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aphne Koller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MOOC學院在【MOOC教材合集】剁手节快来买 MOOC 教材!這篇文章裡整理了許多MOOC使用的書籍。可以發現,很多老師利用自己以前寫的書當成MOOC教材,或是將MOOC講稿整理一下出書。德州大學系統(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也表示過「MOOC完成率低沒關係,它可以被當成電子教科書看待」,更是將MOOC與書籍畫上了等號。另一方面,使用MOOC執行翻轉教室,相當於是從以前讓學生在家看書預習改成觀看影片後再來上課一樣。那麼,到底MOOC與教科書之間是怎麼樣的關係呢?出版社又能從MOOC獲得什麼好處呢?

3856396957_72c01639f4_z
(來源: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無已知版權限制)

MOOC與教科書的同與異

MOOC和教科書一樣,都是由少數專業領域的老師生產內容,提供眾多學校老師使用。而且兩者都無意取代實體課程的教學經驗,只是作為課堂補充。

不過,MOOC比起教科書更容易修改,除了可以快速回應趨勢提供最新課程內容,也可以根據學習者行為調整課程設計。像是觀察哪些影片最常重播、哪些題目最容易做錯、哪些主題最多人討論,來決定是否要修改作業題目或重新錄製影片,以便讓學生更有效的吸收課程內容。

另一方面,MOOC可以讓講課者藉由語氣、表情等強化對於某段資訊的重視,同時增加許多細節的口語補充,在一些主題(如統計概念、運算法)上會比紙本文字更容易讓學生吸收。

Continue reading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Coursera對於女性教育的看法

來源/ Coursera blog- “Coursera’s Leaders Reflect on the Influence of Education on Women"

Coursera創辦人Daphne Koller和首席商務長(CBO)Lila Ibrahim都是兩位女兒的媽媽,在3月8日是婦女節前夕,他們分享教育對於人生帶來的影響。

Daphne Koller出生於以色列耶路撒冷,父親是植物學家、母親是英文老師,他念高中時也同時在念大學,18歲時就取得資工碩士學位,並在前往美國念博士前就服完了他的兵役(以色列男女都有兵役),21歲和他男友前往美國,後來便嫁給他男友。他認為就是這種勇往直前的個性讓他在創辦Coursera時可以獲得成功。

Daphne在Coursera及史丹佛大學都注意到,女性比男性更著迷於資工對真實世界產生的影響力,像是要怎麼利用資工來解決教育及健康照護的問題。若能讓更年輕的學生有機會近用資工課程,資工將會更吸引女性,而且有可能改變目前科技產業的性別比例。多元的人口組成將帶給企業文化正向發展,形成互相關懷的工作環境,男性也因而獲益。

Lila則是第一代阿拉伯裔美國人,出生於印第安那州。雙親來自不同國家、有不同信仰,他母親出生於耶路撒冷的良好世家、父親則是黎巴嫩的孤兒,因赴美求學而相識。

教育讓他們家可以突破社會經濟的困境,也讓他在高中時能交換到日本。大學時他就讀普渡大學的電子工程系,把握每個可以學習及貢獻社會的機會。

他認為Coursera的願景為普及教育取得管道於全世界,也因此自然會包含對於性別平等的追求。另外,Coursera一向重視對於學生尋求解答、闡發想法的鼓勵,這點也會發揮在對於女性的教學上。

原文連結 http://blog.coursera.org/post/112894971877/courseras-leaders-reflect-on-the-influence-of

摘要/ 柯俊如

Daphne Koller : 對於MOOC迷思的回擊

來源 / Knowledge@Wharton “The Hype is Dead, but MOOCs Are Marching On"

Coursera創辦人Daphne Koller曾經在2012年接受Knowledge@Wharton的訪問,今年又再度受訪。原文是Knowledge@Wharton修改後的訪問逐字稿,在此僅做簡單摘要。

Daphne Koller認為MOOC的改革還未走到盡頭,他提到許多人會使用的Gartner Hype Cycle,指出這個模型將MOOC假定為企業,然而事實上MOOC從未作此考量,因此也不能用此觀之,MOOC鎖定的觀眾其實主要是目前正在工作中的人。現在MOOC的使用者對於現況其實是很滿意的,而且整體使用者、活躍使用者、註冊付費認證課程者的數量都在持續成長。

對於之前指出多數學生仍然是已開發國家的菁英分子這件事,Koller指出這些數字來自早期針對研究生層級開設的課程,自然吸引到的是大學畢業生。就近況而言,有75%使用者擁有大學學歷,然而這個數字其實也意味著有25%(25萬)的人是沒有大學學歷的,而且那75%使用者也未必是在華爾街工作的有錢人,他們的大學學歷不代表他們就是位居高處的菁英分子。在有些地方,就算接受多年高等教育,也不代表他們有工a作或是可以應付當今社會需要,他們還是需要在職階段中的訓練。

Continue reading Daphne Koller : 對於MOOC迷思的回擊

深度了解大規模線上課程的「滯留」(Retention)與「意圖」(Intention)

文 /  史丹佛大學 Daphne Koller, Andrew Ng, Chuong Do, and Zhenghao Chen 

2012年,一般Coursera MOOC的註冊人數在40000到60000之間,其中50-60%在註冊後會觀看第一次授課。觀看授課的觀眾中,將近15-20%會在需要程式實作或同儕評鑑作業的課程中繳交作業。繳交作業的這群人中,將近45%會順利完成課程並取得完成證明。整體加總起來,大概只有5%註冊Coursera MOOC的學生會取得課程的正式完成證明。

在傳統大學體系中慣於重視學生數量耗損的教育者,MOOC這種retention流失的狀況被視為值得注意的警訊。老師習慣於教那些在實體教室內付了錢、做了承諾的學生,持續變空曠的教室(每20名學生中只有1名留到最後)是個令人難以理解的嚇人景象。但是,這真的是判斷MOOC學生成功與否的適當方法嗎?

MOOCs的倡議者通常會指出線上課程具有幾個補償性(compensatory)因素。這些因素從財務考量(像是高等教育成本上升而MOOCs因為重複供應能降低邊際成本)到規模考量(如MOOC十萬名學生中有將近5%畢業,老師能接觸到的學生比一輩子在實體教室能教到的更多)。這些觀點雖然正確,但是都沒有關注到MOOCs的「低完成率」和「用於高品質線上教育的可行性」。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檢驗線上課程的retention議題。我們認為MOOC的retention應該置於學習者意圖(intention)的脈絡下謹慎思考,特別是這些選課的學生有著不同的背景和動機。當我們在這種合適的脈絡進行討論時,MOOC的retention通常變得相當合理。更甚者,我們這麼做有助於重視及理解MOOC這些「未完成」群眾帶來的價值,讓我們能思考如何提供能滿足他們需求的學習經驗,就像我們提供其他「完成者」的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深度了解大規模線上課程的「滯留」(Retention)與「意圖」(Intention)

洞察MOOCs : 於迷思、矛盾及可能性的迷宮中,我們沉思

文 / 韓國放送通訊大學(Korea National Open University) Sir John Daniel 

大規模線上開放課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簡稱MOOCs) 是2012年教育界的火紅關鍵字。自從美國名校開始發展MOOCs,國際媒體紛紛開始大肆報導MOOCs的相關新聞。本文將先簡述MOOCs的五年發展歷程,再探討新興教育科技的變革。

MOOCs目前分成兩種型態的課程,分別是cMOOCs與xMOOCs。兩者教學法迥異,不能混為一談,本文以探討現今2012年廣為媒體討論的xMOOCs為主,然此課程體系內部亦已存在許多不同路線。筆者在研究xMOOCs的普及率及商業模式後指出其盲點,同時比較規模較小但有穩定獲利的E化學習平台,帶出對MOOC平台的評論。

本文總結xMOOCs的高品質、普及率、公信力、教學法與目的、其迷思描述,及必須解決的矛盾,並以樂觀的態度展望xMOOCs的未來。

Continue reading 洞察MOOCs : 於迷思、矛盾及可能性的迷宮中,我們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