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學改革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MIT於2015年10月6日宣布,它們將推出「逆向招生模式(inverted admission)」並提供新的「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這是一種新的碩士學位取得管道,學生先在edX修滿一學期課程並達成線上課程要求,之後通過經監考的考試,以此申請MIT碩士入學。申請進入MIT研究所後,只須於MIT校內完成另一學期的課程,就能取得碩士學位。

這樣的招生模式顛覆以往「先申請、後就學」的順序,變成「先就學、後申請」。如此一來,學生可以在線上課程中發現自己的潛力、判斷MIT的教學內容與風格是否適合自己,同時也在課程中藉由作業累積自己的實力證明。MIT的老師則可以利用學生在線上課程留下的行為紀錄與作業表現,判斷這個學生的能力與學習態度是否是MIT需要的人才。對於雙方而言,碩士申請入學不再充滿變數,學生不用揣測老師透過成績單與申請資料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老師也不用擔心收到看似厲害實則不怎麼樣的學生。

3614899945_4cc6576f83_z
(圖片來源:Niall Kennedy以創用CC BY-NC授權釋出)

不過,這個模式只是初步嘗試,目前只有「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的一年課程適用,未來將會逐漸於其他課程嘗試。這個實驗性計畫由MIT的數位學習院長Sanjay Sarma教授負責,MIT運輸與流程中心的執行長Yossi Sheffi教授與Chris Caplice提供協助。2016年2月10日將開設第一門課,2018年6月之後將會有第一批透過此管道畢業的學生出現。在推動此學制之際,現有的碩士學位課程仍會持續進行,且不會改變一班36-40人的學生數量限制。

Continue reading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加州大學失敗的線上教學前導計畫

來源/ The Hechinger Report-Ryan-“California’s multi-million dollar online education flop is another blow for MOOCs "

2012年,加州大學花了700萬美金投入「線上教學前導計畫」,希望可以讓學生跨校選課。同時為了打平成本,加州大學讓校外學生可以支付1000-2000元美金修課並取得學分。

然而在2012年,只有250位校外學生完成課程,可見這個營利方式並不可行,於是學校決定專注於服務校內學生。計畫名稱也改為「創新學習科技計畫」。

加州大學原本預計投入的700萬美金到2019年就可以回本,然而現在卻是需要從其他預算挪用來填補這個缺口。

由於大學其他單位都面臨經費撙節,對於這項計畫可以獲得這麼多金錢感到不平,認為將之用於其他項目可以讓學校有更好的回報。

不過也有老師認同這項計畫,認為可以滿足學生的需求。

現在MOOC又帶來一股熱潮。然而高中輟率和高額成本,以及商業模式不明,都使不少老師和學校感到疑慮。

Continue reading 加州大學失敗的線上教學前導計畫

MOOC在認證機制的革命

來源/ edCircuit-Gordon Rogers-“MOOCs and Credentialing: A R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MOOC被認為像是革命時期推動、無法具有可信度的「學術貨幣」,許多人虎視眈眈注意著評鑑機制到底是否能真實測量學習成效。

為了讓MOOC的證書更能被大眾接受,它們目前在不同大學機構被視為「能力為基礎的教育(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之一環,這是一個鬆綁美國高等教育的前導行動,宛如iTunes當初開始讓消費者能夠買單曲而非專輯的意義。要改變認證系統並非如此容易,但是總是開始動搖了原本的象牙塔。

目前,美國教育委員會(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正在進行一個初步措施,也就是讓25個學校參加「替代性學分聯盟」,參與的學校同意讓以低成本玩成線上課程學分的學生抵免學分,這將有利於缺乏學位的廣大群眾。

edX、Udacity、Coursera現在則推出了Xseries、Nanodegree和Micro-credentials,這將透過另外一種機制補足原本認證方式的缺口。一旦越來越多雇主發現這種新型認證方式可以證明職員的職場能力,他們將會迫使大學打破既有的體制慣性,一同推動這些「微學分」課程。目前喬治亞理工、Udacity和AT&T共同合作線上資工碩士學位,星巴克也正和亞利桑那州利大學合作欲促成員工完成大學學位。

Continue reading MOOC在認證機制的革命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來源/ Class Central – Lorena A. Barba- “Why My MOOC is Not Built on Video"

Lorena A. Barba開了一門MOOC:“Practical Numerical Methods with Python",這堂課並沒有錄製影片,一方面是因為影片會耗費大量時間和經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Barba覺得影片不必然會帶來比較好的學習經驗。

現在很多MOOC的成本高昂都是為了影片品質,然而並沒有證據指出影片製作品質會影響學習。事實上,1971年Donald Bligh曾說不同的資訊呈現方法並不會影響成效。

Barba自己曾經上過史丹佛在線的統計課: “Statistics in Medicine” ,起初他覺得這些影片讓他能很輕易的進入課程,但是過了兩周他就已經忘記之前影片裡所講的內容,就必須重新再看一次影片,過了一個月後他又忘了。他體會到,是因為他並沒有親手做筆記導致效果這麼差。

影片本身是很好的一種傳遞方式,但是它本身並不保證學習得出現,學生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和教材互動、透過一個過程來消化這些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MOOC在大學的實際應用與影響

來源/ EdSurge-Charlie Chung -“From Disruptor to Bestie: How Instructors are Learning to Leverage MOOCs"

SXSWedu會議(http://sxswedu.com/about)邀請了教育界不同背景的社群共同討論創新學習,從今年的會議可以發現MOOC風潮逐漸淡去。這是好事一樁,唯有退燒後才能好好的了解它、想想該怎麼加強它。Charlie Chung在本文分享他在這場會議中對於MOOC影響的討論。

1.大學再次注意教學活動。

改善教學成為製作MOOC的首要考量,因為設計MOOC的過程會促使老師重新思考教材的主題和組織方式。許多人都樂見這樣的發展,這扭轉了大學近幾年來過於著重研究的趨勢,使高等教育界總算又開始討論教學活動該怎麼進行。

2.教學活動走向混合式

許多人都提到MOOC有助於翻轉教室,因為MOOC的內容是相較來講較穩定的知識,這種性質的知識可以重複用於教學。另外,MOOC的大規模使用者讓創造高品質線上內容成為合理的投資。事實上,許多人都意識到傳統的大班授課無法帶給學生個人化且積極的學習體驗。不過,老師在翻轉教室時,必須先想好在課程中要做些什麼,課程中的活動要是做得好可以帶給學生嶄新的學習體驗。

Continue reading MOOC在大學的實際應用與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