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開放授權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MOOC學院在【MOOC教材合集】剁手节快来买 MOOC 教材!這篇文章裡整理了許多MOOC使用的書籍。可以發現,很多老師利用自己以前寫的書當成MOOC教材,或是將MOOC講稿整理一下出書。德州大學系統(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也表示過「MOOC完成率低沒關係,它可以被當成電子教科書看待」,更是將MOOC與書籍畫上了等號。另一方面,使用MOOC執行翻轉教室,相當於是從以前讓學生在家看書預習改成觀看影片後再來上課一樣。那麼,到底MOOC與教科書之間是怎麼樣的關係呢?出版社又能從MOOC獲得什麼好處呢?

3856396957_72c01639f4_z
(來源: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無已知版權限制)

MOOC與教科書的同與異

MOOC和教科書一樣,都是由少數專業領域的老師生產內容,提供眾多學校老師使用。而且兩者都無意取代實體課程的教學經驗,只是作為課堂補充。

不過,MOOC比起教科書更容易修改,除了可以快速回應趨勢提供最新課程內容,也可以根據學習者行為調整課程設計。像是觀察哪些影片最常重播、哪些題目最容易做錯、哪些主題最多人討論,來決定是否要修改作業題目或重新錄製影片,以便讓學生更有效的吸收課程內容。

另一方面,MOOC可以讓講課者藉由語氣、表情等強化對於某段資訊的重視,同時增加許多細節的口語補充,在一些主題(如統計概念、運算法)上會比紙本文字更容易讓學生吸收。

Continue reading 出版社可以由MOOC獲得什麼好處?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最近除了Coursera的研究報告出爐這件大事外,好像沒什麼令人眼睛一亮的新聞。既然如此,身為圖書資訊專業背景的我只好祭出身家老本,來介紹一下圖書館與MOOC的合作方式吧~~(噯,很擔心大家對這不感興趣呢…)

不知道大家認為大學校園裡的學術圖書館都負責些什麼業務呢?(我已經腦補出許多答案了…各位,感謝你們的答覆,但是圖書館員才沒那麼閒咧!!)你們認為圖書館員可以怎麼協助MOOC的製作或傳播呢?

3110133552_ebc954f212_o

(圖片來源:New York Public Library無已知版權)

先說一聲,由於圖書資訊界不論實務或理論都以美國為馬首,美國圖書館界的往往走的更進一步,因此接下來介紹的其實都是美國的狀況。

有在看美劇的人就知道,美國是個很愛打官司的地方。教授在提供教學素材時,也可能會因為使用他人的作品招惹到著作權的官司,這不僅會讓教授因此無法把心力專注投入在教學研究上,還會影響聲譽。因此,釐清教材的著作權狀態、只選用無違法之虞的素材,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情。

而這個在校園內負起重責大任處理著作權問題的人呢,就是圖書館員!
Continue reading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2015年8月17日,逢甲大學舉辦了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的開放教育推動者共襄盛舉。上午兩場在談MOOC的開放程度、大數據應用及未來展望,下午兩場則由北京清華和北大的兩位教授進行MOOC經驗分享。

MOOC夠「開放」嗎?

IMAG0234

第一場演講由MERLOT的Sorel Reisman進行分享。MERLOT是發展多年的開放教育資源資料庫,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各種開放教育資源,都有很完善的詮釋資料(metadata)以及評價。使用者也能在此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與討論如何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可惜的是,目前該網站的中文使用者和中文開放教育資源都不多,也可能因此在亞洲較少人熟悉它。

Reisman指出,MOOC這個字是新的,但是e-learning早就有多年發展。2012年因為有一群人同時對此感興趣,才引起一股熱潮。當時各種揣測,包含:MOOC帶來改革、MOOC會降低教育成本、MOOC會減少教職員人數、MOOC可以賺錢,如今看來都並未實現。不過讓開放教育資源因此廣獲重視、大幅成長,的確是有勞MOOC現象。

現在的MOOC由老師和機構所掌控,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使用,可能會給予學分或證書,但主要是在可以容納大規模學生的線上學習管理系統上傳遞,無法讓其他老師重複使用這些課程。

Continue reading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圖書館在大學推動開放教育資源的領導意義

來源/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News -Kristi Jensen and Quill West-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and the higher education environment
A leadership opportunity for libraries"

兩位講者在美國圖書館協會2015年的聚會中分享了他們對於開放教育資源的看法。

Quill West指出,開放教育運動是一場分享盛會,透過減輕智慧財產權法的限制來讓學生可以低成本獲得教材,讓學生更有動機、更容易完成學習任務。

開放教育資源是可以被保存(Retain)、修改(revise)、混搭(remix)、散佈(redistribute)、再利用(reuse)的素材,這些素材往往屬於公眾領域或使用創用CC授權釋出。老師在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實有充分的自由,不僅可以因此使用即時更新的資源,更可以讓學生利用這些資源有更多發揮創意的創作經驗。

老師在使用開放教育資源時,需要在政策、資源品質判斷、著作權知識養成、資源多元管道辨識、教學方法反思等方面獲得協助,圖書館元可以成為開放教育資源專家,成為老師的協助者,甚至成為開放教育資源應用的領導者。

要成為領導者,圖書館員必須先熟識這些資源以及相關組織。開放教育是圖書館員以最有效的方法連結人與資源的機會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圖書館在大學推動開放教育資源的領導意義

英國開放大學開放教育經驗分享

來源/ Journal of Interactive Media in Education-Distance learning, openness and educational technology-Eileen Scanlon, Patrick McAndrew, Tim O’Shea-“Designing for Educational Technology to Enhance the Experience of Learners in Distance Education: How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Learning Design and Moocs Are Influencing Learning"

本文分享了英國開放大學採取不同開放教育取徑的經驗。

英國開放大學是歷史悠久的遠距教學及開放教育機構。1976年他們主要提供的是印刷教材,後來逐漸轉為使用網路傳遞,並與學生有所互動。到2000年,英國開放大學的畢業生已經佔了英國所有學生的9%。

2006年,英國開放大學開始在基於開放資源平台Moodle建成的OpenLearn網站上提供開放教育資源,這些開放教育資源都可以在線上免費使用。在開放的最初18個月內,這個網站就吸引了75000名使用者,到了2010年已經突破千萬人次。2008年他們也將影音資料放到iTunesU與YouTube,以便讓更多非正式教育體制下的終身學習者能在不同管道容易接觸這些課程(iTunesU的學習者男多於女、多為中年人、為了個人理由使用資源,和OpenLearn的使用者不太一樣)。

Continue reading 英國開放大學開放教育經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