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研究

哈佛、MIT研究:MOOC加劇學習成效的差距

哈佛與MIT的研究者利用edX上68堂課、164000名學生的註冊資料進行研究,發現MOOC參與者通常都住在高教育背景且經濟寬裕的地區。

這些學生的所在地家庭收入平均為16400元美金,超過平均值。13-17歲的參與者中,更是主要來自家庭收入平均為31700元美金的地區。這個歲數正是學生最能積極吸取知識的年齡。

家庭收入每增加20000元美金,就會讓投入MOOC的可能性提升27%。而所在地區的人口平均受教年限每增加一年,就會增加69%的MOOC參與率。青少年學習者若雙親中有一位獲得學位,會有75%比雙親受到較低教育者更可能完成課程。

MOOC的宣導者通常都假設教育平等只跟有沒有提供學習機會有關,而沒想到其實也跟這些學習機會的使用情形有關。有錢人更可能有社會、金融與科技資本接觸到創新成果。

若是長久來看,也許經濟社會背景弱勢的學生未來同樣能由此獲益。芝麻街在最初推出時也都是背景較好的學生在看,但是後來發現,不同背景的學生在學校裡的成績表現差異確實有縮短。

 

編譯/柯俊如

原文:Harvard-MIT study shows MOOCs fail to help the disadvantaged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harvardmit-study-shows-moocs-fail-to-help-the-disadvantaged/news-story/89b9ec1fd7db8b9a7be1b5c0afa4168b

由微博發文時間一窺MOOC學習者的行為模式

還記得「MOOCer的修課時間運用現況」這篇文章分享的研究結果嗎?該研究利用問卷調查MOOC學習者的時間利用習性,將近六成的作答者每周會花2-5小時在MOOC上,約46%作答者利用晚上學習MOOC,且許多人會在周末趕作業。北京師範大學最近發表了一個研究,同樣也是針對MOOC的時間面向,但是該研究團隊是根據微博發文的時間點進行年、月、周、日不同層次的分析,有一些觀察結果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 該研究團隊發現在2010到2015年間,62074名使用者在微博發了95015條提到「MOOC」或「慕课」的訊息。2010、2011、2012年分別只有7、76、944篇發文提到MOOC,2013年則大幅成長為28160篇發文,2014年成長一倍為62162篇發文。這樣的成長趨勢,一方面是因為Udacity、Coursera、edX三大平台在2012年快速成長,逐漸紅遍全世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北京大學與北京清華大學在2013年首次開設MOOC,才開始吸引大量中文學習者的關注。
  • 提到MOOC的發文數量在每年1月、2月及8月都會減少,3月及9月則會大幅增加。這可能是因為學習者要放寒暑假,假期中降低修課意願,也可能是因為MOOC主要在開學期間開課。
  • 周一到周五提到MOOC發文的數量是周末的1.3倍,周一和週六最多,週三較少。周一通常是工作或課業展開的最忙時刻,會在這天提到MOOC,反應學習者真的投入大量精力給MOOC。
  • 晚上十點到十二點會有最多提到MOOC的發文,其次是下午三四點與 早上十點之後。該研究指出,晚上時段剛好是工作完的休閒時間,這個時段人數最多代表多數MOOC學習者是在職人士。至於其他時段的發文,則可能來自時間彈性的學生、退休者、家管,或是行動裝置的便利性帶來的發文數量。

對於這樣的研究結果和解釋,我是有點疑惑的。

Continue reading 由微博發文時間一窺MOOC學習者的行為模式

MOOC帶給中學教育更多機會還是更多不公平?

edX從2014年開始,專門闢了一塊小園地給優秀向學的中學好青年。一方面讓中學生可以在進入大學前,利用MOOC提早進行探索,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選錯科系導致悲慘無光的四年大學生涯。另一方面則提供先修考試(Advanced Placement, AP)的準備課程,讓高中生可以先修一些大學課程,通過考試後將能抵免大學階段的學分。

對於大學來說,提供MOOC給中學生其實也是一種招生宣傳的好方式。許多學生可能因為修了課,產生對該校或該校老師的熱愛(甚至成為死忠粉絲?!),立定志向進入該校。

4653676911132672

(edX的高中課程介面)

轉眼間,edX提供中學生服務已經滿一年了!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現在有越來越多美國青少年利用暑假選修自己學校沒開設的線上課程,希望這些修課紀錄可以在申請大學時給主考官留下深刻印象。

這些學生通常把線上課程修課紀錄擺在大學申請資料上課外活動的欄位,作為像是業界實習或社區服務等的加分經驗。透過修課紀錄,可以展現出他們對於大學的興趣,同時顯現他們孜孜矻矻的向學之心:「看清楚!我在暑假時,可不只是玩電腦和睡覺而已!」。

Continue reading MOOC帶給中學教育更多機會還是更多不公平?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Shanna Smith Jaggars- “No, online classes are not going to help America’s poor kids bridge the achievement gap"

大學砸了重本投資MOOC,但目前似乎並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效。不得不說,低收入戶學生似乎並沒有善用到這些線上課程。從以往的研究可以發現,使用者多為高收入戶且家長為高學歷者,學生本身也具有大學學歷,許多是已經在工作中的白領階級。

會有這樣的狀況,很有可能是因為軟硬體設備的數位落差。低收入戶及少數民族不太可能有高速網路可以使用。此外,許多學生不喜歡現上課程,他們覺得在網路上學到的比較少。且社區大學的學生比起其他學生更容易從線上課程中輟,在一些科目的中輟率甚至是他人的兩倍。

更糟的是,學生在線上課程獲得成績比傳統課程還低,可能是因為他們更脆弱、更不知道課程的方向、缺乏學習的技巧(如時間管理、做筆記、查資料、諮詢正確對象),在此情形下,線上課程反而拉大了這些學生與他人的距離。

學生指出他們在教室中與老師締結的個人關係對他們的學習很重要,線上課程的老師則認為學生自己的時間管理技巧和學習能力才會是幫助他們成功的關鍵。雙方之間存在著落差。

Continue reading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

來源/ MIT News Office- “Study on MOOCs provides new insights on an evolving space"

MIT和哈佛大學聯合發表關於MOOC的最大型研究,對象涵蓋68堂授與證書的課、170萬名參與者、11億筆課程活動紀錄,他們想分析參與者的修課意圖、重度使用者的學習活動。

他們發現女性、長者、美國的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將近一半的參與者對於證書沒興趣(57%有興趣,8%表達沒興趣但最後還是取得證書)。而且,他們很驚訝的發現有39%的學習者是教職人員,在其中又有21%正在教相關課程。

從2012到2014年,許多課程都重新開課,推出第二、三版,第二版課程比起第一次少了43%,但是第二和第三版都維持固定的參與人數。有些課程是例外,像有一門課因為延長修課期限便使第二版課程學生數量大增。

另外,他們發現學科主題會影響參與率,學生對於資工課程特別有興趣,人文社會科學的證書獲取率是資工及科技相關課程的一半。還有,付費獲得證書的完成率(59%)會遠高於未付費者(5%),申請付費證書的學生似乎更有完成課程的強烈動機。

根據上述發現,他們提出一些問題。

Continue reading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