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當地需求為核心的南韓MOOC 2.0計畫

MOOC被一些人詬病為「上對下、老師對學生、西方對其他世界」的單方向教學設計,同時也被批評使用者主要都是經濟優勢的高學歷分子,並未讓發展中國家的高等教育確實受惠。因此,南韓慶熙網路大學(Kyung Hee Cyber University)教育科技系教授Yoonil Auh提出MOOC 2.0計畫,想要打破當前的MOOC壟斷現象與新殖民運動。

這個計畫於2014年開始,它延續了開放教育資源運動(OER Movement)的理念:「希望能讓知識成為人類公共財」,並希望能達成「社會包容(social inclusion)」。這應該是南韓由大學自行建置的第一個MOOC系統。

Yoonil Auh認為開放教育資源的內容主要來自西方,需要世界其他地方也提供教學內容,才能真正滿足各地的在地化需求。因此,MOOC 2.0平臺計畫試圖與剛果及南韓的公民團體、NGOs合作,並與西非大學接洽,希望能和當地學校成立企管課程,幫助這些發展中國家成立在地企業。他們希望讓這個平臺被大學以外的社群、社會機構使用,使不同背景的人能從彼此身上學習。

有鑒於許多地區其實不具有足夠的科技設備或能力使用MOOC,Yoonil Auh提出一個方案:「先教當地老師學會使用網路和線上學習,再由他們對當地人進行教學。請人錄製當地人的學習行為並寄回給MOOC開課者,讓開課者根據這些學習行為調整自己的教學內容與方式。」希望藉此能解決開放教育資源不均的技術問題,同時也能客制化滿足當地文化需求及符合當地人的學習行為。

MOOC 2.0的合作對象之一是柬埔寨的皇家藝術大學(Royal University of Fine Arts)。由於柬埔寨的知識份子在1970年代晚期遭逢大屠殺,導致該校缺乏師資、無法成立音樂系,四年前才創立第一個音樂班。少數大學老師必須花3到4年時間,栽培學生成為下一代音樂老師,才能填滿師資空缺。Yoonil Auh的合作計畫之一就是替這些老師錄影,變成可以讓其他人觀看的課程。

另一個類似的計畫是在緬甸和獨立NGO展開在地音樂教育。緬甸在軍政府掌權後就不再有音樂教育,Auh希望能透過這樣的課程滿足他們的當地需要。

Yoonil Auh的個人故事以及理念

1

(圖片來自Yoonil Auh的linkedin)

之所以會選擇在各地展開音樂教育的合作,與Yoonil Auh的親身經驗有關。Auh於4歲起開始練小提琴,11歲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16歲首次在紐約卡內基廳登臺,算是一枚音樂小神童。然而,他在22歲時因為肩膀受傷而無法繼續練習小提琴,而無法成為專業的小提琴手。

Auh從小到大只學過小提琴,不會講韓語也不理解韓國。於是他在紐約一間韓國寺廟待了三年,一方面思考未來要做什麼,一方面也從零開始逐漸瞭解自己的家鄉。離開寺廟後,他進入哥倫比亞大學研讀計算器科學。他的個人成長故事讓他特別熟悉音樂教育,且重視關於自己家鄉的文化教育。

另外,Auh的博班導師曾對他說過:「不要只把科技當成科技,而是要把它當成我們感官的延伸。就因為我們錯誤的教育,才讓人們把科技當成一個產品甚至把自己賤賣給科技。」這樣的觀念也影響了MOOC 2.0計畫。Auh認為之前的主流MOOC只重視科技,MOOC2.0重視的則是科技與人類的合作關係;之前的主流MOOC鎖定全世界的學習者,MOOC2.0則希望能瞭解分散各地的相同文化背景學習者如何互動及分享資訊。

Auh認為MOOC可以讓高品質知識傳播給世界各地的廣大人口,也有機會提升教育品質。他說:「MOOC 2.0不只是科技進展而已。它更像是在前所未見的科技支持下展開的教育新浪潮。」

 

來源

編譯/ 柯俊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