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機構動機

Peter Bol談HarvardX的發展

來源/ Harvard Gazette- Jennifer Doody- “A new office, a global audience”

Peter Bol負責HarvardX與哈佛教學中心的事務。他希望能透過對於HarvardX進行的研究提升線上學習及校園社群。然而目前多數研究都很難和實務產生連結,研究者從研究結果獲得滿足,但卻未能回答教學者再教學面臨的問題。線上課程的老師往往投入大量時間,必須找到有興趣的老師、鼓勵他們投入。

在接下來第三場的線上學習高峰會中,他們將會討論課程設計、遊戲話等諸多議題,將有超過120位來自世界名校的人參與。

哈佛大學繼續教育部門已經有成功的線上課程經營及學分授予經驗,在此基礎上將能更進一部探索線上學習的不同風貌。另外,哈佛大學的線上課程來自不同學科,這樣的多元性是其他學校所不及的。

對於哈佛和MIT最近聯手推出的edX使用者研究報告,Bol最感興趣的部分有兩點。其一為高比例學習者都是國外大學畢業生,且多數為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他們雖然年輕但都自認為是終身學習者。其二則是,有很高比例的使用者是老師,透過教育這些老師可以影響更多學生。

Continue reading Peter Bol談HarvardX的發展

UC Berkerly對MOOC的看法及經驗談

來源/ alumni.berkeley.edu -by Sabine Bergmann- “Many Enroll, Few Finish, Moocs March On: How Online Courses Are Changing Higher Ed”

本文回顧了MOOC的發展歷史,指出MOOC帶來的展望和關於高中輟率和使用者不平均的批評。(此部分略而不摘,有興趣者自行看原文。)

在文中,也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角度做了一些特殊補充。

像是一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英語系學生,他於大學在學期間為了畢業努力修課,卻沒有多花時間探索。畢業後進入職場才發現原來自己想學得還很多,MOOC對他就是一個很好的補救管道。他在MOOC學習程式設計和大數據分析,他發現他對於資工的熱愛其實不亞於文學,MOOC帶給他學習生涯的第二春。

另外,加州大學柏克萊線上教育資源中心MOOCLab的老師也指出,自動評分技術會是MOOC很重要的科技進展,這牽涉到人工智慧技術,且要能在大規模使用者的情況下可以運行。自動評分可以讓學生利課獲得回饋,也能減少教師的負擔,然而目前多數人都只重視課程影片。

Continue reading UC Berkerly對MOOC的看法及經驗談

線上進行的醫師助理課程

來源/ The Atlantic-Alia Wong- “Learning How to Practice Medicine—Virtually”

在美國,醫師助理(Physicians assistants)復則許多醫生會提供的服務,像是看病例、診斷疾病、設想治療計畫、諮詢等。他們通常是醫學院修課三年的碩士畢業生,並會完成超過2000小時的臨床實習(Clinical Rotation)。照理說,這樣的教育很難不在實體高等教育機構中執行。

然而,耶魯大學和協助發展線上學位課程的2U公司(http://2u.com/about/)合作,將會頒布證書給完成線上課程的醫師助理。這個課程的收費將比照校內辦理。

雖然科技並未摧毀大學,然而確實已經帶給高等教育不少影響。有越來越多學校都在線上開課,而且開課學科眾多,學校開始把網路當成能進行教育的一種方式而不只是用來傳遞知識的平臺。根據Eduventures的最新報告,線上學生占了高等教育總註冊人口的15%,其中多數是成人學生,他們預計未來還會繼續成長。

Continue reading 線上進行的醫師助理課程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

來源/ The Conversation-James DeVaney-“In defense of the great MOOC experiment”

最近對於MOOC的批評,從課程完成率轉為MOOC是否能持續運作(sustainability)。本文作者為密西根大學數位教育與創新的助理副國際長,他和很多教職員合作進行MOOC的實驗,他認為現在做出這些批評未免操之過急。

多數人相信能傳遞高品質教育給大規模學生,只是目前大家還正在探索中,還未達成目標。要達成目標,可能是透過模組化、學習分析、遊戲化學習、數位徽章或個人化學習,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MOOC也不會是這個唯一的解答,無法單靠它解決大學師生面臨的各種挑戰。

然而,MOOC讓人重新思考教學相關的議題,並產生了很多種教育實驗,以及促成學生隱私權、資料分享、跨機構合作等政策上的重要討論。更重要的是,它讓人們有機會可以依據己之步伐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主題進行終身學習。

密西根大學在嘗試MOOC時問了兩個問題:「MOOC實驗可以讓他們重新定義21世紀研究型大學的公眾教育並促進更引人入勝、個人化的終身學習嗎? 有什麼是為有在一間好的公立實體研究型大學中才能做到的?」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來源/ Devex -Anna Patricia Valerio- “MOOCs to the rescue?”

在發展中國家,許多年輕人無法上學,對他們而言,線上進行教學是否有效就成為特別重要的問題。(如果這些線上課程可以帶來宛如實體課程的效果,將能有效減輕他們的教育負擔。)

edX的4成學生來自發展中國家,因此執行長Anant Agarwal雖然認為MOOC不會取代傳統校園教學,卻認同這些課程將成為無法近用教育資源者的受教選項之一。當然,這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因為貧窮地區也就比較缺乏觀看MOOC所需的設備支援。

在此情況下,發展中國家到底學生怎麼參與MOOC的,就成為很值得研究的問題。唯有了解這些人的學習成效和他們的學習過程,才能讓來自各地的學生都能學的更好。

哈佛大學的 Justin Reich指出,MOOC的研究焦點必須從「投入(engagement)」轉向「學習」、從個別課程的探究轉向比較不同脈絡下的課程、從依賴對於假設前提的分析轉向跨領域的實驗設計。目前很需要了解現行研究結果在不同環境脈絡下是否依舊成立。

Barbara Moser-Mercer乃瑞士日內瓦大學衝突地區演繹中心(Center for Interpreting in Conflict Zones)的創辦人和執行長,他有多年在衝突地區進行虛擬教育的經驗,像是在肯亞和索馬利亞交界最大的Dabaab難民營開設袖珍畫的課程。

Moser-Mercer發現難民有強烈的動機學習,知識是他們唯一能掌握的,也是他們的希望來源。他指出,難民營是一個老師和學生都會遭遇許多問題的地方。除了他們的網路資源有限,他們所處的環境也不利於學習。舉例來說,多數人必須將時間花在工作,或是他們沒有錢抵達有電腦設備的地方,有些女性甚至會面臨文化的限制。再者,在此環境中的學習誘因也較低,雖然國際人道法要求難民營所在地需要提供義務教育,卻沒有法律要求應該提供高等教育機會。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