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MOOCs-給教學者

這一系列文章是替台大MOOCs團隊寫的系列專題文,由於原網站時常搬遷,故將複本於此留底。本站也將這些文章重新排版及分類,這些文章皆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授權釋出。

這些文章主要是在2013-2014年間完成,有些資料蒐集並不完善,或是無法更新到後續發展,未來有時間會加以改寫。讀者若需要引用,請注意文章創作時間的影響。

給教學團隊篇包含9篇:

給MOOC製作課程團隊的確認清單

由於MOOC對於許多老師和學校而言,是很新型態的授課方式,在考量不周全的狀況下,設計出來的課程可能會使學習者的學習成效、完成率與滿意度可能不佳。為了讓第一次開設MOOC的老師就能設計出符合學生期望的課,Elke Lackner, Michael Kopp, Martin Ebner在2014年根據文獻回顧和MOOC平台運行現況,發展了一個供老師和MOOC團隊參考的確認清單。這份清單不一定適合所有課程,且隨著MOOC的發展一定會有後續調整的空間,然而這份清單盡量完整的呈現MOOC發展過程的技術、管理諸多面向,讓參與MOOC製作的老師及行政團隊事先做好準備。

MOOCs的測驗評鑑機制

教學、教學,既有「教」就有「學」,老師設計了教材,在台前線上諄諄教誨,學生到底學了多少 ? 為了瞭解學生在課後是否達到老師預定的教學目標,就需要以學習評量測驗一番。然而,MOOCs課程完全在線上進行,來自各方的大量學生又背景不一,這些特色是否代表需要不一樣的測驗評量方式呢 ?

MOOCs的著作權議題

MOOCs主流平台Coursera、Edx、Udacity都要求開課者必須確保課程素材不會損害第三方的著作權。若有違反他人著作權的情況,平台便會將課程直接撤下,開課者設計課程的苦心和提供課程的好意也就付諸流水。另一方面,學校和老師通常沒有額外心力去應付著作權的爭訟。在此情況下,最好能事先處理好著作權的問題,避免之後花費更多的金錢、時間、人力成本。

從線上學習者的行為資料挖掘黃金

科技和網路越來越發達,越來越多的日常生活行為在線上展現,留下可觀的紀錄資料,這些資料都能用來分析,讓人更了解使用者的行為,根據這些真實行為來修正現在提供的服務,或提供更符合個人需求的服務。本文簡單介紹學習資料分析(learning analytics),盼MOOC開課團隊亦能從學習者資料挖覺黃金、能有更多教學創新。

翻轉教室的發展及與MOOC的結合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這個概念在近兩年的推動下,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簡單來說,就是將以前的教學課堂模式翻轉,讓學生先在家利用教育資源自修,到課堂裡針對學習內容和同學討論或問老師問題,也可以在教室裡寫作業、進行更多教學活動(如實驗、角色扮演…)。本文的重心將是MOOC與翻轉教室之間的關係。

MOOC搭配翻轉教室的實例分享

老師的實體課程進行翻轉教室時,可以使用自己錄製的MOOC來搭配,或是使用其他學校老師的課程搭配。本文介紹國外以MOOC進行翻轉的幾個案例,供有興趣的教學團隊參考。

MOOC搭配翻轉教室的好處、問題與建議

本文從之前介紹的翻轉教室案例整理出MOOC搭配翻轉教室帶給老師及學生的好處,以及他們在進行時遭遇的問題與未來的應對之道。

MOOCs帶給中學教師概念與實務上的價值

Rick Ferdig於2013年寫了一份報告「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必須提供什麼給K-12的老師與學生」。他以K-12階段的老師作為報告觀眾,在報告中對於MOOC的特色、歷史、運作現況做了簡潔扼要地介紹,並整理出MOOC對於K-12在教學實務以及概念上的價值,讓老師可以快速理解MOOC是什麼。本文即此份報告的摘要及延伸。

影響MOOCs選課的價值考量與課程包裝要素

MOOCs的課程內容和線上學習者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其實就是平台上的課程介紹文字與影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習者不像是實體學校的學生,可以透過許多管道了解課程或老師的評價,因此在決定選課時,也就更會仰賴這些介紹文字與影片的包裝。到底平台現行提供的課程資訊線索能在選課學生身上發揮什麼用處呢?線上學生到底是如何做出他們的選課決定呢?為了解惑,我們邀請了三位來自不同學校的社會科學院、文學院與電機學院研究生進行深度對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