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學習者類型

老師身為MOOC使用者的行為與需求

來源/ edX Blog-Daniel Seaton, Cody Coleman, Jon Daries, Isaac Chuang-“Are we missing opportunities to engage teachers with MOOCs? ”

Daniel Seaton, Cody Coleman, Jon Daries和Isaac Chuang在EDUCASE發表了一篇文章「MITx MOOCs的註冊情形:我們是否正在教育老師?」,他們受邀將研究結果言簡意賅的在edX的部落格分享。

他們以問卷調查MIT 11門春季課程,有28%的問卷回覆者於現在或過去為老師,多數任教於大學,接下來則是K-12階段的師資。老師們雖然只占了修課者的4.5%,卻產生了22.4%的討論訊息,而且1/12來自現任老師、1/16來自卸任老師。

老師對於MOOC是有意義的觀眾群,然而MOOC機構是否有特別了解和滿足這些老師的需要呢?問卷調查對象的53.9%表示他們希望能獲得資格鑑定,超過70%的使用者則希望能有更大的教材運用權限,以便將MOOC的內容能讓他們用於自己的課程中。目前這些需求似乎並沒有被重視及滿足。

Continue reading 老師身為MOOC使用者的行為與需求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來源/ Devex -Anna Patricia Valerio- “MOOCs to the rescue?”

在發展中國家,許多年輕人無法上學,對他們而言,線上進行教學是否有效就成為特別重要的問題。(如果這些線上課程可以帶來宛如實體課程的效果,將能有效減輕他們的教育負擔。)

edX的4成學生來自發展中國家,因此執行長Anant Agarwal雖然認為MOOC不會取代傳統校園教學,卻認同這些課程將成為無法近用教育資源者的受教選項之一。當然,這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因為貧窮地區也就比較缺乏觀看MOOC所需的設備支援。

在此情況下,發展中國家到底學生怎麼參與MOOC的,就成為很值得研究的問題。唯有了解這些人的學習成效和他們的學習過程,才能讓來自各地的學生都能學的更好。

哈佛大學的 Justin Reich指出,MOOC的研究焦點必須從「投入(engagement)」轉向「學習」、從個別課程的探究轉向比較不同脈絡下的課程、從依賴對於假設前提的分析轉向跨領域的實驗設計。目前很需要了解現行研究結果在不同環境脈絡下是否依舊成立。

Barbara Moser-Mercer乃瑞士日內瓦大學衝突地區演繹中心(Center for Interpreting in Conflict Zones)的創辦人和執行長,他有多年在衝突地區進行虛擬教育的經驗,像是在肯亞和索馬利亞交界最大的Dabaab難民營開設袖珍畫的課程。

Moser-Mercer發現難民有強烈的動機學習,知識是他們唯一能掌握的,也是他們的希望來源。他指出,難民營是一個老師和學生都會遭遇許多問題的地方。除了他們的網路資源有限,他們所處的環境也不利於學習。舉例來說,多數人必須將時間花在工作,或是他們沒有錢抵達有電腦設備的地方,有些女性甚至會面臨文化的限制。再者,在此環境中的學習誘因也較低,雖然國際人道法要求難民營所在地需要提供義務教育,卻沒有法律要求應該提供高等教育機會。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嘉惠非洲的教育需求者

MOOC進軍K-12所需注意的公平問題

來源/ EDUCATION WEEK -Norman Eng- “K-12 MOOCs Must Address Equity”

本文指出,edX開始將觸角伸向中學階段將會帶來問題。

理論上來說,散佈低成本或免費教學內容有利於普及高品質教育,然而實務上MOOC的授課形式並無法讓弱勢取得,加上目前的通過率很低,會進一步強化學習差距。

中學階段的教學法和權力關係與高等教育有很大的差異,中學教育的不公平比較受到注意,因為此時處於義務教育階段,眾人會期望老師鼓舞弱勢及分心的學生。

MOOC的授課方式很單一,也就是講課,這將會不利於吸引邊緣學生(包含種族弱勢、低收入戶學生、殘障人士)。再者,這些人比起他人較難取得高速網路,根據2013年的調查,一般白人美國人有75%的人家裡有寬頻,非裔美國人只有64%、西班牙人53%、低收入戶美國人則是54%。

在此情況下,MOOC吸引的都是具有優勢的學習者。而且,根據目前的調查,多數學生在MOOC選課是為了提升專業或是滿足好奇,比較適合有天份有興趣有動機的學生,其他沒有興趣卻也因此特別需要鼓舞的學生就不會被涵蓋。

Continue reading MOOC進軍K-12所需注意的公平問題

深度了解大規模線上課程的「滯留」(Retention)與「意圖」(Intention)

文 /  史丹佛大學 Daphne Koller, Andrew Ng, Chuong Do, and Zhenghao Chen 

2012年,一般Coursera MOOC的註冊人數在40000到60000之間,其中50-60%在註冊後會觀看第一次授課。觀看授課的觀眾中,將近15-20%會在需要程式實作或同儕評鑑作業的課程中繳交作業。繳交作業的這群人中,將近45%會順利完成課程並取得完成證明。整體加總起來,大概只有5%註冊Coursera MOOC的學生會取得課程的正式完成證明。

在傳統大學體系中慣於重視學生數量耗損的教育者,MOOC這種retention流失的狀況被視為值得注意的警訊。老師習慣於教那些在實體教室內付了錢、做了承諾的學生,持續變空曠的教室(每20名學生中只有1名留到最後)是個令人難以理解的嚇人景象。但是,這真的是判斷MOOC學生成功與否的適當方法嗎?

MOOCs的倡議者通常會指出線上課程具有幾個補償性(compensatory)因素。這些因素從財務考量(像是高等教育成本上升而MOOCs因為重複供應能降低邊際成本)到規模考量(如MOOC十萬名學生中有將近5%畢業,老師能接觸到的學生比一輩子在實體教室能教到的更多)。這些觀點雖然正確,但是都沒有關注到MOOCs的「低完成率」和「用於高品質線上教育的可行性」。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檢驗線上課程的retention議題。我們認為MOOC的retention應該置於學習者意圖(intention)的脈絡下謹慎思考,特別是這些選課的學生有著不同的背景和動機。當我們在這種合適的脈絡進行討論時,MOOC的retention通常變得相當合理。更甚者,我們這麼做有助於重視及理解MOOC這些「未完成」群眾帶來的價值,讓我們能思考如何提供能滿足他們需求的學習經驗,就像我們提供其他「完成者」的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深度了解大規模線上課程的「滯留」(Retention)與「意圖」(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