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1世紀學習者

傳統單方向授課模式將在未來消失

來源/  The Korea Herald -Yoon Min-sik- “Technology upends higher education paradigm: Open University head says lecture-based learning models coming to an end"

韓國政府於2015年2月宣布將會發展第一個MOOC平台,以加入高等教育線上開課者的行列。

英國公開大學的副校長Tim Blackman來參加韓國的研討會時,指出未來的學生需要有數位素養,也就是能有關各種數位裝置的知識、技能和行為,這些能力不論在哪個職位上都能派上用場,多數人都要有撰寫軟體的能力。另一個未來需要的能力則是合作。

面臨科技的挑戰,許多大學開始有所改變,像是首爾國立大學自2014年起開始進行翻轉式學習。Tim Blackman認為以前在講堂上的單方向傳遞授課形式將會被混合線上與實體課程的授課形式取代,但是他也指出,不能只注意新科技本身,而是要想想怎樣才能滿足學生需要,善用線上設計讓學生更專注、更能依照自己的步伐學習。

另外,他也提到學習分析(learning analytics)是線上學習絕對優於傳統實體學習之處,可以透過學生的學習記錄了解他們的行為、辨識他們遭遇了何種問題,以便即時提供協助。透過學習分析也可以讓老師比較自己的教學方法,了解要怎麼教會更適合學生。

不過線上學習也有困境,像是缺乏實體師生互動。英國公開大學透過善用數位工具、社群軟體來鼓勵學生進行線上合作,不過要如何善用課程設計促成團隊合作,則還在構思中。

Tim Blackman認為線上教育將在21世紀發揮重要角色,且翻轉教室會是未來趨勢,老師將會變成學生的顧問而不載只是單方向溝通。

原文連結 http://m.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150302000984

摘要/ 柯俊如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

來源/ The Conversation-James DeVaney-“In defense of the great MOOC experiment"

最近對於MOOC的批評,從課程完成率轉為MOOC是否能持續運作(sustainability)。本文作者為密西根大學數位教育與創新的助理副國際長,他和很多教職員合作進行MOOC的實驗,他認為現在做出這些批評未免操之過急。

多數人相信能傳遞高品質教育給大規模學生,只是目前大家還正在探索中,還未達成目標。要達成目標,可能是透過模組化、學習分析、遊戲化學習、數位徽章或個人化學習,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MOOC也不會是這個唯一的解答,無法單靠它解決大學師生面臨的各種挑戰。

然而,MOOC讓人重新思考教學相關的議題,並產生了很多種教育實驗,以及促成學生隱私權、資料分享、跨機構合作等政策上的重要討論。更重要的是,它讓人們有機會可以依據己之步伐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主題進行終身學習。

密西根大學在嘗試MOOC時問了兩個問題:「MOOC實驗可以讓他們重新定義21世紀研究型大學的公眾教育並促進更引人入勝、個人化的終身學習嗎? 有什麼是為有在一間好的公立實體研究型大學中才能做到的?」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

George Siemens對於MOOC及大學數位化的看法

來源/ The PIE NEWS-Beckie Smith-“George Siemens, 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

George Siemens被視為MOOC之祖,於2008年開始嘗試依連結主義教學原理設計的cMOOC。本文是The PIE NEWS對他的訪談。

George Siemens在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是學習創新及網絡化知識研究實驗室的執行長,同時他也是Athabasca University遠距教育中心的教職員。他現在正在研究科技會影響大學經驗的各種因素,像是思考學習分析的利用之道,以及重新設想大學的組織結構、教學實務及教學法。

他認為大學的數位化是需要被重視的重要趨勢之一,MOOC本身並非一個趨勢,而是數位化趨勢的副產品。資料分析也是數位化後的一個功能,最近開始被重視是因為其能用來了解學生的學習,以及用來了解支持學生及招生之道。其他趨勢則是治理導向的,美國比英澳更是如此。畢竟現在越來越強調績效衡量,大學的角色不再像是以往社會所理解的樣子:「一個沉思、研究與科學的地方」,業界語言突然對大學產生影響。

George Siemens在2008年推出MOOC時,並未預期之後的發展會怎樣,那不過就只是一個實驗性計畫,然而現在卻是全世界都在談,註冊學生也從2300位變成上百萬。另外,現在的MOOC提供者對於知識的看法和他們有很大差異,cMOOC認為這是一個需要自己學習、創造、連結、自我監控的創意經濟時代,現在的MOOC平台則比較像是複製我們所知的一切,相較下是很傳統的師生關係。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Siemens對於MOOC及大學數位化的看法

MOOC應鎖定年輕觀眾了解其所好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yan Craig-“The Voodoo That MOOCs Do"

youtube最常被觀看且賺不少錢的頻道之一是DisneyCollectorBR,這位youtuber操著巴西口音分享他的玩具開箱,許多人都很喜歡看。MOOC雖然也吸引很多人,但相較之下就遜色不少,而且它缺乏一個營運機制。目前Coursera透過認証和授權來賺錢,但其實這些都是舊有教育體制下的營利方式。

雖然MOOC難以營利,但它還是可以協助學校達成他們的願景。推行已久的MIT開放式課程就透過把課程數位化放在線上讓全世界取用,吸引了一億兩千五百萬名觀眾,讓MIT成為線上最容易被搜尋到的大學。MOOC也該和OCW學習,問問這個問題:「我們鎖定的對象是誰?」

多數機構鎖定的是來自全球有才華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可能就是未來會註冊就學的學生。

年輕人除了喜歡youtuber,也喜歡開設五花八門課程的Udemy。Udemy賣最好的課程是Jimmy Naraine開設的「加乘你的信心與自信」,他的學歷不高,但他認為從大學之外可以學到更多,而且說這堂課會改變你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MOOC應鎖定年輕觀眾了解其所好

線上學習模式是未來嗎?

來源/ eCampus News -Rony Zarom- “Is this the online learning model of the future?"

新時代的學生已經很熟悉線上學習模式,因為線上課程的「彈性」特性,他們很積極的投入線上教育,2013年便有超過七百多萬的大學生註冊線上課程,這比過去十年多了260%。依照目前的註冊率成長速度,2020年將會有一半的大學生都註冊線上學習課程。

這群學生被視為「C世代」,比起之前的世代更加依賴科技。他們參加課程的時間與方式都是很彈性的,以便能在任何時間及地點更有效的學習。這個世代的學生期待科技環境帶來更容易取得、具彈性、行動性且時間地點自由的學習。然而目前傳統教育機構並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

提供更具彈性的線上課程,可以讓高等教育機構有機會接觸更多學生、協助他們建立更個人化及自我引導的學習。個人化的學習經驗會鼓勵學生開始為自己負責,並讓老師為有特殊狀況的學習者專門設計學習路徑。再者,這樣的學習也讓學生提早培養職場能力:管理時間、遠端工作、和他人連結及在同儕討論中發表意見。

這篇文章提供三個建議,讓老師知道如何發展恰當策略以實踐彈性學習:

Continue reading 線上學習模式是未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