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翻轉教室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最近除了Coursera的研究報告出爐這件大事外,好像沒什麼令人眼睛一亮的新聞。既然如此,身為圖書資訊專業背景的我只好祭出身家老本,來介紹一下圖書館與MOOC的合作方式吧~~(噯,很擔心大家對這不感興趣呢…)

不知道大家認為大學校園裡的學術圖書館都負責些什麼業務呢?(我已經腦補出許多答案了…各位,感謝你們的答覆,但是圖書館員才沒那麼閒咧!!)你們認為圖書館員可以怎麼協助MOOC的製作或傳播呢?

3110133552_ebc954f212_o

(圖片來源:New York Public Library無已知版權)

先說一聲,由於圖書資訊界不論實務或理論都以美國為馬首,美國圖書館界的往往走的更進一步,因此接下來介紹的其實都是美國的狀況。

有在看美劇的人就知道,美國是個很愛打官司的地方。教授在提供教學素材時,也可能會因為使用他人的作品招惹到著作權的官司,這不僅會讓教授因此無法把心力專注投入在教學研究上,還會影響聲譽。因此,釐清教材的著作權狀態、只選用無違法之虞的素材,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情。

而這個在校園內負起重責大任處理著作權問題的人呢,就是圖書館員!
Continue reading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edX「視覺化日本」開課老師Shigeru Miyagawa經驗談

MIT的教授Shigeru Miyagawa因為善於使用科技與數位創新於教育領域,而獲得表揚。他也曾在2012年獲得開放式課程卓越獎項。

2002年,Miyagawa和John Dower合作開設了視覺化文化(Visualizing Cultures)課程,利用數位科技協助圖像方面的研究。Miyagawa說視覺化是教導分析技巧、合作、文化敏感度的絕佳方式,通常會他讓學生組成小組,對於圖像各自做出不同闡釋,最後會帶來豐富的辯論。為了捍衛自己的觀點,學生需要理解文化脈絡並詳加檢視圖像。

後來基於此課程,他們兩人和Andrew Gordon、 Gennifer Weisenfeld 進一步發展了「視覺化日本」的MOOC。這門MOOC被提名入圍教育媒體領域的日本賞(Japan Prize),這是非常知名的國際獎項。


(圖片來自原文)

這門課來自MIT與哈佛兩間學校的合作,哈佛有令人驚豔的影片製作團隊、MIT則協助發展一套模擬歷史學者處理視覺資料的評量。另外還有來自杜克大學及東京大學的參與,是很難得也很美好的跨校合作經驗。除了學者,他們也和200間博物館合作,徵求他們以CC授權圖像,讓學習者得以自由下載複製傳播與改變圖像。

Continue reading edX「視覺化日本」開課老師Shigeru Miyagawa經驗談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2015年8月17日,逢甲大學舉辦了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的開放教育推動者共襄盛舉。上午兩場在談MOOC的開放程度、大數據應用及未來展望,下午兩場則由北京清華和北大的兩位教授進行MOOC經驗分享。

MOOC夠「開放」嗎?

IMAG0234

第一場演講由MERLOT的Sorel Reisman進行分享。MERLOT是發展多年的開放教育資源資料庫,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各種開放教育資源,都有很完善的詮釋資料(metadata)以及評價。使用者也能在此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與討論如何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可惜的是,目前該網站的中文使用者和中文開放教育資源都不多,也可能因此在亞洲較少人熟悉它。

Reisman指出,MOOC這個字是新的,但是e-learning早就有多年發展。2012年因為有一群人同時對此感興趣,才引起一股熱潮。當時各種揣測,包含:MOOC帶來改革、MOOC會降低教育成本、MOOC會減少教職員人數、MOOC可以賺錢,如今看來都並未實現。不過讓開放教育資源因此廣獲重視、大幅成長,的確是有勞MOOC現象。

現在的MOOC由老師和機構所掌控,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使用,可能會給予學分或證書,但主要是在可以容納大規模學生的線上學習管理系統上傳遞,無法讓其他老師重複使用這些課程。

Continue reading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來源/ Knowledge @ Wharton- JASPER GINN -“Coursera’s Andrew Ng: How MOOCs Are Taking Local Knowledge Global"

Coursera創辦人Andrew Ng是人工智慧領域的先驅,負責Google人工智慧系統「Google Brain」,該系統會由Youtube影片擷取圖片學習辨識物件。去年,Ng卸下Coursera的職務成為被譽為「中國Google」的百度首席科學家及領導人。本文為Knowledge@Wharton訪談Andrew Ng的摘要。

Andrew認為MOOC最讓大學能前所未見的將優秀教學內容傳播給大量觀眾。因此可以看到遙遠地方的學生透過Coursera獲得西方名校課程完成證書的例子。

許多Coursera的學生都來自發展中國家,最主要的兩個國家就是印度和中國。雖然有人批評2/3的使用者並非來自發展中國家,但是也要注意到現在已經在服務的1/3發展中國家學生。另外,他希望未來Coursera上能有各種語言的課程,或至少透過翻譯,使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可以聽懂課程內容,這其實也就是對於傳統大學的一大突破,以往學生多半都是聽自己母語的課程,現在則有機會從不同國家的老師身上學習。

Andrew也分享了親身經驗,他說他前往不同國家時,會去參加一些MOOC當地學生組成的聚會(meet up),他對於發展中國家學生的求知慾印象非常深刻。當地不像是美國處於資訊超載的情況、可以短時間內取得所需資訊,可能要花兩小時搭火車到一個地方去聽一個演講,因此MOOC對於他們的意義格外不同。

Continue reading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Shanna Smith Jaggars- “No, online classes are not going to help America’s poor kids bridge the achievement gap"

大學砸了重本投資MOOC,但目前似乎並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效。不得不說,低收入戶學生似乎並沒有善用到這些線上課程。從以往的研究可以發現,使用者多為高收入戶且家長為高學歷者,學生本身也具有大學學歷,許多是已經在工作中的白領階級。

會有這樣的狀況,很有可能是因為軟硬體設備的數位落差。低收入戶及少數民族不太可能有高速網路可以使用。此外,許多學生不喜歡現上課程,他們覺得在網路上學到的比較少。且社區大學的學生比起其他學生更容易從線上課程中輟,在一些科目的中輟率甚至是他人的兩倍。

更糟的是,學生在線上課程獲得成績比傳統課程還低,可能是因為他們更脆弱、更不知道課程的方向、缺乏學習的技巧(如時間管理、做筆記、查資料、諮詢正確對象),在此情形下,線上課程反而拉大了這些學生與他人的距離。

學生指出他們在教室中與老師締結的個人關係對他們的學習很重要,線上課程的老師則認為學生自己的時間管理技巧和學習能力才會是幫助他們成功的關鍵。雙方之間存在著落差。

Continue reading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