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機構動機

俄羅斯的MOOC發展及Open Education、Universarium平台

俄羅斯雖然在2013年就已經是Coursera註冊人數第五名的國家,卻在2015年9月才正式發布國家級MOOC平台Open Education

5903725238419456

Open Education平台是由莫斯科國立大學、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莫斯科物理技術學院等八間知名大學組成的「開放教育國家平台」聯盟合作開發的,每間學校投資5千萬盧布,於Open edX的平台基礎上發展而成。

Open Education的願景為:「創造並促使『開放教育』成為俄羅斯高等教育體系的新要素之一,以利增加教育的可及性與品質。」因此,雖然課程同樣免費提供所有人使用,但是鎖定的主要族群是大學生。目前46門課幾乎都是高等教育重點科目課程,課程會依據國家教育標準建立,並有高品質的學習成效評鑑與教育素材。俄羅斯的教育與科學副部長Alexander Klimov也宣布,他們將會起草新的法規讓俄羅斯大學承認Open Education的課程。
Continue reading 俄羅斯的MOOC發展及Open Education、Universarium平台

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之間的鴻溝有多大?

MOOC局內人包含MOOC教學者、研究者、平臺開發者以及其他與MOOC有關的工作人員,MOOC局外人指的則是上述這些角色以外關心開放線上課程的人。Joshua Kim發現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對於MOOC的認知差距越來越大,雙方卻也無意更瞭解彼此的想法,導致對於開放線上課程感興趣的人無法團結起來有更好的發展。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局內人與局外人的對照組,讓你看看他們的差距有多大:

 

  • MOOC局內人:MOOC讓我們有實驗嶄新教學方法與技術的新環境。
  • MOOC局外人:哼,MOOC不過就是一股終將逝去的潮流,現在學校投入都只是一窩蜂而已,不可能持續營運下去啦!

 

  • MOOC局內人:MOOC並不想取代傳統高等教育,我們相信老師親自引導學生的學習還是最好的,但是MOOC可以提供更多學習上的協助。
  • MOOC局外人:MOOC推動者的目的就是要把傳統教學者轉變為線上流通的低成本商品。

Continue reading 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之間的鴻溝有多大?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

2015年最令人難忘記的一抹背影,或許是三歲的敘利亞小男孩Aylan Kurdi。他蜷縮於海邊,過去與未來不論是苦痛的還是美麗的,都與他再無關係。無辜純潔的早夭孩童對比殘酷無情的世界,迅速引起眾人對於難民問題的重視。

Arte_de_la_Muerte_de_Aylan_Kurdi

 (LocoWiki 以CC BY 授權釋出)

許多歐洲國家的難民政策受到質疑,各國政府紛紛出面說明立場與未來的處置方式。其中,德國無疑是對難民展現出最大熱情的國家。

總理梅克爾早就於8月31日表態,「如果歐洲無法解決難民問題的話,那麼未來的歐洲也就不會是我們希望的那樣。」即便德國每安置一名難民,就要支出1.2至1.3萬歐元,面對高達80萬名尋求庇護者,累積起來恐怕今年需要耗資100億歐元。然而,梅克爾表示「眾多的難民將成為我們國家的一份子」,不論成本,都將幫助他們在語言及文化上盡速融入德國。

9月5日,Kiron大學的共同創辦人及核心團隊成員Markus Kreßler利用Startnext群眾募資平台發起了一項計畫,希望能募集120萬歐元提供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免費的高等教育機會。

Kiron大學是位於柏林的民間非營利機構,團隊成員有社會企業家、難民、學生和學術界人士。他們相信,社會融合始於教育,唯有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受教育,才能建立一個和平且發揮功能的社會。因為教育可以讓人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路,讓人能在社會中自食其力並展現出人性尊嚴。但是,社會必須給予他們機會並提供適當的支持。

Continue reading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2015年8月17日,逢甲大學舉辦了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的開放教育推動者共襄盛舉。上午兩場在談MOOC的開放程度、大數據應用及未來展望,下午兩場則由北京清華和北大的兩位教授進行MOOC經驗分享。

MOOC夠「開放」嗎?

IMAG0234

第一場演講由MERLOT的Sorel Reisman進行分享。MERLOT是發展多年的開放教育資源資料庫,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各種開放教育資源,都有很完善的詮釋資料(metadata)以及評價。使用者也能在此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與討論如何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可惜的是,目前該網站的中文使用者和中文開放教育資源都不多,也可能因此在亞洲較少人熟悉它。

Reisman指出,MOOC這個字是新的,但是e-learning早就有多年發展。2012年因為有一群人同時對此感興趣,才引起一股熱潮。當時各種揣測,包含:MOOC帶來改革、MOOC會降低教育成本、MOOC會減少教職員人數、MOOC可以賺錢,如今看來都並未實現。不過讓開放教育資源因此廣獲重視、大幅成長,的確是有勞MOOC現象。

現在的MOOC由老師和機構所掌控,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使用,可能會給予學分或證書,但主要是在可以容納大規模學生的線上學習管理系統上傳遞,無法讓其他老師重複使用這些課程。

Continue reading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圖書館在大學推動開放教育資源的領導意義

來源/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News -Kristi Jensen and Quill West-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and the higher education environment
A leadership opportunity for libraries"

兩位講者在美國圖書館協會2015年的聚會中分享了他們對於開放教育資源的看法。

Quill West指出,開放教育運動是一場分享盛會,透過減輕智慧財產權法的限制來讓學生可以低成本獲得教材,讓學生更有動機、更容易完成學習任務。

開放教育資源是可以被保存(Retain)、修改(revise)、混搭(remix)、散佈(redistribute)、再利用(reuse)的素材,這些素材往往屬於公眾領域或使用創用CC授權釋出。老師在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實有充分的自由,不僅可以因此使用即時更新的資源,更可以讓學生利用這些資源有更多發揮創意的創作經驗。

老師在使用開放教育資源時,需要在政策、資源品質判斷、著作權知識養成、資源多元管道辨識、教學方法反思等方面獲得協助,圖書館元可以成為開放教育資源專家,成為老師的協助者,甚至成為開放教育資源應用的領導者。

要成為領導者,圖書館員必須先熟識這些資源以及相關組織。開放教育是圖書館員以最有效的方法連結人與資源的機會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圖書館在大學推動開放教育資源的領導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