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學習者類型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MIT於2015年10月6日宣布,它們將推出「逆向招生模式(inverted admission)」並提供新的「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這是一種新的碩士學位取得管道,學生先在edX修滿一學期課程並達成線上課程要求,之後通過經監考的考試,以此申請MIT碩士入學。申請進入MIT研究所後,只須於MIT校內完成另一學期的課程,就能取得碩士學位。

這樣的招生模式顛覆以往「先申請、後就學」的順序,變成「先就學、後申請」。如此一來,學生可以在線上課程中發現自己的潛力、判斷MIT的教學內容與風格是否適合自己,同時也在課程中藉由作業累積自己的實力證明。MIT的老師則可以利用學生在線上課程留下的行為紀錄與作業表現,判斷這個學生的能力與學習態度是否是MIT需要的人才。對於雙方而言,碩士申請入學不再充滿變數,學生不用揣測老師透過成績單與申請資料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老師也不用擔心收到看似厲害實則不怎麼樣的學生。

3614899945_4cc6576f83_z
(圖片來源:Niall Kennedy以創用CC BY-NC授權釋出)

不過,這個模式只是初步嘗試,目前只有「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的一年課程適用,未來將會逐漸於其他課程嘗試。這個實驗性計畫由MIT的數位學習院長Sanjay Sarma教授負責,MIT運輸與流程中心的執行長Yossi Sheffi教授與Chris Caplice提供協助。2016年2月10日將開設第一門課,2018年6月之後將會有第一批透過此管道畢業的學生出現。在推動此學制之際,現有的碩士學位課程仍會持續進行,且不會改變一班36-40人的學生數量限制。

Continue reading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來源/ Knowledge @ Wharton- JASPER GINN -“Coursera’s Andrew Ng: How MOOCs Are Taking Local Knowledge Global"

Coursera創辦人Andrew Ng是人工智慧領域的先驅,負責Google人工智慧系統「Google Brain」,該系統會由Youtube影片擷取圖片學習辨識物件。去年,Ng卸下Coursera的職務成為被譽為「中國Google」的百度首席科學家及領導人。本文為Knowledge@Wharton訪談Andrew Ng的摘要。

Andrew認為MOOC最讓大學能前所未見的將優秀教學內容傳播給大量觀眾。因此可以看到遙遠地方的學生透過Coursera獲得西方名校課程完成證書的例子。

許多Coursera的學生都來自發展中國家,最主要的兩個國家就是印度和中國。雖然有人批評2/3的使用者並非來自發展中國家,但是也要注意到現在已經在服務的1/3發展中國家學生。另外,他希望未來Coursera上能有各種語言的課程,或至少透過翻譯,使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可以聽懂課程內容,這其實也就是對於傳統大學的一大突破,以往學生多半都是聽自己母語的課程,現在則有機會從不同國家的老師身上學習。

Andrew也分享了親身經驗,他說他前往不同國家時,會去參加一些MOOC當地學生組成的聚會(meet up),他對於發展中國家學生的求知慾印象非常深刻。當地不像是美國處於資訊超載的情況、可以短時間內取得所需資訊,可能要花兩小時搭火車到一個地方去聽一個演講,因此MOOC對於他們的意義格外不同。

Continue reading 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Shanna Smith Jaggars- “No, online classes are not going to help America’s poor kids bridge the achievement gap"

大學砸了重本投資MOOC,但目前似乎並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效。不得不說,低收入戶學生似乎並沒有善用到這些線上課程。從以往的研究可以發現,使用者多為高收入戶且家長為高學歷者,學生本身也具有大學學歷,許多是已經在工作中的白領階級。

會有這樣的狀況,很有可能是因為軟硬體設備的數位落差。低收入戶及少數民族不太可能有高速網路可以使用。此外,許多學生不喜歡現上課程,他們覺得在網路上學到的比較少。且社區大學的學生比起其他學生更容易從線上課程中輟,在一些科目的中輟率甚至是他人的兩倍。

更糟的是,學生在線上課程獲得成績比傳統課程還低,可能是因為他們更脆弱、更不知道課程的方向、缺乏學習的技巧(如時間管理、做筆記、查資料、諮詢正確對象),在此情形下,線上課程反而拉大了這些學生與他人的距離。

學生指出他們在教室中與老師締結的個人關係對他們的學習很重要,線上課程的老師則認為學生自己的時間管理技巧和學習能力才會是幫助他們成功的關鍵。雙方之間存在著落差。

Continue reading MOOC並未消弭美國學生的落差

Peter Bol談HarvardX的發展

來源/ Harvard Gazette- Jennifer Doody- “A new office, a global audience"

Peter Bol負責HarvardX與哈佛教學中心的事務。他希望能透過對於HarvardX進行的研究提升線上學習及校園社群。然而目前多數研究都很難和實務產生連結,研究者從研究結果獲得滿足,但卻未能回答教學者再教學面臨的問題。線上課程的老師往往投入大量時間,必須找到有興趣的老師、鼓勵他們投入。

在接下來第三場的線上學習高峰會中,他們將會討論課程設計、遊戲話等諸多議題,將有超過120位來自世界名校的人參與。

哈佛大學繼續教育部門已經有成功的線上課程經營及學分授予經驗,在此基礎上將能更進一部探索線上學習的不同風貌。另外,哈佛大學的線上課程來自不同學科,這樣的多元性是其他學校所不及的。

對於哈佛和MIT最近聯手推出的edX使用者研究報告,Bol最感興趣的部分有兩點。其一為高比例學習者都是國外大學畢業生,且多數為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他們雖然年輕但都自認為是終身學習者。其二則是,有很高比例的使用者是老師,透過教育這些老師可以影響更多學生。

Continue reading Peter Bol談HarvardX的發展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

來源/ MIT News Office- “Study on MOOCs provides new insights on an evolving space"

MIT和哈佛大學聯合發表關於MOOC的最大型研究,對象涵蓋68堂授與證書的課、170萬名參與者、11億筆課程活動紀錄,他們想分析參與者的修課意圖、重度使用者的學習活動。

他們發現女性、長者、美國的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將近一半的參與者對於證書沒興趣(57%有興趣,8%表達沒興趣但最後還是取得證書)。而且,他們很驚訝的發現有39%的學習者是教職人員,在其中又有21%正在教相關課程。

從2012到2014年,許多課程都重新開課,推出第二、三版,第二版課程比起第一次少了43%,但是第二和第三版都維持固定的參與人數。有些課程是例外,像有一門課因為延長修課期限便使第二版課程學生數量大增。

另外,他們發現學科主題會影響參與率,學生對於資工課程特別有興趣,人文社會科學的證書獲取率是資工及科技相關課程的一半。還有,付費獲得證書的完成率(59%)會遠高於未付費者(5%),申請付費證書的學生似乎更有完成課程的強烈動機。

根據上述發現,他們提出一些問題。

Continue reading edX的MOOC參與者經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