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MOOC時代—百花齊放的課程模型

哈佛大學Robert Lue教授曾說「MOOC只展現第一代線上教育所能做的事情,現在是時候該超越第一代了。我們早已進入後MOOC時代。」事實上,除了cMOOC與xMOOC,目前在各地已經出現許多MOOC的變形值得我們借鏡,讓我們產生不一樣的課程設計想法。

04-different_mooc

大型開放線上課程 BOOC—Big Open Online Course (2013/3)

Google為了測試其學習管理系統,提供500位老師免費上印第安納大學教育學系教育評鑑的課程。由於參與者較少,印第安納大學教育學系此模式被稱為BOOC(人數不夠稱為Massive)。

課程並沒有事先錄製好的課程,但是有指定讀本—Jim Popham關於教育評鑑的教科書,讓學習者能參與知識的建構,比起MOOC更適合複雜且脈絡化的主題教學。

印第安納大學的BOOC很特殊的一點是wikifolio。學生每週會在wikifolio上分享對於Jim Popham所著的教科書之個人闡釋,並和他人在上面進行討論或分享外部資源連結,這些討論串會開放給所有人分享,但不會被評分。老師可以由wikipolio掌握學生的進度,並適時的補充相關或進階的概念。

微型開放線上課程 mOOC—micro Open Online Course (2013/7)

MOOC的觀眾是大規模的對象,且主要由美國名校提供,不免有許多主流、一窩蜂的主題。然而,快速變遷的世界需要不同的個人化經驗和創意,因此mOOC的對象是小型的觀眾,它的課程可能是很多元的、不會吸引大眾矚目的主題,且提供更深層的人際間互動。每個人都有機會開一個這樣的開放線上課程,和有興趣的一群人共同分享和學習。

同步大規模線上課程 SMOC—synchronous massive online course (2013/8)

MOOC雖然讓不同時空下的學習者能依照自己的角度學習,然而學習者仍然無法像實體課程中的學生能和老師即時互動。因此,德克薩斯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心理學系James W. Pennebaker開設第一個SMOC,將校內的實體心理學課程線上轉播給其他校外學生選修。

這些校外學生只要付550元美金的註冊費(當地全職學生要付2059美金的註冊費),並在課程時間準時出席,完成實體課程的要求,就能拿到可互抵的三學分。

雖然這堂課將學生上限設為在10000名,人數比起xMOOC少,然而為了和這麼大規模的學生互動,老師還是配置了超過125位的教學人力,請了不少以往上過此課程的學生當線上TA,帶著線上學生進行小組討論。授課過程中,線上學生有問題可以透過藍光示意,老師會為了他們停下來講解。

小型私密線上課程 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 (2013/9)

哈佛教授Robert Lue認為現在已進入「後MOOC時代」,應轉而提供限制註冊人數的SPOC。

有一種限制方式是讓任何人申請、但會選擇性接受註冊的,稱之為SOOC(Selective Open Online Courses)。透過減少人數,確保課堂中的學生是真正會主動參與的,且能控制學生背景不會那麼複雜。

另一種限制方式是只提供實體課程的學生註冊,則就是「翻轉教室」的概念。實體教室中的老師可以依照授課進度及學生需要,將原本作為MOOC的教材供小型班級的教學使用。像是讓學生先在家預習後,老師在實體課堂上討論、解答、調整評分方式,老師同時能掌握學生在家使用線上課程的紀錄,了解學生的學習成效。

此種模型因為規模小,可能會增加師生之間的互動、確保學生的學習進展,有助於提升MOOC的完成率。然而,有人認為SPOC喪失了MOOC的「大規模」和「開放」的特性,就像是以往的一般線上學習課程,甚至只是21世紀新的教科書,並沒有替傳統課程帶來巨幅突破。

分散式開放線上課程DOCC—Distributed Open Online Course (2013/9)

Anne Balsamo和Alexandra Juhasz成立一個女性主義線上教育資源FemTechNet,他們從女性主義的視角出發,提出一個顛覆MOOC想像的模式。

他們不仰賴單一教師提供的課程大綱或主題組織方式,也不會只掛上一個機構的名牌;而是重視學習網絡中每個參與者,體認這些學習者有不同的地理、物質、國家、角色,每個人都是專家,透過共同參與和相互合作來學習。

2013年9-10月他們提供了第一堂課「一場女性主義關於全球高等教育機構科技運用的沉思對話錄」,一開始會有以一系列討論或訪談的影片,分享世界各地女性主義者對於科技的看法,接下來的課程則由參與此網絡、分散各地的成員老師來設計最適合自己學生、機構、地區、學科的課程,因此同樣的主題在不同的學校將會有不同的教法、評量、學分,促成在地的深度對談。

每個成員在設計課程時可以參考Anne Balsamo和Alexandra Juhasz提供的「學習的邊界物件(Boundary Object that Learn)資料庫」。這是一個共享的典藏空間,資料庫裡有讀本、媒體、網路資源、對話,未來將使此網路中的參與者在使用時能加上註腳。

大規模開放線上研究 MOOR – Massive Open Online Research (2013/10)

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Pavel Pevzner教授和研究生在coursera上開了一門課「生物資訊演算法-第一部份」,只要學生註冊課程就有機會參與不同國家重要生物資訊科學家帶領的研究計畫。他們認為透過教育將讓人從學習者轉變為研究者,對於一些學生來講可能很困難,然而透過MOOC結合研究,可能會加速這樣的轉變。

區域性開放線上課程 LOOC—Local Open Online Course (2013/12)

英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教育系職員、圖書館和教育科技學程的碩士生共同設計了第一個區域性開放線上課程M101,提供學校的師生和校友增進數位素養技巧,如此將能確定參與者有同樣的學術標準和地理位置。

此課程在wordpress部落格上進行,由學習者自行掌握學習步伐,甚至學習者可以將這門課程所學和其他實體課程結合,像是在期末報告時使用這門課介紹的工具。另外,M101的教材由學習者共同、持續性的創造和檢視,藉助同儕的力量確保這些資料具有品質且足夠新穎。

看到五花八門的各種線上課程模式,是不是也讓你想要自己發展出一個不一樣的嶄新線上教學方式呢?千萬別被目前最多的xMOOC既定模式限制住,網路和科技帶來許多可能性,線上課程還有很多想像空間。

事實上,重要的不是這是什麼樣的模式,而是老師秉持著什麼樣的教學理念、想要傳達給哪些學生,還有老師認為學生該由課程獲得哪些能力,再想想網路和各種科技工具可以怎麼實現這些想法。

隨著越來越多老師嘗試開放線上課程,也就會有越來越多變型的名詞和實踐方式出現。可以想像,這一系列的名詞和定義將會繼續成長。雖然創造不同的學習方式一定會花更多的時間和心力,且得到的回應可能不如預期,然而就當成一種自我挑戰的機會,走一條不一樣的道路,才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文 / 柯俊如

參考文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