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動要素

MOOC是否因應多元學生展現單一教學模式?

來源/ Linkedin -Bryant Nielson- “MOOCs Treat All Learners the Same”

「每個人有不同的學習方式、既有背景及知識程度,然而MOOC卻以單一方式對待所有學生。」—這是MOOC除了低完成率外,另一個主要被攻擊的重點。會這麼說的人認為MOOC有大規模的學生,導致老師無法考量及滿足每個人的需求。然而,Bryant Nielson認為MOOC比其他傳統教學方式更能支持獨特的學習者個體。

回到最早2008年的cMOOC,當時的課程根據連結主義設計,認為知識散佈在連結網絡中,學習這個行為意味著有能力建構這些網絡。cMOOC沒有指派固定的教學內容,也沒有設計正式的評鑑方式,而是提供學習者很多推薦讀本作為探索起點,學習者可以自行重新混搭這些內容、結合自己的想法、創造出新作品,並善用web 2.0工具和社群網絡與他人分享。在此設計下,課程內容是很流動的,會隨著學習者改變。

cMOOC的設計並非要讓學習者背書或回答多選題,而是讓他們根據自己的興趣和目的使用這些教學內容、和擁有相同興趣的人締結網絡、創造屬於自己的知識成品與網絡。cMOOC讓學習者不僅自己決定要在何時何地展開學習,還讓他們自行決定要使用哪些資源、與哪些人合作。這其實是非常個人化的學習模式,每個學生的學習經驗必然不同。

2012年開始發展的MOOC,則比較結構化,比較像傳統學校,有每週進度及規定好的修課內容及評鑑。課程安排是有順序的,使他們的學習變得很線性化。雖然可以在討論區互動,卻因為人數太多遭遇困難。

Continue reading MOOC是否因應多元學生展現單一教學模式?

考量非英語系學生的MOOC平台設計

來源/ Inside Higher Ed -Stella Li- “Translating MOOCs”

2014年五月,Harvard X研究人員Sergiy Nesterko建立一個顯示學習者註冊資料的互動地圖,發現多數來自英語系國家。可見,如果想擴展MOOC的影響,就得先知道MOOC的課程與平台設計會怎麼影響英語為第二外語的學生。事實上,根據果殼網2013年的調查,語言就是導致中文註冊者中輟的三大原因之一。

作者瀏覽了橫跨10個平台的20門課程,其中7個平台由美國提供,2個來自澳洲及英國,1個來自德國,有5個平台已經開始有非英語課程。他根據個人經驗及果殼網討論內容,整理出六個設計時的注意事項:

1. 首頁要盡量提供語言協助,避免學習者輕易放棄,最好能有明顯的語言切換按鈕。
2. 課程清單最好有授課語言的篩選機制。
3. 課程介紹頁面提供使用語言及有無字幕的資訊。
4. 課程資訊或公告頁面避免涵蓋太多英文字,避免影響非英語系國家學生的吸收。
5. 影片最好能有調整語速和切換字幕的功能。
6. 討論區是主要的互動場所,英語為第二外語的學生特別需要老師和助教協助,有些課程會特別闢一個次主題討論區給這些學生討論。

Continue reading 考量非英語系學生的MOOC平台設計

MOOC+Meet up=更好的學習

來源/ the conversation-Michael E. Goldberg-“MOOCs and meetups together make for better learning”

Michael Goldberg於2014年4月開的MOOC「Beyond Silicon Valley: Growing Entrepreneurship in Transitioning Economies」吸引三萬九千多人選修,這堂課已經被翻譯為十幾種語言,因此可以讓更多人接觸到。

課程團隊花許多時間閱讀與回應討論區,並在LinkedI與學生連結。每週教學團隊會舉辦即時線上討論,邀請其他專家參與及分享,老師本人甚至直接去希臘、捷克、西班牙等地拜訪學生。然而,即便如此,Michael Goldberg還是認為面對面互動並不足夠,這點是MOOC被許多人詬病之處。

不過,現在有許多MOOC開始舉辦在地meet up,將學生聚集在公開場合(如圖書館和教室),讓學生在討論過程中加深理解。

Continue reading MOOC+Meet up=更好的學習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achel Roberts-“To Discuss or Not Discuss”

Rachel Roberts修了十九門MOOC,想要觀察這些課是否運用課程設計、授課者的語言或其他方式來促成有生產力的線上社群。

結果令他感到驚訝,在課程前半段,只有三門課成功的促進線上社群,有三門課有做出嘗試,剩下來自不同平台的13門課則都沒有做出明顯的嘗試。

三門成功的課曾多次提到討論區及同儕學習的重要性,其中有一門課除了平台內的討論區,還使用其他社群網站進行更豐富的互動。這三門課使用的語言都是既具指導性又引人投入的,像是使用「我們」開頭的語句及提醒討論區參與者注意到其他人相關的討論內容,而且他們還在課程裡設置一個區塊專門說明討論區的禮儀規則,並持續的邀請課程學生參與。

在觀察了這十九門課後,Rachel Roberts想提醒MOOC授課者要思考五個問題:

Continue reading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為團體合作設計的GROOP

來源/ POETS & QUANTS-Ethan Baron-“Enter the GROOC: Better Than a MOOC?”

MOOC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縮寫,但也可以被理解為Missed Opportunity for Online Collaboration,多數現在的MOOC並沒有發揮大規模團隊合作的好處。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管理學院曾獲得兩次麥肯錫獎(McKinsey Award)的知名教授Henry Mintzberg正在推動新的MOOOC方向,稱之為GROOC,也就是為了團體設計的MOOC,希望能發揮同儕的力量,畢竟最有利的學習往往不是單 靠個人可以獲得的。

GROOC讓學生可以與彼此連結,可以是原本就認識的團體集體加入,或是創立團隊,也可以是和自己周圍可以實際碰面的人形成團隊。像是在祕魯的人就可以形成團隊利用MOOC協助窮人家孩子有更好的學習。

Continue reading 為團體合作設計的GR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