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室的發展及與MOOC的結合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這個概念在近兩年的推動下,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簡單來說,就是將以前的教學課堂模式翻轉,讓學生先在家利用教育資源自修,到課堂裡針對學習內容和同學討論或問老師問題,也可以在教室裡寫作業、進行更多教學活動(如實驗、角色扮演…)。

如果你想更了解翻轉教室,可以看以下這幾個網站的介紹,或是自行再去蒐集其他更多介紹。本文的重心將是MOOC與翻轉教室之間的關係,對於翻轉教室本身就不會太多著墨。

1.     UP & UP English對於翻轉教室的介紹

大陸一個英語線上學習的網站,在前半部透過影片和圖表,簡單清楚的介紹翻轉教室。

2.     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 讓學生自主學習

數位學習無國界部落格介紹翻轉教室簡單的發展背景,並提到幾個翻轉教室的好處,像是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教學方式、反覆觀看、在有問題的當下問老師等,老師可以在課堂時間增加互動、減少採用特定教科書或教育資源的費用。

3.     The Flipped Classroom Infographic

由Knewton製作,透過圖表淺顯易懂的說明翻轉教室的進行方式、教學理論模式、在美國帶來的學習成效,雖然是英文,但是光看圖片就能理解。

4.     The Flipped Classroom Guide for Teachers

非常周延的說明翻轉教室是什麼,以及翻轉教室帶來的七個好處和六個壞處,提出要成功執行的六個策略,除了文字還輔以影片。

5.     Flipped Learning Network

如果想要進階認識翻轉教室,可以來看這個網站。除了簡單的定義,也整理了許多延伸閱讀的研究、書籍,還有影片範例、相關研討會的影片。其中有些資料採用創用CC授權,有興趣的人可以協助翻譯和傳播。

為什麼提到MOOCs就會想到翻轉教室 ?

「翻轉教室」並非一個嶄新的概念。「翻轉」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科羅拉多州的數學老師Karl Fisch,2010年Daniel Pink稱之為“Fisch flip”或翻轉式思維。而在此名詞正式出現前,2007年化學老師Jonathan Bergmann與Aaron Sams就在錄製課程(他們合寫了一本書Flip Your Classroom: Reach Every Student in Every Class Every Day於2012年出版),哈佛教授Eric Mazur也率先在1990年代嘗試同儕教學,改變原本的講課形式。

事實上,對於人文社會學科而言,從以前到現在都會讓學生先在家唸完指定閱讀後,在課堂上報告或討論,許多專題報告也常會在課堂上進行,與現在當紅的翻轉教室模式相比,差別只在於事前看的是紙本或是影片而已。

那麼翻轉教室為什麼會在近幾年突然翻紅呢?或許可以歸諸於可汗學院的貢獻。2011年Salman Khan在TED演講,說明他所錄製的影片可以如何被老師用於翻轉教室,而且確實帶來很好的成效。

xMOOC在2012年推出時,同樣的短影片形式自然令人聯想到可汗學院與翻轉教室的應用。xMOOC的推動者也察覺MOOC對於實體課程現場改革的潛力,紛紛以翻轉教室為號召,說服大學老師加入MOOC。畢竟科技發展這麼多年,採用新科技改善教學的卻只是少數老師,在研究型大學中更是如此。MOOC讓老師覺得自己像是提供大眾知識的英雄,也開始讓老師思考可以嘗試什麼新的教學,翻轉教室就是其中之一。

Coursera創辦人Daphne Koller在發布Coursera時,指出MOOC將會促使實體授課方式改變,老師要是在實體課程仍然只是單純的講授、單方向的塞資訊給學生,那就無異於線上課程影片,隨著線上課程影片數量增加,老師就會有更多壓力要與學生互動。

2013年帶領MIT投入MOOC的Sanjay Sarma也說,雖然xMOOC就像是發展已久的函授課程進化版,然而其可以帶給實體教室一些改變。MIT這個神奇的地方,真正的魔力來源正是學生進行討論、合作、專題計畫發想的過程,如今既然可以利用網路傳遞課程基本資訊,那學生在實體教室內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花在這些更有價值的活動上。

edX在翻轉教室的提倡上非常積極,提出了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此詞,讓線上課程的對象鎖定在特定族群(實體課程的學生),而非開放給所有人觀看。如此一來,老師可以將線上課程用來配合校內實體課程,給學生更完整的學習經驗,線上授課的內容也可以在確保學生程度相似的情況下,做出更精確的課程設計,同時學生有學分的束縛,最終會有比較高的課程完成率。不過,這種做法也被詬病為精英學校的保守思維,失去MOOC珍貴的「開放性」。

另外,edX在平台發展之初,就和聖荷西大學合作進行翻轉教室的實驗,由於效果很好,之後edX將會和其他合作學校收費。Coursera也和10間州立大學簽訂協議,合作提供翻轉教室。使用Coursera上課程進行翻轉教室的大學要替每個學生付8-25元美金費用,這個費用將依據課程大小和課程是否由該校提供做調整。

不過,MOOC不同於可汗學院或是其他youtube上的教育性質影片,MOOC在線上是一個完整的課程,而且有他原本鎖定的課程對象,就算課程影片依照單元切割,但是每個單元中仍有授課老師的觀點和配合線上環境的脈絡。要融入實體課程時,需要思考線上課程和實體課程的進度與活動搭配方式,並且思考MOOC提供的討論區、自動評分這些影片外的機制能如何用於實體課程中。

對於MOOC結合翻轉教室的質疑—限制線上學習的創新空間

雖然xMOOC主流平台與參與的名校大力倡導,且也有成功的案例。然而,不少人提出質疑,為什麼同樣的講課內容一但錄影和搬到線上之後,就會變成革命性的創新?如果只是需要短影片,Sophia learningKnowmiaTED-ed都有教育性質的短影片,為什麼一定要用可汗學院和MOOC的影片?加以翻轉教室其實不是一個新概念,難道MOOC帶來的創新就僅止於此嗎?(關於對MOOC的質疑,你可以看這篇文章)

再者,如下圖所示,既然OCW到MOOC是從課程素材進化到課程的過程,若翻轉教室只把MOOC當作實體課程的素材使用,也就是以前在家看教科書變成在家看影片上課,則MOOC和OCW的差別僅是將影片切成片段而已,MOOC透過線上提供測驗、互動等學習要素會消失,還是要由實體課程來提供這些學習體驗。如此一來,MOOC還能被視為開放教育或線上教育的下一步嗎?

ocw

MOOC既然是面向大規模的線上學生授課,也有許多線上互動的技術,應該有潛能發展出超乎翻轉教室、OCW的新型態教育方式,老師不應事前預設這門MOOC未來要用在實體課程上,而在線上課程設計上綁手綁腳。

謹慎思考翻轉教室的初心與適用場合

雖然有一些質疑的聲浪,但翻轉教室依然是非常值得嘗試的實驗。杜克大學Mohamed Noor教授在分享他的經驗時就提到,就算不確定翻轉教室是否為最好的授課方式,但也可以看出傳統授課並非最好的方式。他未來可能還會繼續挑戰其他種教學方式,但確定不會回到傳統授課方式。

事實上,翻轉教室是一種教學方法,傳統講課也是一種教學方法。有些老師光用傳統講課就能吸引學生興趣與主動學習的動機,這樣的老師就算換了一種教學方法,也會因為他的教學熱情和對學生的用心深受學生喜愛。

或許,我們可以拉高一個層次來看,「翻轉」並非制式化的翻轉課堂活動先後順序,我們應該思考對於教育有何期待,以及要如何協助學生達成目標,因此「翻轉」更重要的意義在於「翻轉課堂重心、將課堂焦點轉向學生」。

老師可能察覺到數位時代的學生需要圖像影音的刺激、喜歡選擇自己方便的時候接收資訊、需要花更多時間反覆觀看和消化…,於是決定讓他們在家自行觀看短影片;老師可能發現如果學生不在課堂上討論或進行作業,就往往只滿足於最基本的課程要求、缺乏主動而深層的問題探究,於是決定讓他們在教室進行這些活動。在這樣的前提下進行翻轉教室,才能真正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

教學表現不佳的老師不能盲目採用翻轉教室,認為自己的課程只要變成翻轉教室的形式,就能立刻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事實上,老師在執行翻轉教室時,需要花費心力設計實體課程的活動和控制方式,如果設計不佳,可能會發現學生課堂前沒準備、課堂上沒事做,最終的效果比傳統授課更差。

另外,就如一開始所提到的,人文社會學科一直以來都有先閱讀文本再討論的專題研討課程模式。如果讓人文社會學科採用現在所鼓吹的翻轉教室,就必須先思考,課程影片和指定閱讀文本何者可以帶領學生達成老師所預計的目標?或是有哪些學習內容是一定要使用文本傳遞的(如經典文學名著的原文是必然無法被取代的),影片又是何傳遞哪些學習內容?甚至可以進一步思考,是否影片比較適合初階的學生,那針對進階學生要怎麼運用MOOC來翻轉教室?

如果有意願嘗試這種線上結合線下學習的混合式教學方法,除了多了解其他老師進行翻轉教室的細節和心得建議,也可以參與教導混合式學習的MOOC。中佛羅里達大學(UCF)和EDUCASE在Canvas Network上開的課BlendKit2014 – Becoming a Blended Learning Designer,不只會介紹混合式學習有關的重點議題,也會有實務步驟、教材設計的引導,讓參與者可以發展出自己的課程。

文 / 柯俊如

 

參考資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