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賓州大學

MOOC應鎖定年輕觀眾了解其所好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yan Craig-“The Voodoo That MOOCs Do”

youtube最常被觀看且賺不少錢的頻道之一是DisneyCollectorBR,這位youtuber操著巴西口音分享他的玩具開箱,許多人都很喜歡看。MOOC雖然也吸引很多人,但相較之下就遜色不少,而且它缺乏一個營運機制。目前Coursera透過認証和授權來賺錢,但其實這些都是舊有教育體制下的營利方式。

雖然MOOC難以營利,但它還是可以協助學校達成他們的願景。推行已久的MIT開放式課程就透過把課程數位化放在線上讓全世界取用,吸引了一億兩千五百萬名觀眾,讓MIT成為線上最容易被搜尋到的大學。MOOC也該和OCW學習,問問這個問題:「我們鎖定的對象是誰?」

多數機構鎖定的是來自全球有才華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可能就是未來會註冊就學的學生。

年輕人除了喜歡youtuber,也喜歡開設五花八門課程的Udemy。Udemy賣最好的課程是Jimmy Naraine開設的「加乘你的信心與自信」,他的學歷不高,但他認為從大學之外可以學到更多,而且說這堂課會改變你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MOOC應鎖定年輕觀眾了解其所好

MOOC的資料隱私

出處 / EdTech-D. Frank Smith “Murky Federal Privacy Law Puts MOOC Student Data in Questionable Territory”

MOOC平台蒐集了大量學生的活動紀錄,未來這些資訊會越來越有價值,然而它的安全度夠嗎?

家庭教育權利與隱私法案(The 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保障學生教育紀錄的隱私權,但在高等教育脈絡下的MOOC很少是FERPA保障的,因為FERPA應用的範圍是接受美國教育部資金的學校,MOOC的經費來源則很少與政府無關。

MOOC最大的提供者edX和Coursera不同意將法律用在他們的學生資料上,他們說他們會遵照FERPA的原則行事,但法規不適用於MOOC。

Continue reading MOOC的資料隱私

多元互動的賓州大學「當代美國詩學」MOOC

出處 / Educase- David Poplar- “MOOC Evolution and One Poetry MOOC’s Hybrid Approach”

xMOOC被視為只是一個用來傳遞訊息的平台,與教學內容及教學原理無關,cMOOC則消除了科技與教學內容的界線,教學內容和平台會相互影響,這是一個協作的環境。本文在初步介紹xMOOC和cMOOC後(詳情直接見原文),便開始分享他們結合cMOOC及xMOOC設計出來的教學經驗。

賓州大學的「當代美國詩學 Modern American Poetry」於2012年秋季成為Coursera的第一門人文課程。這堂課不可避免的採用xMOOC的架構,包含十周的課程主題和影片素材連結、使用線上討論區、需要完成測驗及互評彼此的寫作作業。

不過,他們透過三種方式來改變xMOOC的教學:善用集體知識的優勢、基於空間形成社群、維持師生間的互動存在。

善用集體知識的優勢

xMOOC和cMOOC都會讓大量學生參與相同的教育經驗,學生因此可以和整個學習社群互動,老師也能善用社群來提升課程。

Continue reading 多元互動的賓州大學「當代美國詩學」M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