透過認証和授權來賺錢,但其實這些都是舊有教育體制下的營利方式。

雖然MOOC難以營利,但它還是可以協助學校達成他們的願景。推行已久的MIT開放式課程就透過把課程數位化放在線上讓全世界取用,吸引了一億兩千五百萬名觀眾,讓MIT成為線上最容易被搜尋到的大學。MOOC也該和OCW學習,問問這個問題:「我們鎖定的對象是誰?」

多數機構鎖定的是來自全球有才華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可能就是未來會註冊就學的學生。

年輕人除了喜歡youtuber,也喜歡開設五花八門課程的Udemy。Udemy賣最好的課程是Jimmy Naraine開設的「加乘你的信心與自信」,他的學歷不高,但他認為從大學之外可以學到更多,而且說這堂課會改變你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MOOC帶來教學上的好習慣與壞習慣

來源/ Inside Higher Ed -Marie Norman- “How MOOCs can develop good (and bad) teaching habits ”

MOOC的觀眾群很大,充滿各種可能性。有些學生並沒有先備知識,且動機各異。為了這麼廣博的觀眾,有利於讓教職員開始思考如何克服四種教學問題。

1.專家盲點 expert blind spot

這裡指的是老師作為專家,很容易快速憑著直覺掠過熟悉的環節,而因此失去了重要資訊、步驟及關連性,這可能使學生很難跟上教學內容。

MOOC的廣博觀眾群會讓老師使用比較簡單的語言,並以更系統化的方式呈現教學內容。要避免這個問題,老師可以問問自己,是不是有遺漏任何學生在理解及應用教學素材時所需的重要資訊、連結或是步驟。

2.先備知識缺口 prior knowledge gap

學生在學習時,需要連結課程前的已知知識及現在正在學的內容。要是老師預設錯誤學生的先備知識,很可能會影響學生的學習及動機。

通常老師會高估學生的先備知識,然而對象是MOOC學生時,就不會有這種預設,老師還會清楚指出對學生修課前所需具備的知識和技能有哪些。若是很多人都不具備,老師要想辦法幫學生補足這個缺口,同時應避免自己授課速度過快,讓學生產生新的缺口。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