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難民營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

2015年最令人難忘記的一抹背影,或許是三歲的敘利亞小男孩Aylan Kurdi。他蜷縮於海邊,過去與未來不論是苦痛的還是美麗的,都與他再無關係。無辜純潔的早夭孩童對比殘酷無情的世界,迅速引起眾人對於難民問題的重視。

Arte_de_la_Muerte_de_Aylan_Kurdi

 (LocoWiki 以CC BY 授權釋出)

許多歐洲國家的難民政策受到質疑,各國政府紛紛出面說明立場與未來的處置方式。其中,德國無疑是對難民展現出最大熱情的國家。

總理梅克爾早就於8月31日表態,「如果歐洲無法解決難民問題的話,那麼未來的歐洲也就不會是我們希望的那樣。」即便德國每安置一名難民,就要支出1.2至1.3萬歐元,面對高達80萬名尋求庇護者,累積起來恐怕今年需要耗資100億歐元。然而,梅克爾表示「眾多的難民將成為我們國家的一份子」,不論成本,都將幫助他們在語言及文化上盡速融入德國。

9月5日,Kiron大學的共同創辦人及核心團隊成員Markus Kreßler利用Startnext群眾募資平台發起了一項計畫,希望能募集120萬歐元提供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免費的高等教育機會。

Kiron大學是位於柏林的民間非營利機構,團隊成員有社會企業家、難民、學生和學術界人士。他們相信,社會融合始於教育,唯有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受教育,才能建立一個和平且發揮功能的社會。因為教育可以讓人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路,讓人能在社會中自食其力並展現出人性尊嚴。但是,社會必須給予他們機會並提供適當的支持。

Continue reading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來源/ Devex -Anna Patricia Valerio- “MOOCs to the rescue?”

在發展中國家,許多年輕人無法上學,對他們而言,線上進行教學是否有效就成為特別重要的問題。(如果這些線上課程可以帶來宛如實體課程的效果,將能有效減輕他們的教育負擔。)

edX的4成學生來自發展中國家,因此執行長Anant Agarwal雖然認為MOOC不會取代傳統校園教學,卻認同這些課程將成為無法近用教育資源者的受教選項之一。當然,這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因為貧窮地區也就比較缺乏觀看MOOC所需的設備支援。

在此情況下,發展中國家到底學生怎麼參與MOOC的,就成為很值得研究的問題。唯有了解這些人的學習成效和他們的學習過程,才能讓來自各地的學生都能學的更好。

哈佛大學的 Justin Reich指出,MOOC的研究焦點必須從「投入(engagement)」轉向「學習」、從個別課程的探究轉向比較不同脈絡下的課程、從依賴對於假設前提的分析轉向跨領域的實驗設計。目前很需要了解現行研究結果在不同環境脈絡下是否依舊成立。

Barbara Moser-Mercer乃瑞士日內瓦大學衝突地區演繹中心(Center for Interpreting in Conflict Zones)的創辦人和執行長,他有多年在衝突地區進行虛擬教育的經驗,像是在肯亞和索馬利亞交界最大的Dabaab難民營開設袖珍畫的課程。

Moser-Mercer發現難民有強烈的動機學習,知識是他們唯一能掌握的,也是他們的希望來源。他指出,難民營是一個老師和學生都會遭遇許多問題的地方。除了他們的網路資源有限,他們所處的環境也不利於學習。舉例來說,多數人必須將時間花在工作,或是他們沒有錢抵達有電腦設備的地方,有些女性甚至會面臨文化的限制。再者,在此環境中的學習誘因也較低,雖然國際人道法要求難民營所在地需要提供義務教育,卻沒有法律要求應該提供高等教育機會。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