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T

哈佛、MIT研究:MOOC加劇學習成效的差距

哈佛與MIT的研究者利用edX上68堂課、164000名學生的註冊資料進行研究,發現MOOC參與者通常都住在高教育背景且經濟寬裕的地區。

這些學生的所在地家庭收入平均為16400元美金,超過平均值。13-17歲的參與者中,更是主要來自家庭收入平均為31700元美金的地區。這個歲數正是學生最能積極吸取知識的年齡。

家庭收入每增加20000元美金,就會讓投入MOOC的可能性提升27%。而所在地區的人口平均受教年限每增加一年,就會增加69%的MOOC參與率。青少年學習者若雙親中有一位獲得學位,會有75%比雙親受到較低教育者更可能完成課程。

MOOC的宣導者通常都假設教育平等只跟有沒有提供學習機會有關,而沒想到其實也跟這些學習機會的使用情形有關。有錢人更可能有社會、金融與科技資本接觸到創新成果。

若是長久來看,也許經濟社會背景弱勢的學生未來同樣能由此獲益。芝麻街在最初推出時也都是背景較好的學生在看,但是後來發現,不同背景的學生在學校裡的成績表現差異確實有縮短。

 

編譯/柯俊如

原文:Harvard-MIT study shows MOOCs fail to help the disadvantaged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harvardmit-study-shows-moocs-fail-to-help-the-disadvantaged/news-story/89b9ec1fd7db8b9a7be1b5c0afa4168b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MIT於2015年10月6日宣布,它們將推出「逆向招生模式(inverted admission)」並提供新的「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這是一種新的碩士學位取得管道,學生先在edX修滿一學期課程並達成線上課程要求,之後通過經監考的考試,以此申請MIT碩士入學。申請進入MIT研究所後,只須於MIT校內完成另一學期的課程,就能取得碩士學位。

這樣的招生模式顛覆以往「先申請、後就學」的順序,變成「先就學、後申請」。如此一來,學生可以在線上課程中發現自己的潛力、判斷MIT的教學內容與風格是否適合自己,同時也在課程中藉由作業累積自己的實力證明。MIT的老師則可以利用學生在線上課程留下的行為紀錄與作業表現,判斷這個學生的能力與學習態度是否是MIT需要的人才。對於雙方而言,碩士申請入學不再充滿變數,學生不用揣測老師透過成績單與申請資料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老師也不用擔心收到看似厲害實則不怎麼樣的學生。

3614899945_4cc6576f83_z
(圖片來源:Niall Kennedy以創用CC BY-NC授權釋出)

不過,這個模式只是初步嘗試,目前只有「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的一年課程適用,未來將會逐漸於其他課程嘗試。這個實驗性計畫由MIT的數位學習院長Sanjay Sarma教授負責,MIT運輸與流程中心的執行長Yossi Sheffi教授與Chris Caplice提供協助。2016年2月10日將開設第一門課,2018年6月之後將會有第一批透過此管道畢業的學生出現。在推動此學制之際,現有的碩士學位課程仍會持續進行,且不會改變一班36-40人的學生數量限制。

Continue reading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edX「視覺化日本」開課老師Shigeru Miyagawa經驗談

MIT的教授Shigeru Miyagawa因為善於使用科技與數位創新於教育領域,而獲得表揚。他也曾在2012年獲得開放式課程卓越獎項。

2002年,Miyagawa和John Dower合作開設了視覺化文化(Visualizing Cultures)課程,利用數位科技協助圖像方面的研究。Miyagawa說視覺化是教導分析技巧、合作、文化敏感度的絕佳方式,通常會他讓學生組成小組,對於圖像各自做出不同闡釋,最後會帶來豐富的辯論。為了捍衛自己的觀點,學生需要理解文化脈絡並詳加檢視圖像。

後來基於此課程,他們兩人和Andrew Gordon、 Gennifer Weisenfeld 進一步發展了「視覺化日本」的MOOC。這門MOOC被提名入圍教育媒體領域的日本賞(Japan Prize),這是非常知名的國際獎項。


(圖片來自原文)

這門課來自MIT與哈佛兩間學校的合作,哈佛有令人驚豔的影片製作團隊、MIT則協助發展一套模擬歷史學者處理視覺資料的評量。另外還有來自杜克大學及東京大學的參與,是很難得也很美好的跨校合作經驗。除了學者,他們也和200間博物館合作,徵求他們以CC授權圖像,讓學習者得以自由下載複製傳播與改變圖像。

Continue reading edX「視覺化日本」開課老師Shigeru Miyagawa經驗談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

來源/ MIT News Office- “Study on MOOCs provides new insights on an evolving space"

MIT和哈佛大學聯合發表關於MOOC的最大型研究,對象涵蓋68堂授與證書的課、170萬名參與者、11億筆課程活動紀錄,他們想分析參與者的修課意圖、重度使用者的學習活動。

他們發現女性、長者、美國的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將近一半的參與者對於證書沒興趣(57%有興趣,8%表達沒興趣但最後還是取得證書)。而且,他們很驚訝的發現有39%的學習者是教職人員,在其中又有21%正在教相關課程。

從2012到2014年,許多課程都重新開課,推出第二、三版,第二版課程比起第一次少了43%,但是第二和第三版都維持固定的參與人數。有些課程是例外,像有一門課因為延長修課期限便使第二版課程學生數量大增。

另外,他們發現學科主題會影響參與率,學生對於資工課程特別有興趣,人文社會科學的證書獲取率是資工及科技相關課程的一半。還有,付費獲得證書的完成率(59%)會遠高於未付費者(5%),申請付費證書的學生似乎更有完成課程的強烈動機。

根據上述發現,他們提出一些問題。

Continue reading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

來源/ Harvard Business Review-Sarah Green -“What MIT Is Learning About Online Courses and Working from Home"

MIT史隆管理學院高層管理教育(executive education)課程指導Peter Hirst認為面對面互動的經驗是難以替代的,他正在協助MIT通往線上學習的新世紀。

Peter Hirst認為身處MIT的好處在於很容易就可以嘗試不同科技和實驗,而不需要過度仰賴外部資金。

他們現在正朝兩個方向同時進行研究,一方面思考要怎麼善用科技模擬實際人際互動的經驗,一方面則是完全放下原本真實世界中的體驗,思考要怎麼善用數位環境實現更好的學習成效。

目前的MOOC其實還是很傳統的教學方式,只是把以前的課堂搬到影片中並分段而已。Peter Hirst期待的則是能讓學習者能透過不同路徑接觸到不同學習物件,根據自己的需求和學習方式來組織學習物件。當然MOOC大規模、不同地區的使用者如果透過這種方式學習,會更難同時間互動,但是總是會有一群志趣相同的人會碰到彼此。

另外,MOOC目前幾乎完全是非同步的,因為人們會在不同時間使用課件。現在他們也在嘗試有沒有什麼科技可以讓學習者能更同步的進行互動,像是建立一個3D虛擬實境讓人透過虛擬形象參與課程會議,或是結合線上及實體的課程。因應這種線上互動環境,指導者需要養成一些確保眾人可以溝通合作的新技能,畢竟線上互動比在同一空間內實體互動困難許多。他們也試圖要找出能促進互動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