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5

俄羅斯的MOOC發展及Open Education、Universarium平台

俄羅斯雖然在2013年就已經是Coursera註冊人數第五名的國家,卻在2015年9月才正式發布國家級MOOC平台Open Education

5903725238419456

Open Education平台是由莫斯科國立大學、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莫斯科物理技術學院等八間知名大學組成的「開放教育國家平台」聯盟合作開發的,每間學校投資5千萬盧布,於Open edX的平台基礎上發展而成。

Open Education的願景為:「創造並促使『開放教育』成為俄羅斯高等教育體系的新要素之一,以利增加教育的可及性與品質。」因此,雖然課程同樣免費提供所有人使用,但是鎖定的主要族群是大學生。目前46門課幾乎都是高等教育重點科目課程,課程會依據國家教育標準建立,並有高品質的學習成效評鑑與教育素材。俄羅斯的教育與科學副部長Alexander Klimov也宣布,他們將會起草新的法規讓俄羅斯大學承認Open Education的課程。
Continue reading 俄羅斯的MOOC發展及Open Education、Universarium平台

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之間的鴻溝有多大?

MOOC局內人包含MOOC教學者、研究者、平臺開發者以及其他與MOOC有關的工作人員,MOOC局外人指的則是上述這些角色以外關心開放線上課程的人。Joshua Kim發現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對於MOOC的認知差距越來越大,雙方卻也無意更瞭解彼此的想法,導致對於開放線上課程感興趣的人無法團結起來有更好的發展。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局內人與局外人的對照組,讓你看看他們的差距有多大:

 

  • MOOC局內人:MOOC讓我們有實驗嶄新教學方法與技術的新環境。
  • MOOC局外人:哼,MOOC不過就是一股終將逝去的潮流,現在學校投入都只是一窩蜂而已,不可能持續營運下去啦!

 

  • MOOC局內人:MOOC並不想取代傳統高等教育,我們相信老師親自引導學生的學習還是最好的,但是MOOC可以提供更多學習上的協助。
  • MOOC局外人:MOOC推動者的目的就是要把傳統教學者轉變為線上流通的低成本商品。

Continue reading MOOC局內人與局外人之間的鴻溝有多大?

如何善用軟體避免線上學生作弊

許多人對於MOOC這類完全在線上進行的課程如何執行考試感到質疑。本文介紹幾種可以確保線上學生不會作弊的方式。

1.線上虛擬監考:

考試者全程錄影後以視覺辨識軟體分析,並針對可疑處靠人力檢視。有個軟體叫做Remote Proctor Now (RPNow) ,edX目前和其公司Software Secure合作促成全球新鮮人學院(Global Freshman Academy)的線上考試與身分辨識得以順利進行。使用這種軟體通常只會發現2-3%測驗異常狀況,而且很多只是偵測到不小心走過來的寵物或人,也可能是考試者打噴嚏咳嗽等。

另一種狀況是直接讓另一人在線上同時觀看考試者。這種方式可以創造個人性化的學習環境,也會比較像傳統的教室體驗。

2.身份辨識:

許多線上學習系統要求驗證身分確保應試者確實是本人。身分驗證是確保人們誠實的普遍方式,不論是線上或實體考試都能發揮益處。即使身分驗證並沒有監控整個考試活動,但是會對於作弊形成強烈嚇阻。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善用軟體避免線上學生作弊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MIT於2015年10月6日宣布,它們將推出「逆向招生模式(inverted admission)」並提供新的「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這是一種新的碩士學位取得管道,學生先在edX修滿一學期課程並達成線上課程要求,之後通過經監考的考試,以此申請MIT碩士入學。申請進入MIT研究所後,只須於MIT校內完成另一學期的課程,就能取得碩士學位。

這樣的招生模式顛覆以往「先申請、後就學」的順序,變成「先就學、後申請」。如此一來,學生可以在線上課程中發現自己的潛力、判斷MIT的教學內容與風格是否適合自己,同時也在課程中藉由作業累積自己的實力證明。MIT的老師則可以利用學生在線上課程留下的行為紀錄與作業表現,判斷這個學生的能力與學習態度是否是MIT需要的人才。對於雙方而言,碩士申請入學不再充滿變數,學生不用揣測老師透過成績單與申請資料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老師也不用擔心收到看似厲害實則不怎麼樣的學生。

3614899945_4cc6576f83_z
(圖片來源:Niall Kennedy以創用CC BY-NC授權釋出)

不過,這個模式只是初步嘗試,目前只有「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的一年課程適用,未來將會逐漸於其他課程嘗試。這個實驗性計畫由MIT的數位學習院長Sanjay Sarma教授負責,MIT運輸與流程中心的執行長Yossi Sheffi教授與Chris Caplice提供協助。2016年2月10日將開設第一門課,2018年6月之後將會有第一批透過此管道畢業的學生出現。在推動此學制之際,現有的碩士學位課程仍會持續進行,且不會改變一班36-40人的學生數量限制。

Continue reading MIT微碩士(MicroMaster’s)證書讓你先修課再申請研究所

由微博發文時間一窺MOOC學習者的行為模式

還記得「MOOCer的修課時間運用現況」這篇文章分享的研究結果嗎?該研究利用問卷調查MOOC學習者的時間利用習性,將近六成的作答者每周會花2-5小時在MOOC上,約46%作答者利用晚上學習MOOC,且許多人會在周末趕作業。北京師範大學最近發表了一個研究,同樣也是針對MOOC的時間面向,但是該研究團隊是根據微博發文的時間點進行年、月、周、日不同層次的分析,有一些觀察結果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 該研究團隊發現在2010到2015年間,62074名使用者在微博發了95015條提到「MOOC」或「慕课」的訊息。2010、2011、2012年分別只有7、76、944篇發文提到MOOC,2013年則大幅成長為28160篇發文,2014年成長一倍為62162篇發文。這樣的成長趨勢,一方面是因為Udacity、Coursera、edX三大平台在2012年快速成長,逐漸紅遍全世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北京大學與北京清華大學在2013年首次開設MOOC,才開始吸引大量中文學習者的關注。
  • 提到MOOC的發文數量在每年1月、2月及8月都會減少,3月及9月則會大幅增加。這可能是因為學習者要放寒暑假,假期中降低修課意願,也可能是因為MOOC主要在開學期間開課。
  • 周一到周五提到MOOC發文的數量是周末的1.3倍,周一和週六最多,週三較少。周一通常是工作或課業展開的最忙時刻,會在這天提到MOOC,反應學習者真的投入大量精力給MOOC。
  • 晚上十點到十二點會有最多提到MOOC的發文,其次是下午三四點與 早上十點之後。該研究指出,晚上時段剛好是工作完的休閒時間,這個時段人數最多代表多數MOOC學習者是在職人士。至於其他時段的發文,則可能來自時間彈性的學生、退休者、家管,或是行動裝置的便利性帶來的發文數量。

對於這樣的研究結果和解釋,我是有點疑惑的。

Continue reading 由微博發文時間一窺MOOC學習者的行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