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open university

英國開放大學開放教育經驗分享

來源/ Journal of Interactive Media in Education-Distance learning, openness and educational technology-Eileen Scanlon, Patrick McAndrew, Tim O’Shea-“Designing for Educational Technology to Enhance the Experience of Learners in Distance Education: How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Learning Design and Moocs Are Influencing Learning"

本文分享了英國開放大學採取不同開放教育取徑的經驗。

英國開放大學是歷史悠久的遠距教學及開放教育機構。1976年他們主要提供的是印刷教材,後來逐漸轉為使用網路傳遞,並與學生有所互動。到2000年,英國開放大學的畢業生已經佔了英國所有學生的9%。

2006年,英國開放大學開始在基於開放資源平台Moodle建成的OpenLearn網站上提供開放教育資源,這些開放教育資源都可以在線上免費使用。在開放的最初18個月內,這個網站就吸引了75000名使用者,到了2010年已經突破千萬人次。2008年他們也將影音資料放到iTunesU與YouTube,以便讓更多非正式教育體制下的終身學習者能在不同管道容易接觸這些課程(iTunesU的學習者男多於女、多為中年人、為了個人理由使用資源,和OpenLearn的使用者不太一樣)。

Continue reading 英國開放大學開放教育經驗分享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來源/ Class Central – Lorena A. Barba- “Why My MOOC is Not Built on Video"

Lorena A. Barba開了一門MOOC:“Practical Numerical Methods with Python",這堂課並沒有錄製影片,一方面是因為影片會耗費大量時間和經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Barba覺得影片不必然會帶來比較好的學習經驗。

現在很多MOOC的成本高昂都是為了影片品質,然而並沒有證據指出影片製作品質會影響學習。事實上,1971年Donald Bligh曾說不同的資訊呈現方法並不會影響成效。

Barba自己曾經上過史丹佛在線的統計課: “Statistics in Medicine” ,起初他覺得這些影片讓他能很輕易的進入課程,但是過了兩周他就已經忘記之前影片裡所講的內容,就必須重新再看一次影片,過了一個月後他又忘了。他體會到,是因為他並沒有親手做筆記導致效果這麼差。

影片本身是很好的一種傳遞方式,但是它本身並不保證學習得出現,學生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和教材互動、透過一個過程來消化這些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傳統單方向授課模式將在未來消失

來源/  The Korea Herald -Yoon Min-sik- “Technology upends higher education paradigm: Open University head says lecture-based learning models coming to an end"

韓國政府於2015年2月宣布將會發展第一個MOOC平台,以加入高等教育線上開課者的行列。

英國公開大學的副校長Tim Blackman來參加韓國的研討會時,指出未來的學生需要有數位素養,也就是能有關各種數位裝置的知識、技能和行為,這些能力不論在哪個職位上都能派上用場,多數人都要有撰寫軟體的能力。另一個未來需要的能力則是合作。

面臨科技的挑戰,許多大學開始有所改變,像是首爾國立大學自2014年起開始進行翻轉式學習。Tim Blackman認為以前在講堂上的單方向傳遞授課形式將會被混合線上與實體課程的授課形式取代,但是他也指出,不能只注意新科技本身,而是要想想怎樣才能滿足學生需要,善用線上設計讓學生更專注、更能依照自己的步伐學習。

另外,他也提到學習分析(learning analytics)是線上學習絕對優於傳統實體學習之處,可以透過學生的學習記錄了解他們的行為、辨識他們遭遇了何種問題,以便即時提供協助。透過學習分析也可以讓老師比較自己的教學方法,了解要怎麼教會更適合學生。

不過線上學習也有困境,像是缺乏實體師生互動。英國公開大學透過善用數位工具、社群軟體來鼓勵學生進行線上合作,不過要如何善用課程設計促成團隊合作,則還在構思中。

Tim Blackman認為線上教育將在21世紀發揮重要角色,且翻轉教室會是未來趨勢,老師將會變成學生的顧問而不載只是單方向溝通。

原文連結 http://m.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150302000984

摘要/ 柯俊如

教學新趨勢:翻轉教室

來源 / Sharples, M., Adams, A., Ferguson, R., Gaved, M., McAndrew, P., Rienties, B., Weller, M., & Whitelock, D. (2014). Innovating Pedagogy 2014: Open University Innovation Report 3. Milton Keynes: The Open University

根據英國開放大學的評估,翻轉教室的潛在影響力高、約在2-5年內發生。

翻轉教室試圖要善用線上及面對面教學的好處。老師的直接講述會錄製成影片讓學生在家學習,像是可汗學院所做的事情一樣;在課堂內,老師則會引導學生應用他們獻上所學的概念有創意的透過團體互動產生更好的作品。

翻轉學習需要考慮兩個要素:「在家進行的直接指導」及「課程內的面對面互動」。在家的指導其實不一定是短影片,教科書、軟體或其他資源也都可以,只是目前影片是主流。翻轉學習真正能成功的關鍵其實在於教室內的互動要素,有些老師會讓學生彼此教學或是透過小組發展專題,讓學生可以將他們在家所學的概念能應用出來。

翻轉教室不一定只會發生在正式課堂中,工作場合的會議或學習同樣也可以執行。在翻轉的會議中,參與人通常被指定先在線上觀看一些影片、文章、個案研究,然後在工作坊中就可以討論這些資源並分享個人經驗。

Continue reading 教學新趨勢:翻轉教室

開放遠距數位學習與MOOC的挑戰

來源/ Mark Nichols – “ODeL and the contemporary challenge of the MOOC"

英國開放大學的Anne Gaskill 與 Roger Mill指出,開放遠距數位學習(open, distance and eLearning, ODeL)面臨四大挑戰:教學及品質管理的品質、成效、取用性(access)、師生職員對其的觀感。

他們以此質疑MOOC的貢獻:影片授課的品質不一定好、目前的完成率低、目前的取用人口主要是已經受高等教育者。

作者就此提出一些看法:

1.不論是cMOOC或xMOOC都不等同於正式教育。
2.MOOC更近似非正式終身學習而非正式教育。
3.隨著MOOC成熟,會不再那麼大規模和開放。
4.MOOC和其後繼發展最終將如同線上遠距教育課程。

對於作者而言,MOOC並非創新,而是以一種簡單方式進行的ODeL,無法逃離ODeL學者早就辯駁過的限制、機會、教學法、系統。如果遠距教育和數位學習實施的過於容易,通常會發現它們的表現不佳。

原文連結  https://deanz.wordpress.com/2015/01/16/odel-and-the-contemporary-challenge-of-the-mooc/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