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反思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來源/ Class Central – Lorena A. Barba- “Why My MOOC is Not Built on Video”

Lorena A. Barba開了一門MOOC:“Practical Numerical Methods with Python”,這堂課並沒有錄製影片,一方面是因為影片會耗費大量時間和經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Barba覺得影片不必然會帶來比較好的學習經驗。

現在很多MOOC的成本高昂都是為了影片品質,然而並沒有證據指出影片製作品質會影響學習。事實上,1971年Donald Bligh曾說不同的資訊呈現方法並不會影響成效。

Barba自己曾經上過史丹佛在線的統計課: “Statistics in Medicine” ,起初他覺得這些影片讓他能很輕易的進入課程,但是過了兩周他就已經忘記之前影片裡所講的內容,就必須重新再看一次影片,過了一個月後他又忘了。他體會到,是因為他並沒有親手做筆記導致效果這麼差。

影片本身是很好的一種傳遞方式,但是它本身並不保證學習得出現,學生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和教材互動、透過一個過程來消化這些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數位學習的未來不是免費

來源/ WIRED-Mary Cullinane-“Why Free Is Not the Future of Digital Content in Education”

許多人認為科技的發展會使教育成為免費的事業。他們往往以音樂產業作為借鏡,指出像是Spotify就讓消費者每個月支付低於一張CD的價格就能無限聽音樂,教育也將走向此道路。

然而,應注意每個產業都有不同性質。音樂是因為聽眾他們使用科技只是用來便利下載、攜帶,並非因為多了科技就能讓他們在聽音樂時產生加值效果,也因此才會讓價格被壓低。

線上遊戲就不同了,近年來線上遊戲公司蓬勃發展,因為線上遊戲會帶來社交經驗,科技會是加值關鍵。

教育同樣是會因為科技而讓消費者產生不同體驗的領域。

首先我們要先了解到,老師教書時的責任在於:要讓學生成功通過教育過程後能獲得能帶來成功的知識及技能。不同學生有不同的學習方式,必須要思考要用哪些資源吸引不同學生,根據不同人的程度和學習曲線來調整教材。

科技可以幫忙老師做到這些事情,像是記錄學生投入學習的狀況、比較學生的回應,以便能設計出滿足不同學生需求的客製化學習過程。

當科技可以產生增值效益時,就會讓教學內容與傳統不同,讓它產生營利空間。因為老師、家長、學校都需要知道,教學內容是否能讓學生有效達成學習目標的。

透過數位平台傳遞高品質教學內容,將讓師生有不同以往的更佳互動,也因此值得投資。

原文連結 http://www.wired.com/2015/03/free-not-future-digital-content-education/

摘要 / 柯俊如

線上進行的醫師助理課程

來源/ The Atlantic-Alia Wong- “Learning How to Practice Medicine—Virtually”

在美國,醫師助理(Physicians assistants)復則許多醫生會提供的服務,像是看病例、診斷疾病、設想治療計畫、諮詢等。他們通常是醫學院修課三年的碩士畢業生,並會完成超過2000小時的臨床實習(Clinical Rotation)。照理說,這樣的教育很難不在實體高等教育機構中執行。

然而,耶魯大學和協助發展線上學位課程的2U公司(http://2u.com/about/)合作,將會頒布證書給完成線上課程的醫師助理。這個課程的收費將比照校內辦理。

雖然科技並未摧毀大學,然而確實已經帶給高等教育不少影響。有越來越多學校都在線上開課,而且開課學科眾多,學校開始把網路當成能進行教育的一種方式而不只是用來傳遞知識的平臺。根據Eduventures的最新報告,線上學生占了高等教育總註冊人口的15%,其中多數是成人學生,他們預計未來還會繼續成長。

Continue reading 線上進行的醫師助理課程

與OpenIDEO合作的MOOC學習社群

來源/ Inside Higher Ed -Allison Dulin Salisbury- “The Inverse MOOC”

MOOC常被批評只著重於知識的散佈,而非建立一個共同創造的社群。戴維森學院、米德爾伯里學院和OpenIDEO(http://www.ideo.org/)合作開課,想顛覆MOOC這樣的印象。

OpenIDEO和許多公司合作,會提出許多挑戰大家的問題, 讓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共同來回答。他們有時候會使用電話,讓無法使用網路的地區也能發表意見。

這次他們合作開的十周課程是「以人為中心的設計(http://www.designkit.org/)」,結合了OpenIDEO的挑戰活動,提出的問題是「低收入戶社區的家長要怎麼在最初五年保障孩子生存無恙?」一群學生在此課程中會經過三個階段:研究、集思廣益、修正,並且選一個城市作為聚焦對象。

在研究階段,學生會了解走入田野與人接觸的好處,並在面對面的互動經驗中將複雜的問題賦予人文精神。他們也會學會如何和不同對象進行訪談,並從同儕審查後的正式研究中發展出此問題所處國際脈絡的認知。透過每周的工作坊,學生會反思該怎麼發展同理心、該怎麼不帶成見的傾聽、該怎麼避免出於直覺提出前提假設。學生於此階段,會在OpenIDEO平台分享觀點、個案和成功故事,接受全球其他參與者的點評,最終將形成一個結合當地與全球視野的社群資料庫。

Continue reading 與OpenIDEO合作的MOOC學習社群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

來源/ The Conversation-James DeVaney-“In defense of the great MOOC experiment”

最近對於MOOC的批評,從課程完成率轉為MOOC是否能持續運作(sustainability)。本文作者為密西根大學數位教育與創新的助理副國際長,他和很多教職員合作進行MOOC的實驗,他認為現在做出這些批評未免操之過急。

多數人相信能傳遞高品質教育給大規模學生,只是目前大家還正在探索中,還未達成目標。要達成目標,可能是透過模組化、學習分析、遊戲化學習、數位徽章或個人化學習,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MOOC也不會是這個唯一的解答,無法單靠它解決大學師生面臨的各種挑戰。

然而,MOOC讓人重新思考教學相關的議題,並產生了很多種教育實驗,以及促成學生隱私權、資料分享、跨機構合作等政策上的重要討論。更重要的是,它讓人們有機會可以依據己之步伐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主題進行終身學習。

密西根大學在嘗試MOOC時問了兩個問題:「MOOC實驗可以讓他們重新定義21世紀研究型大學的公眾教育並促進更引人入勝、個人化的終身學習嗎? 有什麼是為有在一間好的公立實體研究型大學中才能做到的?」

Continue reading 以MOOC 2.0思維迎戰可持續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