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earning analytics (學習分析)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MOOC學院在【MOOC教材合集】剁手节快来买 MOOC 教材!這篇文章裡整理了許多MOOC使用的書籍。可以發現,很多老師利用自己以前寫的書當成MOOC教材,或是將MOOC講稿整理一下出書。德州大學系統(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也表示過「MOOC完成率低沒關係,它可以被當成電子教科書看待」,更是將MOOC與書籍畫上了等號。另一方面,使用MOOC執行翻轉教室,相當於是從以前讓學生在家看書預習改成觀看影片後再來上課一樣。那麼,到底MOOC與教科書之間是怎麼樣的關係呢?出版社又能從MOOC獲得什麼好處呢?

3856396957_72c01639f4_z
(來源: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無已知版權限制)

MOOC與教科書的同與異

MOOC和教科書一樣,都是由少數專業領域的老師生產內容,提供眾多學校老師使用。而且兩者都無意取代實體課程的教學經驗,只是作為課堂補充。

不過,MOOC比起教科書更容易修改,除了可以快速回應趨勢提供最新課程內容,也可以根據學習者行為調整課程設計。像是觀察哪些影片最常重播、哪些題目最容易做錯、哪些主題最多人討論,來決定是否要修改作業題目或重新錄製影片,以便讓學生更有效的吸收課程內容。

另一方面,MOOC可以讓講課者藉由語氣、表情等強化對於某段資訊的重視,同時增加許多細節的口語補充,在一些主題(如統計概念、運算法)上會比紙本文字更容易讓學生吸收。

Continue reading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2015年8月17日,逢甲大學舉辦了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的開放教育推動者共襄盛舉。上午兩場在談MOOC的開放程度、大數據應用及未來展望,下午兩場則由北京清華和北大的兩位教授進行MOOC經驗分享。

MOOC夠「開放」嗎?

IMAG0234

第一場演講由MERLOT的Sorel Reisman進行分享。MERLOT是發展多年的開放教育資源資料庫,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各種開放教育資源,都有很完善的詮釋資料(metadata)以及評價。使用者也能在此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與討論如何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可惜的是,目前該網站的中文使用者和中文開放教育資源都不多,也可能因此在亞洲較少人熟悉它。

Reisman指出,MOOC這個字是新的,但是e-learning早就有多年發展。2012年因為有一群人同時對此感興趣,才引起一股熱潮。當時各種揣測,包含:MOOC帶來改革、MOOC會降低教育成本、MOOC會減少教職員人數、MOOC可以賺錢,如今看來都並未實現。不過讓開放教育資源因此廣獲重視、大幅成長,的確是有勞MOOC現象。

現在的MOOC由老師和機構所掌控,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使用,可能會給予學分或證書,但主要是在可以容納大規模學生的線上學習管理系統上傳遞,無法讓其他老師重複使用這些課程。

Continue reading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萊登大學對於Coursera使用者資料的分析

來源/ Leiden University open learning lab- JASPER GINN -“COURSERA’S DATA DELUGE: AND WHAT IT TELLS US ABOUT THE BEHAVIOR OF ONLINE LEARNERS"

荷蘭萊登大學在過去兩年開設了6門MOOC。萊登大學的線上學習實驗室屬於校園內的創新中心,恩熙這些MOOC使用者留下的行為資料,得出以下觀察:

1.因為曾經修過萊登大學的課而來修其他萊登大學的課者比例不高,代表多數學生是因為對課程內容有興趣而來修課。

2.有一部分曾經修過某門課的學生會在課程第二次開課時再次修課,可能是想來看增加了那些課程內容,或是因為上次並沒有完成課程。

3.討論區互動是有週期性的,像是在一周之始與終會有特別多人。另外,只有少數人會參與討論,多數人都僅是旁觀。

4.從影片點及紀錄可以看出使用者的行動是「變換速度–>暫停–>播放–>(發生錯誤)–>尋找(拉動影片軸瀏覽整個影片)」,暫停及播放鍵通常在影片開始和結束處使用,尋找鑑則會在過程中持續使用。使用者不會使用「終止」鑑而是直接關閉視窗。

從本文的簡單介紹,就可以初步了解怎麼善用MOOC留下的資料來分析學習者了~這些對於大量使用者的客觀行為觀察在搭配上主觀想法的訪談,也許就能發現以往實體教室內不曾注意過的教學問題或方法。

原文連結 http://leidenuniv.onlinelearninglab.org/blog/-courseras-data-deluge

摘要/柯俊如

數位學習的未來不是免費

來源/ WIRED-Mary Cullinane-“Why Free Is Not the Future of Digital Content in Education"

許多人認為科技的發展會使教育成為免費的事業。他們往往以音樂產業作為借鏡,指出像是Spotify就讓消費者每個月支付低於一張CD的價格就能無限聽音樂,教育也將走向此道路。

然而,應注意每個產業都有不同性質。音樂是因為聽眾他們使用科技只是用來便利下載、攜帶,並非因為多了科技就能讓他們在聽音樂時產生加值效果,也因此才會讓價格被壓低。

線上遊戲就不同了,近年來線上遊戲公司蓬勃發展,因為線上遊戲會帶來社交經驗,科技會是加值關鍵。

教育同樣是會因為科技而讓消費者產生不同體驗的領域。

首先我們要先了解到,老師教書時的責任在於:要讓學生成功通過教育過程後能獲得能帶來成功的知識及技能。不同學生有不同的學習方式,必須要思考要用哪些資源吸引不同學生,根據不同人的程度和學習曲線來調整教材。

科技可以幫忙老師做到這些事情,像是記錄學生投入學習的狀況、比較學生的回應,以便能設計出滿足不同學生需求的客製化學習過程。

當科技可以產生增值效益時,就會讓教學內容與傳統不同,讓它產生營利空間。因為老師、家長、學校都需要知道,教學內容是否能讓學生有效達成學習目標的。

透過數位平台傳遞高品質教學內容,將讓師生有不同以往的更佳互動,也因此值得投資。

原文連結 http://www.wired.com/2015/03/free-not-future-digital-content-education/

摘要 / 柯俊如

傳統單方向授課模式將在未來消失

來源/  The Korea Herald -Yoon Min-sik- “Technology upends higher education paradigm: Open University head says lecture-based learning models coming to an end"

韓國政府於2015年2月宣布將會發展第一個MOOC平台,以加入高等教育線上開課者的行列。

英國公開大學的副校長Tim Blackman來參加韓國的研討會時,指出未來的學生需要有數位素養,也就是能有關各種數位裝置的知識、技能和行為,這些能力不論在哪個職位上都能派上用場,多數人都要有撰寫軟體的能力。另一個未來需要的能力則是合作。

面臨科技的挑戰,許多大學開始有所改變,像是首爾國立大學自2014年起開始進行翻轉式學習。Tim Blackman認為以前在講堂上的單方向傳遞授課形式將會被混合線上與實體課程的授課形式取代,但是他也指出,不能只注意新科技本身,而是要想想怎樣才能滿足學生需要,善用線上設計讓學生更專注、更能依照自己的步伐學習。

另外,他也提到學習分析(learning analytics)是線上學習絕對優於傳統實體學習之處,可以透過學生的學習記錄了解他們的行為、辨識他們遭遇了何種問題,以便即時提供協助。透過學習分析也可以讓老師比較自己的教學方法,了解要怎麼教會更適合學生。

不過線上學習也有困境,像是缺乏實體師生互動。英國公開大學透過善用數位工具、社群軟體來鼓勵學生進行線上合作,不過要如何善用課程設計促成團隊合作,則還在構思中。

Tim Blackman認為線上教育將在21世紀發揮重要角色,且翻轉教室會是未來趨勢,老師將會變成學生的顧問而不載只是單方向溝通。

原文連結 http://m.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150302000984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