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支持國與阿拉伯語系國家的MOOC修課議題

近年來,恐怖攻擊在各地頻傳,似乎無人可以預測未來到底還會如何發展,以及該如何妥當因應。「光明的背面,今天,让我们直面恐怖主义」與「如何防止更多的人变成恐怖分子?」兩篇文章介紹了一些恐怖主義的相關MOOC,本文則分享一些與恐怖主義支持國與阿拉伯世界相關的MOOC修課議題,包含:「古巴、伊朗、蘇丹被MOOC平台禁止修課的原因」、「阿拉伯語MOOC平台發展」與「中東問題相關的MOOC課程爭議」。

22579777907_a51b184601_z

(Tobias TheilerCC BY授權釋出)

Coursera、Udacity曾全面禁止古巴、伊朗、蘇丹學生修課

2014年1月底,配合「美國出口控制政策」,Coursera與Udacity曾經禁止古巴、伊朗、蘇丹學生取用平台上的所有課程。edX起初不在禁止修課行列中,然而2014年3月初,edX也宣布必須阻止這些學生選修MIT開設的「飛行器空氣動力學(Flight Vehicle Aerodynamics)」。

「美國出口控制政策」指出,除非獲得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授權同意,不然國內不得出口「商品、科技與服務」給受到美國制裁的恐怖主義支持國。有些東西是可以不經授權就出口到這些國家的,包含人道救濟物資、低於100美金的禮物、取得授權的農產品、藥物、醫療服務、資訊與資訊性材料(如出版品、電影、海報、照片、CD、藝術品等)。由於MOOC除了提供課程內容,還提供考試、互動,因此被歸類於「服務」而非「資訊」。MOOC三大平台皆透過IP位置來判斷使用者的所在地,以禁止這些學生取用課程。

Coursera與edX都曾表示美國政府的制裁措施有違平台理念,讓他們無法平等的傳遞高品質高等教育給每個人。edX的發言人指出,他們相信教育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唯有提供教育給世界各地的人才能推動正義、和平且公平的社會,缺乏教育反而會導致國家之間產生更多衝突。

在他們持續與政府斡旋之下,美國政府於2014年6月解除部分限制,古巴、伊朗、蘇丹的學生可以選修人文、社會科學、法律、商學,以及導論性質的科學、科技、工程、數學(STEM)課程,但是不得選修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的進階課程。而隨著2015年美國與古巴復交,MOOC對於古巴的取用禁令應該也完全解除。

英國平台Futurelearn沒有國家政策需要配合,也就不會對恐怖主義支持國家的學生有所限制。因此,像是愛丁堡大學同時在Coursera及Futurelearn開課,其實這些地區的學生就可以選擇在Futurelearn修課。

 

阿拉伯語系國家的MOOC發展

除了利用英文在三大平台修課,恐怖主義支持國的學生有沒有機會利用阿拉伯文選修MOOC呢?

2013年11月,以約旦王后拉尼婭·阿卜杜拉 (Queen Rania Al Abdullah)命名的基金會(Queen Rania Foundation)與edX合作發展阿拉伯語的MOOC平台「Edraak」(意思為「認知」或「理解」)。2014年9月,Edraak正式上線,在發布典禮上,王后說「當我們還徘徊在以知識或以產品暨製造流程的全球排名之末端時,這個世界正在加速通往以想法、知識、技能為繁榮基石的未來。顛覆性的改變通常在需求與機會切合之際發生。我們熱切需要高品質教育,而線上學習正是我們的機會」。

9970322475_d319b2d28c_z

(右為超級美麗的約旦王后,圖片由Atlantic CouncilCC BY-NC-ND授權分享。)

Edraak的專案管理人Nafez Dakkak表示他們會先將一些edX的課程翻譯成阿拉伯文,也希望能自行發展新的課程內容。目前投入的老師許多都是志工性質,該基金會則負責贊助影片製作、技術平台、助教費用的支出。MIT的教授Islam Hussein便自願協助edX翻譯MOOC為阿拉伯文,他認為許多阿拉伯國家的學校品質不佳,MOOC是一個實際且快速的解決方案。兩者都希望可以拋磚引玉吸引更多教授開出阿拉伯語課程,不過目前平台上只有27門課程。

5312231246921728

(使用阿拉伯文的Edraak介面截圖)

身為阿拉伯人但是服務於以色列理工學院的Hossam Haick,在2014年3月於Coursera開設第一門阿拉伯文授課的MOOC「奈米科技與奈米感應器(Nanotechnology and Nanosensors)」。這門課原本在實體教室內是以希伯來文教授,現在要則同時需要翻譯為英文及阿拉伯文,Haick希望藉此讓更多阿拉伯世界的使用者可以學習。Haick知道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衝突不斷,但他相信「科學是無邊界的、可以與政治無關」。不過,他也確實碰到有些人在得知他來自以色列時,寫信要求他移除課程,或是終止對於他的協助。可見政治上的問題仍然會影響到教育資源的普及。

 

相關主題的課程敏感性

在阿拉伯語系國家開設課程有限的現況下,恐怖主義、中東地區戰爭、阿拉伯國家等議題的課程自然是由西方世界國家掌握話語權。然而,MOOC修課者來自世界各地,未必全然接受西方立場與觀點,因此從課程評論網站上可以觀察到,學生對於教學者在授課內容及互動過程中是否中立客觀十分重視。

舉例來說,有學生批評David Schanzer在Coursera開設的「理解911:為什麼蓋達組織要攻擊美國?(Understanding 9/11: Why Did al Qai’da Attack America?)」無法陳述伊斯蘭的真實歷史且缺乏學術客觀性。有學生認為Andrew Bacevich與Mark Kukis在edx上所開設的「大中東地區的戰事(War for the Greater Middle East)」中,太常在事實之外表達個人觀點與意見。也有學生批評Sophie Gilliat-Ray在futurelearn開設的「英國的穆斯林:改變與挑戰(Muslims in Britain: Changes and Challenges)」根本是在進行宗教遊說,缺乏課程內容相關的合宜辯論及對於英國面臨的真實挑戰進行說明。至於Asher Susser與Duygu Atlas在Coursera開設的「現代中東的興起(The Emergence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則因為老師在討論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時的客觀態度,同時獲得學生在Coursetalkclass central兩個課程評論網站上的讚賞與高度推崇。

MOOC學生的多元背景特性,除了會形成對授課觀點的特殊評價,也會影響課程討論區的互動。哥本哈根大學的國際法教授Ebrahim Afsah於2013年12月在Coursera開設的「穆斯林世界的基本衝突(Constitutional Struggles in the Muslim World)」就因為討論區經營爭議,害他差點丟了工作。

這門課程歡迎所有缺乏伊斯蘭信仰或法律知識的學生修課,Afsah希望學生會因為多元的背景而能互通有無。然而,在涉及「以色列在中東的角色」、「伊斯蘭教中的婦女地位」這類主題的討論時,學生會開始宣傳各自的宗教信仰。Afsah在第二周課程時便宣布,他將不會容忍冒犯他人、自以為是、無事實根據的推斷之言論,有必要時會拒絕這些人發言甚至將他們踢出課程。而最後他也確實禁止四位學生發言,其中有一位巴西的羅馬天主教徒及一位非穆斯林的亞裔學生,對於課程主題不感興趣而只想製造衝突;有一位猶太婦女的捍衛者,則極度冒犯同學,會用很惡毒的言語攻擊伊斯蘭教。

有些學生質疑Afsah禁止發言的理由,說他的行動很獨裁,並截圖作證。在截圖裡可以看到Afsah警告學生「如果你不對其他人的宗教信仰表達尊敬,這個討論串就會被關閉。」以及指出一則關於基督是上帝之子的評論是缺乏對於其他宗教教義的重視。不過,課程後續的討論並未因此減少熱絡度,反而多數聚焦在課程主題上,而且有學生開始主動指出不應在課程討論區張貼與課程無關的不雅照片,或是表態這門課程是有其嚴肅性的,不應以嘲笑的態度應對。

這些敏感議題涉及宗教信仰與社會文化的長期薰陶,不可能朝夕之間讓所有人改變固有觀點,和平理性的相互理解並進行討論。然而,確實如edX發言人所言,教育會消弭誤會、促進和平。像是有學生修了「理解911:為什麼蓋達組織要攻擊美國? 」之後,發現其實伊斯蘭教、猶太教、基督教是有相似性的,甚至有人因為這門課想要進一步以此作為主題進行博士研究。而受到MOOC學院修課者高度推崇顏值的Edwin Bakker教授所開的「恐怖主義與反恐怖主義(Terrorism and Counterterrorism)」,同樣吸引了來自喬治亞的學生愛戴,並表示自己希望未來能在這個領域有所貢獻。

5670561375059968

(Edwin Bakker老師的課程截圖)

當越來越多人願意花更多時間正視這些議題並投入探究,或許就能集合眾人的力量與智慧,共同為現在的僵局找出一條出路,而MOOC可能就是埋下改變希望的一粒種子。

參考資料:

 

文/ 柯俊如

 

註:除了中東地區的政治敏感課題,目前出現MOOC敏感問題的還有毛澤東思想課程。

北京清華大學在edX開設的毛澤東思想課程被一些哈佛教授指出過於偏頗,認為這不是客觀的在討論毛澤東的思想理論,而是一種政治宣導,edX應該避免開設這樣的課程。不過有人指出,edX應該重視言論自由及多元觀點,不應對課程內容有所審查。也有人說,這就是中國大陸學生在大學裡確實會上的毛澤東思想課程,他們並非刻意為了政治宣導而這樣上課。

這樣的爭議讓人開始思考,MOOC除了增加教育資源的可及性,是否也應該注意課程內容品質?平台是否要針對供應的課程提出標準?當然在歷史解讀上,不同老師有不同角度,因此edX不應針對課程內容進行審查,但是應該要建立一套清楚的衝突處理規則。舉例來說,若MOOC平台有意開設毛澤東思想課程時,應該和與共產黨關係比較不那麼密切的老師合作,以確保課程內容的中立性。

另外,edX也應該思考,如何將平台的目標與標準傳遞給合作夥伴,要求他們在開課時應符合這些目標與標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