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育平等

哈佛、MIT研究:MOOC加劇學習成效的差距

哈佛與MIT的研究者利用edX上68堂課、164000名學生的註冊資料進行研究,發現MOOC參與者通常都住在高教育背景且經濟寬裕的地區。

這些學生的所在地家庭收入平均為16400元美金,超過平均值。13-17歲的參與者中,更是主要來自家庭收入平均為31700元美金的地區。這個歲數正是學生最能積極吸取知識的年齡。

家庭收入每增加20000元美金,就會讓投入MOOC的可能性提升27%。而所在地區的人口平均受教年限每增加一年,就會增加69%的MOOC參與率。青少年學習者若雙親中有一位獲得學位,會有75%比雙親受到較低教育者更可能完成課程。

MOOC的宣導者通常都假設教育平等只跟有沒有提供學習機會有關,而沒想到其實也跟這些學習機會的使用情形有關。有錢人更可能有社會、金融與科技資本接觸到創新成果。

若是長久來看,也許經濟社會背景弱勢的學生未來同樣能由此獲益。芝麻街在最初推出時也都是背景較好的學生在看,但是後來發現,不同背景的學生在學校裡的成績表現差異確實有縮短。

 

編譯/柯俊如

原文:Harvard-MIT study shows MOOCs fail to help the disadvantaged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harvardmit-study-shows-moocs-fail-to-help-the-disadvantaged/news-story/89b9ec1fd7db8b9a7be1b5c0afa4168b

恐怖主義支持國與阿拉伯語系國家的MOOC修課議題

近年來,恐怖攻擊在各地頻傳,似乎無人可以預測未來到底還會如何發展,以及該如何妥當因應。「光明的背面,今天,让我们直面恐怖主义」與「如何防止更多的人变成恐怖分子?」兩篇文章介紹了一些恐怖主義的相關MOOC,本文則分享一些與恐怖主義支持國與阿拉伯世界相關的MOOC修課議題,包含:「古巴、伊朗、蘇丹被MOOC平台禁止修課的原因」、「阿拉伯語MOOC平台發展」與「中東問題相關的MOOC課程爭議」。

22579777907_a51b184601_z

(Tobias TheilerCC BY授權釋出)

Coursera、Udacity曾全面禁止古巴、伊朗、蘇丹學生修課

2014年1月底,配合「美國出口控制政策」,Coursera與Udacity曾經禁止古巴、伊朗、蘇丹學生取用平台上的所有課程。edX起初不在禁止修課行列中,然而2014年3月初,edX也宣布必須阻止這些學生選修MIT開設的「飛行器空氣動力學(Flight Vehicle Aerodynamics)」。

「美國出口控制政策」指出,除非獲得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授權同意,不然國內不得出口「商品、科技與服務」給受到美國制裁的恐怖主義支持國。有些東西是可以不經授權就出口到這些國家的,包含人道救濟物資、低於100美金的禮物、取得授權的農產品、藥物、醫療服務、資訊與資訊性材料(如出版品、電影、海報、照片、CD、藝術品等)。由於MOOC除了提供課程內容,還提供考試、互動,因此被歸類於「服務」而非「資訊」。MOOC三大平台皆透過IP位置來判斷使用者的所在地,以禁止這些學生取用課程。

Coursera與edX都曾表示美國政府的制裁措施有違平台理念,讓他們無法平等的傳遞高品質高等教育給每個人。edX的發言人指出,他們相信教育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唯有提供教育給世界各地的人才能推動正義、和平且公平的社會,缺乏教育反而會導致國家之間產生更多衝突。

在他們持續與政府斡旋之下,美國政府於2014年6月解除部分限制,古巴、伊朗、蘇丹的學生可以選修人文、社會科學、法律、商學,以及導論性質的科學、科技、工程、數學(STEM)課程,但是不得選修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的進階課程。而隨著2015年美國與古巴復交,MOOC對於古巴的取用禁令應該也完全解除。

Continue reading 恐怖主義支持國與阿拉伯語系國家的MOOC修課議題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最近除了Coursera的研究報告出爐這件大事外,好像沒什麼令人眼睛一亮的新聞。既然如此,身為圖書資訊專業背景的我只好祭出身家老本,來介紹一下圖書館與MOOC的合作方式吧~~(噯,很擔心大家對這不感興趣呢…)

不知道大家認為大學校園裡的學術圖書館都負責些什麼業務呢?(我已經腦補出許多答案了…各位,感謝你們的答覆,但是圖書館員才沒那麼閒咧!!)你們認為圖書館員可以怎麼協助MOOC的製作或傳播呢?

3110133552_ebc954f212_o

(圖片來源:New York Public Library無已知版權)

先說一聲,由於圖書資訊界不論實務或理論都以美國為馬首,美國圖書館界的往往走的更進一步,因此接下來介紹的其實都是美國的狀況。

有在看美劇的人就知道,美國是個很愛打官司的地方。教授在提供教學素材時,也可能會因為使用他人的作品招惹到著作權的官司,這不僅會讓教授因此無法把心力專注投入在教學研究上,還會影響聲譽。因此,釐清教材的著作權狀態、只選用無違法之虞的素材,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情。

而這個在校園內負起重責大任處理著作權問題的人呢,就是圖書館員!
Continue reading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MOOC帶給中學教育更多機會還是更多不公平?

edX從2014年開始,專門闢了一塊小園地給優秀向學的中學好青年。一方面讓中學生可以在進入大學前,利用MOOC提早進行探索,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選錯科系導致悲慘無光的四年大學生涯。另一方面則提供先修考試(Advanced Placement, AP)的準備課程,讓高中生可以先修一些大學課程,通過考試後將能抵免大學階段的學分。

對於大學來說,提供MOOC給中學生其實也是一種招生宣傳的好方式。許多學生可能因為修了課,產生對該校或該校老師的熱愛(甚至成為死忠粉絲?!),立定志向進入該校。

4653676911132672

(edX的高中課程介面)

轉眼間,edX提供中學生服務已經滿一年了!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現在有越來越多美國青少年利用暑假選修自己學校沒開設的線上課程,希望這些修課紀錄可以在申請大學時給主考官留下深刻印象。

這些學生通常把線上課程修課紀錄擺在大學申請資料上課外活動的欄位,作為像是業界實習或社區服務等的加分經驗。透過修課紀錄,可以展現出他們對於大學的興趣,同時顯現他們孜孜矻矻的向學之心:「看清楚!我在暑假時,可不只是玩電腦和睡覺而已!」。

Continue reading MOOC帶給中學教育更多機會還是更多不公平?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

2015年最令人難忘記的一抹背影,或許是三歲的敘利亞小男孩Aylan Kurdi。他蜷縮於海邊,過去與未來不論是苦痛的還是美麗的,都與他再無關係。無辜純潔的早夭孩童對比殘酷無情的世界,迅速引起眾人對於難民問題的重視。

Arte_de_la_Muerte_de_Aylan_Kurdi

 (LocoWiki 以CC BY 授權釋出)

許多歐洲國家的難民政策受到質疑,各國政府紛紛出面說明立場與未來的處置方式。其中,德國無疑是對難民展現出最大熱情的國家。

總理梅克爾早就於8月31日表態,「如果歐洲無法解決難民問題的話,那麼未來的歐洲也就不會是我們希望的那樣。」即便德國每安置一名難民,就要支出1.2至1.3萬歐元,面對高達80萬名尋求庇護者,累積起來恐怕今年需要耗資100億歐元。然而,梅克爾表示「眾多的難民將成為我們國家的一份子」,不論成本,都將幫助他們在語言及文化上盡速融入德國。

9月5日,Kiron大學的共同創辦人及核心團隊成員Markus Kreßler利用Startnext群眾募資平台發起了一項計畫,希望能募集120萬歐元提供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免費的高等教育機會。

Kiron大學是位於柏林的民間非營利機構,團隊成員有社會企業家、難民、學生和學術界人士。他們相信,社會融合始於教育,唯有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受教育,才能建立一個和平且發揮功能的社會。因為教育可以讓人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路,讓人能在社會中自食其力並展現出人性尊嚴。但是,社會必須給予他們機會並提供適當的支持。

Continue reading 利用MOOC協助德國難民重返校園完成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