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5

為了開出一堂優質MOOC,老師該改掉哪些教學壞習慣?

MOOC吸引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廣大學生群,年齡、地區、性別、經歷、先備知識及動機都各不相同,也就造就出不同於傳統教室的班級組成及活動。因應這樣的學生族群,開設MOOC的老師必須打破一些既有的壞習慣,才能帶給MOOC學生群良好的學習體驗。

1

首先,不少老師在上課時都存有「專家盲點(expert blind spot)」。身為特定領域專家的老師,講課時很容易憑直覺快速掠過自己熟悉的環節,學生可能因此無法掌握到重要資訊、步驟及資訊間的關連性,很難跟上教學內容。

面對MOOC的廣博觀眾群中可能存在的初學者,老師要使用比較簡單的語言,以及更系統化的方式呈現教學內容。老師在講課時可以問問自己,是不是有遺漏任何學生在理解及應用教學素材時所需的重要資訊、連結或是步驟。

Continue reading 為了開出一堂優質MOOC,老師該改掉哪些教學壞習慣?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2015年8月17日,逢甲大學舉辦了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的開放教育推動者共襄盛舉。上午兩場在談MOOC的開放程度、大數據應用及未來展望,下午兩場則由北京清華和北大的兩位教授進行MOOC經驗分享。

MOOC夠「開放」嗎?

IMAG0234

第一場演講由MERLOT的Sorel Reisman進行分享。MERLOT是發展多年的開放教育資源資料庫,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各種開放教育資源,都有很完善的詮釋資料(metadata)以及評價。使用者也能在此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與討論如何使用開放教育資源。可惜的是,目前該網站的中文使用者和中文開放教育資源都不多,也可能因此在亞洲較少人熟悉它。

Reisman指出,MOOC這個字是新的,但是e-learning早就有多年發展。2012年因為有一群人同時對此感興趣,才引起一股熱潮。當時各種揣測,包含:MOOC帶來改革、MOOC會降低教育成本、MOOC會減少教職員人數、MOOC可以賺錢,如今看來都並未實現。不過讓開放教育資源因此廣獲重視、大幅成長,的確是有勞MOOC現象。

現在的MOOC由老師和機構所掌控,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使用,可能會給予學分或證書,但主要是在可以容納大規模學生的線上學習管理系統上傳遞,無法讓其他老師重複使用這些課程。

Continue reading 2015大中華區MOOC研討會現場直擊

MOOC來襲:華頓商學院的未來何去何從?

運營管理與資訊管理系Christian Terwiesch與沃頓創新小組副院長Karl Ulrich皆在華頓商學院任職多年。由於他們很喜歡在沃頓商學院工作,因此在面對MOOC的衝擊時,很希望能為商學院找到一個長久發展之道。他們在訪談中分享的想法主要來自”Will Video Kill the Classroom Star? The Threat and Opportunity of MOOCs for Full-time MBA Programs”這篇研究,有興趣者可進一步閱讀瞭解。

1

商學院的現存問題

根據Terwiesch與Ulrich的訪談內容,商學院的現存問題主要分成三個面向:

1.所費不貲、成本過高

比起專注於教學研究的科系,商學院和其他職業性質的科系會面臨更高的成本壓力,畢竟它們的成立目的是為了增進職場技能,無法光靠研究存活。商學院老師雖然同時投入心力於教學與研究,卻只有教學可以帶來利潤,研究資金則往往需要由學生來負擔。

Continue reading MOOC來襲:華頓商學院的未來何去何從?

MOOCer的修課時間運用現況

Class Central在Learning How to Learn課堂上進行了一份問卷調查,這份問卷有4506人作答,雖然這只代表這堂課一些人的看法,不能做過度推論,但卻可以發現很有趣的現象。

首先,50.1%的問卷作答者選修過2-5門MOOC。這意味著,這些作答者認為MOOC是有價值的,因此修完第一門課之後還想修其他課。

58.3%的作答者每週會花2-5小時在MOOC上,22.1%的人會每週花6-10小時給MOOC。要使上述這些數字有意義,可以和其他統計數字對照著看:根據美國勞工局的統計,2014年美國人每週工作時數大約40小時、且每天大約會花2.8小時看電視。如此一來就可以發現,MOOC修課者願意將工作時間的5%及約一半的休閒時間用來自主學習。不過,作答者中也有14.9%的人每週花不到2小時在MOOC上。

Continue reading MOOCer的修課時間運用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