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ant Agarwal

邁向MOOC 2.0:edX挑戰學分制

Coursera與Udacity和AT&T、Google等業界合作設計課程,學生因而有可能因為選修MOOC增加工作機會。在此情況下,這兩個平台有了盈利的可能性,而他們也確實贏得許多投資。

edX身為非營利平台,獲得許多贊助,並與他們的合作機構進行許多實驗。目前有三分之一的合作對象當時簽的三年合約都快到期了,紛紛重新評估契約是否可行,探究MOOC對於機構與學生帶來哪些影響與利潤。edX雖然有強烈的企圖心想服務世界各地的學習者,然而過去三年他們發現多數的服務對象仍然是菁英。

Anant Agarwal說最初的三年是實驗性的,鼓勵百花齊放。曾經對於MOOC的成本效益進行分析的Fiona Hollands則認為,這樣的實驗缺乏評鑑。MOOC耗費成本從39000元美金至325000元美金不等,但卻不知道是否有同等價值的回報。

Agarwal指出,edX1.0通往edX2.0時,將會從一個讓人感到好奇想嘗鮮的平台轉換為學習者在教育過程中的一條基本道路,要做到這樣首先必須建立學分制。

Agarwal說他們花了三年來聚焦,學習者想要學分,他們就建構一個高品質學習環境來符合他們的需求,讓這樣的學習品質最終是可以被機構與雇主所承認的。他們將建構更多提供高品質、個人化且有虛擬監考的課程,讓學習者由MOOC取得學分與學位,並藉此讓投入MOOC的資金有所回報。

Continue reading 邁向MOOC 2.0:edX挑戰學分制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與edX首次推出承認學分的MOOC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和edX合作,將於2015年秋季開始提供承認學分的MOOC。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教職員將建立十幾個通識MOOC,第一門課將會是天文學導論,會於10月開始上課,之後於2015年10月及2016年的1、3月推出後續課程。任何人都可以免費註冊MOOC,但是支付45元美金驗證身分的人在課程結束可以決定是否要額外支付大學費用以獲得學分。這些課程大概會長達七周半,會有一群大學助教來協助解答學生問題。

2016年,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預期會提供完整大一生的MOOC,亞利桑那大學和edX稱之為「全球新鮮人學院(Global Freshman Academy )」。學生完成課程後會收到大學提供的成績單,顯示他們已經獲得大一的學分,得以在其他機構進修大二課程。成績單上並不會著名這是MOOC,因此價值也不會亞於實體課程的成績單。

edX執行長Anant Agarwal表示這將讓學生不需要SAT、GPA、推薦函等就可以上大學,學生甚至可以只是高中生,這對於國際學生也便利許多,同時增加終身學習的機會。

之前MOOC平台頂多提供證明,雖然Udacity和喬治亞理工合作提供線上資工碩士學位,但其實該課程並非真正意義的MOOC–他只提供申請的401人上課且還是需要一個申請流程。

Continue reading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與edX首次推出承認學分的MOOC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來源/ Devex -Anna Patricia Valerio- “MOOCs to the rescue?"

在發展中國家,許多年輕人無法上學,對他們而言,線上進行教學是否有效就成為特別重要的問題。(如果這些線上課程可以帶來宛如實體課程的效果,將能有效減輕他們的教育負擔。)

edX的4成學生來自發展中國家,因此執行長Anant Agarwal雖然認為MOOC不會取代傳統校園教學,卻認同這些課程將成為無法近用教育資源者的受教選項之一。當然,這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因為貧窮地區也就比較缺乏觀看MOOC所需的設備支援。

在此情況下,發展中國家到底學生怎麼參與MOOC的,就成為很值得研究的問題。唯有了解這些人的學習成效和他們的學習過程,才能讓來自各地的學生都能學的更好。

哈佛大學的 Justin Reich指出,MOOC的研究焦點必須從「投入(engagement)」轉向「學習」、從個別課程的探究轉向比較不同脈絡下的課程、從依賴對於假設前提的分析轉向跨領域的實驗設計。目前很需要了解現行研究結果在不同環境脈絡下是否依舊成立。

Barbara Moser-Mercer乃瑞士日內瓦大學衝突地區演繹中心(Center for Interpreting in Conflict Zones)的創辦人和執行長,他有多年在衝突地區進行虛擬教育的經驗,像是在肯亞和索馬利亞交界最大的Dabaab難民營開設袖珍畫的課程。

Moser-Mercer發現難民有強烈的動機學習,知識是他們唯一能掌握的,也是他們的希望來源。他指出,難民營是一個老師和學生都會遭遇許多問題的地方。除了他們的網路資源有限,他們所處的環境也不利於學習。舉例來說,多數人必須將時間花在工作,或是他們沒有錢抵達有電腦設備的地方,有些女性甚至會面臨文化的限制。再者,在此環境中的學習誘因也較低,雖然國際人道法要求難民營所在地需要提供義務教育,卻沒有法律要求應該提供高等教育機會。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Anant Agarwal對於印度MOOC發展的看法

來源/ The Economic Times-Prachi Verma-“MOOCs will take off in a big way the world over by 2020: Anant Agarwal, edX"

本文乃印度媒體對於edX 的Anant Agarwal之訪問。

印度是edX 的第二大使用者,美國佔了30%、印度約12%,另外印度學生年齡的中位數是24歲,比其他國家的平均低了四歲。

edX和Google、FB、Microsoft、amazon都有合作,從其身上獲得一些科技支援。一年前,edX也與印度的aspiring minds展開合作,然而目前沒有實質進展,與ITT Bombay及IIM Bangalore則有教學內容的合作。edX還在與印度幾間學校洽談。

Agarwal指出,edX 起於大學教育,接著是高中教育和職業教育,之後edX將會和企業合作,推出付費的專業教育課程freemiums。他希望在接下來十年可以教育上億人民。而且,他預測到2020年時,世界各地的學校將會提供MOOC修課者學分,學生可能都會先修完一年線上課程後才進入大學。

Swayam是印度政府引導的MOOC計畫, Agarwal很期待與這個對於線上及混合學習帶來的好處,他認為線上及混合教育兩者都很重要。

原文連結  http://article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2015-01-16/news/58149756_1_edx-platform-moocs-indian-higher-education-system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