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MOOCs選課的價值考量與課程包裝要素

MOOCs就像是一齣電影、一本書,在觀看前你無法判斷其價值,因此在決定是否要花時間或經費體會它們前,你往往需要仰賴其他線索,像是影評、書評、預告片、試閱本、親友口耳相傳等等。這些線索其實就是一種包裝,挑出了部分重點消息傳達長達兩小時的電影、六百頁的書籍,透過合宜的包裝,可以讓鎖定的顧客群決定為了它們付出成本。

MOOCs的課程內容和線上學習者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其實就是平台上的課程介紹文字與影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習者不像是實體學校的學生,可以透過許多管道了解課程或老師的評價,因此在決定選課時,也就更會仰賴這些介紹文字與影片的包裝。

到底平台現行提供的課程資訊線索能在選課學生身上發揮什麼用處呢?線上學生到底是如何做出他們的選課決定呢?為了解惑,我們邀請了三位來自不同學校的社會科學院、文學院與電機學院研究生進行深度對談。

三位受訪者都是第一次聽到MOOCs,之前沒有使用MOOCs平台的經驗,他們並不會因為偏好某平台而想上某些課程。另外,他們的學校都有使用學習管理系統,因此可以大致揣摩MOOC使用方式,對於如何使用也都能快速上手。

我們蒐集了來自不同平台與學校、橫跨文理科的30門中文課程,將不同平台採用來包裝課程的11個資訊要素 :「課程簡介、課程目標、課程介紹影片、開課學校、開課老師、開課平台、課程負擔、授課大綱、先修知識、參考文獻、證書取得說明」統一格式放在blogger上,讓他們利用同一介面、同一編排順序來觀看這些課程介紹。

三位受訪者各自針對30堂課做出選擇。90堂課中,有42堂被直接拒絕,27堂在考慮後拒絕,11堂課被列入候選名單,10堂課確定選課。他們花了大約2小時在這個選課決策的過程中,然而真實世界中未必會花這麼多時間,可能會因此增加拒絕或選擇的課程數量。

受訪者的選課態度都是一旦選了就是要從一而終的完成。然而,MOOCs課程是免費且沒有人數限制的,學習者只要註冊就一定能修到課。因此,受訪者表示,在真實選課情境中,為了避免錯過好課,他們傾向事先註冊所有感興趣的課程,上課後再考量課程負擔、老師的教學風格、課程內容以及自身時間安排,決定是否要繼續完成該課程。因此,實際的選課數量應該會多於他們在訪談中最終決定的選課數量。

這也是edX和Coursera認為目前MOOC完成率計算方法不合理的原因,當學習者的學習經驗完全在線上獲取,課程註冊又沒有任何門檻時,自然會有許多人的「選課」行為等同於「獲得協助決定選課與否的資訊」,既然和一般實體校園內的選課意義不同,自然不能以此來計算完成率。

這篇文章中,會先介紹三位受訪者重視的課程價值以及個人背景對於其選課造成的影響,再進一步了解他們怎麼運用上述11種課程介紹資訊,在符合他們追求的價值以及背景經驗帶來的考量下,做出最終的選課判斷。

重視的課程價值

Sheth, Newman & Gross(1991)的「消費價值理論」提出五種產品價值。「功能性價值」是指產品能帶來效益、發揮功能或有所實質表現;「社會性價值」是指產品與社會團體的關聯性可以帶來好處,關聯性可能是來自正面或負面的人口背景、社經地位、文化種族團體;「情緒性價值」是產品具有能喚起感覺的能力,美感亦屬其中一環;「知識性價值」是指產品能喚起好奇、提供新穎性、滿足對知識的追求;「條件性價值」是指產品的好處要在特殊情境下才會獲得。

若將MOOCs也看成產品,同樣也會有這五種價值。將這五種價值置於課程脈絡下,「功能性價值」就是課程是否可以補充學生的實體課程內容,或是課程所學及證書有利於求職;「社會性價值」是課程的老師、學校、上課同學、助教是否和學生有關聯,甚至這樣的關聯會對學生產生影響;「情緒性價值」是課程可以引起一些正面或負面的情緒;「知識性價值」是課程可以滿足學生對於知識的渴求;「條件性價值」是課程在特殊脈絡下才會發生的價值,像是學生不確定是否有用但未來可能會有用的課程。

三位受訪者最常考量的是「知識性價值」,此價值遠高於其他價值,可以看出雖然是自主性線上課程,學生仍然會抱著求知的態度面對。有兩名受訪者提到,如果只是興趣養成的課,就會覺得不必在MOOC開課時段選課,也不用承擔作業壓力,自己可以在其他時間或透過其他方式彈性的滿足這些興趣。

第二多的是「情緒性價值」,多半是受訪者對課堂嶄露濃厚興趣(感到有趣)或完全沒興趣(看了就覺得不合),並無出現其他反感、厭惡、熱愛等情緒。

有些受訪者會對於開課老師產生情緒,像是仰慕某位老師而特別想上該名老師的課,這種會被歸於「社會性價值」,但由於課程來自兩岸三地學校,許多老師都是台灣受訪者陌生的,此價值所佔比例不高。

第三多的是「功能性價值」,可能是因為目前MOOCs課程以導論性課程為主,且課程證書還沒有普遍受到重視,因此受訪者在此部分所關心的是,課程內容能否實際應用在生活實務中。若MOOCs未來可以和實體校園課程接軌,或證書能被更多人承認,功能性價值才會提高,也才有可能真正影響到學習者。

或許基於與上相同的理由,「情境性價值」只有一人提到,在目前MOOCs潛在功能未完整發揮的情況下,學生很難判斷課程是否會在某些特殊場合下發揮價值。

個人背景的影響

有些受訪者有看過開放式課程或其他線上免費教育資源,如果MOOCs課程的老師有提供OCW,或是MOOCs的教學影片有放在youtube上,他們就不會特別想註冊該課。由於研究生的時間有限,他們會傾向在自己其他有空時間在從OCW或youtube獲得這些知識。除非未來證書能發揮效用,或是真的很想體會追隨某位老師一步步上完課程的感受,才會加深選MOOCs課程的動機。

此外,選課者若過去修過性質類似的課,在選擇類似課程時便有具體的參考依據,例如修過類似課程且在該門課獲得良好經驗,則選擇類似課程時,選課意願較高。如果課程介紹的越仔細,越能讓選課者判斷這堂課和自己過往修課經驗的異同之處,有利於先前曾有不佳經驗的學生願意信任這堂課程和老師、加強選課動機。

 

最常運用的課程線索

三位受訪者都有運用到的線索為「課程標題、課程簡介、課程介紹影片、開課學校、開課老師、授課大綱、先修知識、證書取得說明、課程進行影片」,學生會根據這些課程線索決定這是不是他要的課程。如果他們對課程主題感興趣,也覺得這些資訊呈現出的課程內容符合他們對於課程的期待時,就會想要選課。

最常用到的是「課程標題」,許多課程光看標題就可以選擇要或不要,像是理工相關科目若課程名稱是以領域名稱命名,或冠有「導論」二字,便可判斷該堂課為較初階的課程,若課程名稱以專有名詞命名,則可判斷該堂課較為深入。不過,由於課程來自兩岸三地的學校,會有一些專有術語的差異,造成學生誤解,使學生錯過其實自己感興趣的課程。開課者在決定課程標題時,最好能在考量兩岸三地的學生後,取一個可以彰顯課程內容又吸引人興趣的標題。

第二常用的是「課程大綱」,受訪者透過課程大綱來了解課程會涵蓋什麼內容、講述的會多深入。這是三位受訪者都會做為第一個參考對象的線索,如果大綱資訊不足,才會看其他線索。因此老師或課程團隊在設計教學大綱時,務必謹慎考量課程鎖定對象程度、背景,並做妥善的表達。

課程大綱透漏的資訊很多元,會造成影響的主要是「課程內容的鎖定對象」及「課程內容的表達方式」兩種。

1. 課程內容的鎖定對象

>>  如果課程涵蓋到主題的課程內容的諸多面向,有進階需求的學生會認為這堂課不夠專業、不值得花時間上這堂初級課,初次接觸該主題的學生則會認為很豐富、很划算。

>>  自然學科課程的課前必備條件會是影響關鍵,雖然對課程主題有興趣,但文組學生會因為必備條件打退堂鼓。

>>  人文學科課程顯露出老師的特殊觀點則是影響關鍵,因為同一個課程主題會有不同詮釋方式,特殊觀點是吸引學生或使學生排斥選擇該課程的主因。

2. 課程內容的表達方式

>>  課程大綱的表達方式如果比較有趣(像是葉丙成老師的賣萌課程大綱),或是有顯示與其他課不同的觀點(像是歐麗娟老師從經典讀者著手紅樓夢),就會吸引學生有興趣再多看一些課程線索。

>>  課程大綱如果只是一些名詞,看起來像是教科書標題或是簡答題答案,就不會引發興趣。課程大綱如果可以透過展現課程脈絡、清楚指出學生可以學到的東西(請見呂世浩老師的課程大綱),就會讓學生感到踏實、信賴,認為真的可以從課程中有所成長。

在「課程大綱」之後,常用的線索是「開課老師」與「證書取得說明」。

受訪者會透過是否認識該老師以及該老師的學經歷來決定要不要修課,如果聽過該老師很會教、在教課範圍的領域很知名、有特殊的學經歷,就會更吸引學生選課。在MOOCs世界中,學生不像在實體校園內可以和同學、學長姐打聽老師,如果課程平台上應該提供更完整、有說服力且親和的教師介紹,才能吸引學生選課。

至於「證書取得說明」,指的是需要付出哪些努力才能取得最終的證書,像是需要聽課、完成作業、完成考試等。當受訪者看完其他線索,在決定應該可能會選課後,才會進一步的看這方面資訊。他們會想像自己將怎麼運用時間達成證書取得標準,確定能負擔此課程後才會做出最終選擇。

最少運用的課程線索

最少人在乎的線索為「課程目標、課程負擔、參考文獻、他人評論」。

受訪者認為「課程目標」與「課程負擔」是由老師和課程團隊擬定的,和自己的學習目標及真正會花費的心力絕對不一樣,因此就不用太放在心上。

「他人評論」指的是過去修課的同學所提供的課程評價。由於受訪者都是研究生,在實體校園選課經驗中可以發現這些評論常常誤導人,認為這些評論只能突顯其他學生的學習經驗,他人經驗不等於自己的感受,就不會太相信。除非評價中有提及具體事例,從明確的例子來說明課程好壞,才會對受訪者產生影響。

至於「參考文獻」,則是受訪者真的有興趣進一步深入學習的科目時才會參考。而且自然學科導論性課程的參考文獻通常是教科書,不太會對於選課與否產生影響,只有人文學科的參考文獻能讓學生判斷課程內容的詮釋角度,甚至可以看是否有老師自己的著作來判斷老師的權威度。

影片做為課程線索

比起學校的選課網充滿文字,MOOCs透過課程宣傳(介紹)影片讓學生能更生動的認識這門課,不用在上課前還努力猜測老師到底長什麼樣、講起話來口條如何。許多課程的課程宣傳片都可以媲美電影預告片,老師頓時化身為電影明星。

然而,許多宣傳影片的點閱率不高。這次的訪談過程中也意外的發現,受訪者不太常會主動點選觀看,通常在對該堂課感興趣時,有考慮可能要選那堂課,才會進一步觀看影片來獲得更多資訊。因此在製作宣傳影片時,可以考慮有什麼要素可以給猶豫中的人關鍵一擊,讓他看了加深確定選課的決心。

而且在點選後,受訪者會跳躍式的觀看影片,畢竟他們不是坐在電影院裡乖乖地看整段預告片,課程宣傳影片傳達的也不是電影透過聲光節奏營造的故事氣氛,課程宣傳影片對於他們的主要價值在於從中快速找到說服自己選課的理由,因此他們會自行操控影片播放軌,到自己認為有價值的部分(像是課程教學方法或內容的說明)。

因此,影片製作精美的確會吸引學生,但是如果太多營造氛圍、未傳達實際內容的片段時,受訪者想就會跳過。甚至有人直接表示他覺得一些課程宣傳片內容空泛,或是和其他文字說明內容差不多,看了等於沒看,既然不會讓他獲得額外資訊,也就沒有點擊觀看的必要性。

另外,由於影片在點選前只會有個截圖,其實不容易從截圖來判斷這個影片是否值得觀看。如果製作團隊已經做了一個精美的宣傳影片,也該想想要怎麼確保線上使用者真的會點擊觀看。

受訪者表示希望能看到課程進行的影片,就像是選課前三週或補習班試聽的功能一樣,真正看到教學進行內容才能具體了解自己是否適合這門課。這也是許多人會先註冊,觀看前兩周課程後再退選的原因。

除了看到課程進行的影片,如果有考古題、作業、討論區的範例,就更能清楚的讓學生判斷課程進行實況。

—–

這樣的訪談結果,和你原本想像的是否一致 ? 由於受訪對象只有三位,又都是忙碌的在校研究生,雖然得到了許多有趣的答覆,但未必代表所有人的想法。MOOCs既然吸引了來自不同背景的使用者,不同族群重視的價值和既有背景的影響都很值得了解,除了可以知道該怎麼設計課程回應他們,也可以知道課程包裝上可以如何吸引他們的目光。

另外,目前並非所有平台都有完整的11個要素,導致老師在課程包裝上受到平台介面的限制、MOOC使用者則需要額外花時間自行到網路搜尋其他資訊。對於國內致力推動MOOC的團隊而言,除了在現有平台介面的課程要素花巧心下功夫外,或許也可以發展選課目錄或評分網站,或是透過自己經營的社群媒體或入口網來提供選課者更多資訊。

文 / 柯俊如、許郁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