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動要素

當博物館遇上MOOC會擦出什麼火花?

目前多數提供MOOC的都是高等教育機構,將正規教育體驗搬到線上,因此居高不下的中輟率及證書價值一直是MOOC的重要問題。不過,你有想過屬於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的博物館可以怎麼利用MOOC嗎?

moma

(圖片來源:flickr/ htmvalerio,以CC BY-ND 2.0授權釋出)

Coursera上有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AMNH)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開設的課程,他們鎖定的主要觀眾是中學教師,希望透過MOOC讓中學教師了解如何善用博物館資源進行教學,或是讓他們知道帶著學生來參觀博物館時可以如何教學。因此,這些課程不會很高深,卻都有很多有趣的教學活動。(上了MOMA的課程才知道原來美術館可以這樣參觀?!以前看美術館都在那邊記畫家生平大事,根本沒在進行美感交流的阿…)

MOMA的數位學習執行長Deborah Howes指出,博物館教育及線上課程其實有相似的概念支撐。觀眾在參觀博物館的過程中,可以選擇跟隨館員的路線觀展或是自行漫步參訪,途中往往會跟親朋好友或是臨時認識的參訪團體討論對於館藏的想法,可能是感性的讚嘆,也可能是智性的探究。線上課程同樣讓學習者自行以不同步伐吸收課程內容,並且在討論區中與其他參與者討論,在作業中建構出專屬於自己的體悟。而且不論是博物館或是線上課程,通常都是基於興趣與好奇心的自主學習。

Continue reading 當博物館遇上MOOC會擦出什麼火花?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最近除了Coursera的研究報告出爐這件大事外,好像沒什麼令人眼睛一亮的新聞。既然如此,身為圖書資訊專業背景的我只好祭出身家老本,來介紹一下圖書館與MOOC的合作方式吧~~(噯,很擔心大家對這不感興趣呢…)

不知道大家認為大學校園裡的學術圖書館都負責些什麼業務呢?(我已經腦補出許多答案了…各位,感謝你們的答覆,但是圖書館員才沒那麼閒咧!!)你們認為圖書館員可以怎麼協助MOOC的製作或傳播呢?

3110133552_ebc954f212_o

(圖片來源:New York Public Library無已知版權)

先說一聲,由於圖書資訊界不論實務或理論都以美國為馬首,美國圖書館界的往往走的更進一步,因此接下來介紹的其實都是美國的狀況。

有在看美劇的人就知道,美國是個很愛打官司的地方。教授在提供教學素材時,也可能會因為使用他人的作品招惹到著作權的官司,這不僅會讓教授因此無法把心力專注投入在教學研究上,還會影響聲譽。因此,釐清教材的著作權狀態、只選用無違法之虞的素材,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情。

而這個在校園內負起重責大任處理著作權問題的人呢,就是圖書館員!
Continue reading 當圖書館遇上MOOC的那點小事

圖書館的使命與MOOC服務

來源/ Class Central – Charlie Chung- “Scaling Education to the Community: How Libraries Can Leverage MOOCs"

美國伊利諾州Skokie公共圖書館的學習經驗管理師 Mikael Mick Jacobsen指出:「對於圖書館而言,書籍只是通往目的的方法,而不是目的本身。圖書館的終極目的是為了營建一個強而有力的民主社會。」

仔細來說,圖書館有三個任務:舉辦活動吸引人們形成社群或讓既有社群更為活躍、提供科技上的支持以增加資訊取用機會、讓不同背景與身分的人利用各種資源學習。

在此前提下,MOOC會是圖書館提供給讀者的一個良好資源。MOOC雖然免費,但是有些人電腦能力不佳,有些人比較喜歡在團體中學習,這些都是圖書館可以幫上忙的部分。

Continue reading 圖書館的使命與MOOC服務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來源/ Class Central – Lorena A. Barba- “Why My MOOC is Not Built on Video"

Lorena A. Barba開了一門MOOC:“Practical Numerical Methods with Python",這堂課並沒有錄製影片,一方面是因為影片會耗費大量時間和經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Barba覺得影片不必然會帶來比較好的學習經驗。

現在很多MOOC的成本高昂都是為了影片品質,然而並沒有證據指出影片製作品質會影響學習。事實上,1971年Donald Bligh曾說不同的資訊呈現方法並不會影響成效。

Barba自己曾經上過史丹佛在線的統計課: “Statistics in Medicine” ,起初他覺得這些影片讓他能很輕易的進入課程,但是過了兩周他就已經忘記之前影片裡所講的內容,就必須重新再看一次影片,過了一個月後他又忘了。他體會到,是因為他並沒有親手做筆記導致效果這麼差。

影片本身是很好的一種傳遞方式,但是它本身並不保證學習得出現,學生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和教材互動、透過一個過程來消化這些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

來源/ Harvard Business Review-Sarah Green -“What MIT Is Learning About Online Courses and Working from Home"

MIT史隆管理學院高層管理教育(executive education)課程指導Peter Hirst認為面對面互動的經驗是難以替代的,他正在協助MIT通往線上學習的新世紀。

Peter Hirst認為身處MIT的好處在於很容易就可以嘗試不同科技和實驗,而不需要過度仰賴外部資金。

他們現在正朝兩個方向同時進行研究,一方面思考要怎麼善用科技模擬實際人際互動的經驗,一方面則是完全放下原本真實世界中的體驗,思考要怎麼善用數位環境實現更好的學習成效。

目前的MOOC其實還是很傳統的教學方式,只是把以前的課堂搬到影片中並分段而已。Peter Hirst期待的則是能讓學習者能透過不同路徑接觸到不同學習物件,根據自己的需求和學習方式來組織學習物件。當然MOOC大規模、不同地區的使用者如果透過這種方式學習,會更難同時間互動,但是總是會有一群志趣相同的人會碰到彼此。

另外,MOOC目前幾乎完全是非同步的,因為人們會在不同時間使用課件。現在他們也在嘗試有沒有什麼科技可以讓學習者能更同步的進行互動,像是建立一個3D虛擬實境讓人透過虛擬形象參與課程會議,或是結合線上及實體的課程。因應這種線上互動環境,指導者需要養成一些確保眾人可以溝通合作的新技能,畢竟線上互動比在同一空間內實體互動困難許多。他們也試圖要找出能促進互動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