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育平等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來源/ Knowledge @ Wharton- JASPER GINN -“Coursera’s Andrew Ng: How MOOCs Are Taking Local Knowledge Global”

Coursera創辦人Andrew Ng是人工智慧領域的先驅,負責Google人工智慧系統「Google Brain」,該系統會由Youtube影片擷取圖片學習辨識物件。去年,Ng卸下Coursera的職務成為被譽為「中國Google」的百度首席科學家及領導人。本文為Knowledge@Wharton訪談Andrew Ng的摘要。

Andrew認為MOOC最讓大學能前所未見的將優秀教學內容傳播給大量觀眾。因此可以看到遙遠地方的學生透過Coursera獲得西方名校課程完成證書的例子。

許多Coursera的學生都來自發展中國家,最主要的兩個國家就是印度和中國。雖然有人批評2/3的使用者並非來自發展中國家,但是也要注意到現在已經在服務的1/3發展中國家學生。另外,他希望未來Coursera上能有各種語言的課程,或至少透過翻譯,使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可以聽懂課程內容,這其實也就是對於傳統大學的一大突破,以往學生多半都是聽自己母語的課程,現在則有機會從不同國家的老師身上學習。

Andrew也分享了親身經驗,他說他前往不同國家時,會去參加一些MOOC當地學生組成的聚會(meet up),他對於發展中國家學生的求知慾印象非常深刻。當地不像是美國處於資訊超載的情況、可以短時間內取得所需資訊,可能要花兩小時搭火車到一個地方去聽一個演講,因此MOOC對於他們的意義格外不同。

Continue reading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Shanna Smith Jaggars- “No, online classes are not going to help America’s poor kids bridge the achievement gap”

大學砸了重本投資MOOC,但目前似乎並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效。不得不說,低收入戶學生似乎並沒有善用到這些線上課程。從以往的研究可以發現,使用者多為高收入戶且家長為高學歷者,學生本身也具有大學學歷,許多是已經在工作中的白領階級。

會有這樣的狀況,很有可能是因為軟硬體設備的數位落差。低收入戶及少數民族不太可能有高速網路可以使用。此外,許多學生不喜歡現上課程,他們覺得在網路上學到的比較少。且社區大學的學生比起其他學生更容易從線上課程中輟,在一些科目的中輟率甚至是他人的兩倍。

更糟的是,學生在線上課程獲得成績比傳統課程還低,可能是因為他們更脆弱、更不知道課程的方向、缺乏學習的技巧(如時間管理、做筆記、查資料、諮詢正確對象),在此情形下,線上課程反而拉大了這些學生與他人的距離。

學生指出他們在教室中與老師締結的個人關係對他們的學習很重要,線上課程的老師則認為學生自己的時間管理技巧和學習能力才會是幫助他們成功的關鍵。雙方之間存在著落差。

Continue reading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圖書館的使命與MOOC服務

來源/ Class Central – Charlie Chung- “Scaling Education to the Community: How Libraries Can Leverage MOOCs”

美國伊利諾州Skokie公共圖書館的學習經驗管理師 Mikael Mick Jacobsen指出:「對於圖書館而言,書籍只是通往目的的方法,而不是目的本身。圖書館的終極目的是為了營建一個強而有力的民主社會。」

仔細來說,圖書館有三個任務:舉辦活動吸引人們形成社群或讓既有社群更為活躍、提供科技上的支持以增加資訊取用機會、讓不同背景與身分的人利用各種資源學習。

在此前提下,MOOC會是圖書館提供給讀者的一個良好資源。MOOC雖然免費,但是有些人電腦能力不佳,有些人比較喜歡在團體中學習,這些都是圖書館可以幫上忙的部分。

Continue reading 圖書館的使命與MOOC服務

追求教育公平的Duolingo如何進行外語認證

來源/ A5站长网 -钛媒体- “在线教育的开拓者Duolingo 如何给在线教育一个新的未来?”

你有玩過Duolingo嗎? 這是一個免費的語言學習app(也有網站版),透過闖關遊戲來讓你欲罷不能的學習外語。由於它也是免費透過網路讓大量的人可以來學習,被視為具有MOOC一樣的性質,比起MOOC的課程設計卻更獨特。

Duolingo的創辦人Luis Von Ahn出生於瓜地馬拉,他認為教育並沒有縮短社會差距,反而是讓有錢人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變得更有錢,他希望透過Duolingo讓窮人也能獲得很好的教育。

他透過群眾外包的方式來達成這個願景,也就是讓大量使用者在學習過程中透過練習替所學語言完成翻譯,如此一來將能免費替資料庫增加不同語言的詞彙,節省下來成本後就能讓此軟體在免費的情況下持續運作。

有鑑於現行英文考試價格過於昂貴,他們推出Test Center進行英文考試,這個考試可以在手機或網站上進行,題型包含聽寫、朗讀、選擇正確單字、填空,只需20分鐘,考生可以依照自己的程度選擇試題難度,不同難度會有不同的成績。考試完畢後等待48小時就能獲得成績和評價,拿到成績後過了24小時就能再考一次,每次收費20美元。

考生於過程中需要開起攝影鏡頭及麥克風,視線要保持在螢幕上,以確保考生沒有作弊。因此考試過程最好不能移動頭部,另外攝影鏡頭的清晰度應該要高一點,才不會被誤判為作弊。

Continue reading 追求教育公平的Duolingo如何進行外語認證

Coursera對於女性教育的看法

來源/ Coursera blog- “Coursera’s Leaders Reflect on the Influence of Education on Women”

Coursera創辦人Daphne Koller和首席商務長(CBO)Lila Ibrahim都是兩位女兒的媽媽,在3月8日是婦女節前夕,他們分享教育對於人生帶來的影響。

Daphne Koller出生於以色列耶路撒冷,父親是植物學家、母親是英文老師,他念高中時也同時在念大學,18歲時就取得資工碩士學位,並在前往美國念博士前就服完了他的兵役(以色列男女都有兵役),21歲和他男友前往美國,後來便嫁給他男友。他認為就是這種勇往直前的個性讓他在創辦Coursera時可以獲得成功。

Daphne在Coursera及史丹佛大學都注意到,女性比男性更著迷於資工對真實世界產生的影響力,像是要怎麼利用資工來解決教育及健康照護的問題。若能讓更年輕的學生有機會近用資工課程,資工將會更吸引女性,而且有可能改變目前科技產業的性別比例。多元的人口組成將帶給企業文化正向發展,形成互相關懷的工作環境,男性也因而獲益。

Lila則是第一代阿拉伯裔美國人,出生於印第安那州。雙親來自不同國家、有不同信仰,他母親出生於耶路撒冷的良好世家、父親則是黎巴嫩的孤兒,因赴美求學而相識。

教育讓他們家可以突破社會經濟的困境,也讓他在高中時能交換到日本。大學時他就讀普渡大學的電子工程系,把握每個可以學習及貢獻社會的機會。

他認為Coursera的願景為普及教育取得管道於全世界,也因此自然會包含對於性別平等的追求。另外,Coursera一向重視對於學生尋求解答、闡發想法的鼓勵,這點也會發揮在對於女性的教學上。

原文連結 http://blog.coursera.org/post/112894971877/courseras-leaders-reflect-on-the-influence-of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