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磨課師課程平台技術交流研討會

雖然暫停更新(臉書還是會有一些簡短的動態消息啦!),但是研討會筆記還是要分享的! 2015年6月22日在國立中央大學舉辦了「行動磨課師課程平台技術交流研討會」,雖然報名頁面很好看(要是國內MOOC平台介面也可以這麼漂亮就好了~),但是不能線上直播,比起清大的研討會就麻煩很多啊…

首先是中央大學資科司前司長及「4G行動寬頻暨教育雲創新應用推動辦公室」計畫主持人楊鎮華教授的致詞,搭配兩支影片帶出對於推動MOOC的動機。將其演講與問答時間的內容重新整理後,摘述為以下幾點:

1.「數位」是個動詞,用來enable和empower學習,沒有了數位,學習還是會無時無刻的發生,而且沒有終止的一天。科技讓許多以前無法達到的事情可以實現,像是讓跟不上的學生重複播放課程影片,然而其實許多科技實現的是舊時提出的教育理論,並不像想像中科技帶來了那麼多的創新。

2.「行動裝置」帶給人動機,但是最後還是要把學生拉回書桌,學習不可能只靠兩到三分鐘的短影片。「行動學習」並不等同利用行動裝置學習,然而使用行動裝置上課是最簡單的定義。現代人使用行動裝置的時間已經多於看電視的時間,臉書的使用時間也是在行動裝置上最多,因此越來越多服務者開始考慮這群行動族群的使用者經驗,為了在這個不一樣的媒體上展現課程而重新設計,同時也更加善用高速無線網路。

3.面對少子化又高齡化的社會,未來的世代需要有兩倍的工作能力。過去的教育方式並不能有效提升學生的教育能力,前教育部長蔣偉寧曾說過,除了成績單的能力以外,還需要培養人文科學素養以及語言溝通協調的軟實力。事實上在工作中,其實發揮專業的時間還不如溝通協調的時間多,代表這才是未來所需要的關鍵能力。何況太多傳統成績單與課表只會耗盡學生的好奇心。

在家長和學生未必有意先改變前,老師透過磨課師計畫可以先開始改變的第一步。尤其在學生這個已經習慣網路並接觸各種媒體的世代中,老師更要開始培養自己的數位能力。

4.MOOCs翻譯為磨課師引起一些爭議,當時是兩年前因應蔣部長要向立委報告,希望可以簡化成容易記住的三個字而做此翻譯。會想推動MOOCs主要是希望能實現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因為當時正在推動數位機會中心,另一方面也是考量到國際化。

5.MOOC提供者其實不一定要照目前的MOOC形式開課,但是還是要回歸Massive、open、online、course這幾個要素思考。提供者可以問自己幾個問題:學校/老師的課程特色是什麼? 課程是否適合於線上提供? 可以帶來多大的市場規模? 受益者是誰? 能否成功建立品牌形象? 是否具有競爭力? 能否帶來實際上的改變(如:融入實體課程教學、學生開始主動學習和自我規範等)?

6.開放課程讓學校不只因為研究能力而揚名世界,教學品質也會成為眾人評估一所學校好壞的關鍵。

7.感謝清大與交大努力把台灣的老師和課程帶到國外,並肯定清大與交大在企業化及推動終身學習的方向。然而他認為平台最多就是兩到三個,還是要聚集眾人的力量共同發展,才足以和其他國家的平台相抗衡。因此未必其他學校都適合走上交大與清大的這條路。

第二位講者為負責發展open edx(現名中華開放教育平台)的施國琛教授。

施國琛教授在楊鎮華前司長的接觸下認識到open edx,open edx有完整HPI架構能用來發展出自己的系統。該平台技術支援由中央大學及逢甲大學團隊提供,今年由逢甲申請成立中華開放教育學會,未來會有種子教師培訓。前兩天剛把他們的app於android商場上架,有興趣者可以自行下載摸索介面。

另外,施教授現在正在和google的course builder計畫主持人合作,討論edx、google、SCORM的交換機制,他們會使用IEEE LOM(learning object metadata),未來也將會整合台灣開放式課程聯盟之前使用的TW LOM。

雖然open edx的使用者和開課者最少,然而施教授認為自己只是技術開發人員,並沒有團隊在負責進行平台推廣和經營,會建立這個平台主要是想提供國內資源不足的學校有平台可以使用。未來可能會由中華開放教育學會來經營平台的技術外服務,由於此學會建立的很晚,也就還未和其他單位進行合作。中央大學教務處則表示有和企業合作,未來可能會有一些職場培訓課程。

施國琛教授很希望能為台灣多個MOOC平台建立單一註冊登陸入口(common login),並讓學習物件(learning object)可以跨平台交換,一方面整合各校能力共同發展,另一方面也讓使用者可以更單純的一次使用更多課程。

第三位講者是清華大學的黃能富教授。

在上一場研討會中,其實就已經分享很多清大的行動MOOC發展了。sharecourse的app也於6/3正式於android系統上架,功能包含觀看影片、線上討論、進行即時小測驗,且會蒐集各式學習數據。雖然目前還無搜尋功能,然而已經開發好了,之後也會持續修正。不過,行動版並不會提供期中期末考試,避免考到一半斷線太危險會很難處理。

目前,sharecourse的行動裝置使用率是17%,希望推出app後可以提升到30%。接下來他們會開發雷達圖功能供師生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態,像是可以看到學生的影片觀看次數、教學活動的完成度、發言的次數、發言的品質等,這個雷達圖也將會附在證書,除了最後的學習成績,也能見證學生的學習過程。

除了app的發展,sharecourse也和許多單位進行合作。像是每年選出15門課於學堂在線開課,吸引更廣的使用者群。還有和空中大學合作提供學分課程,讓空大學生在網路上觀看清大的課程影片後於空大的考試場地進行實體考試,通過考試並支付清大的學分費後將獲得清大頒發的學分證明,可以用來抵免空大的學分。今年九月將是他們的第一次嘗試,若此模型可以成功運作,其他學校也可以照做,甚至可以讓對岸學生也能修台灣的課抵免大陸的學分。這個過程需要打通許多行政程序,且目前還不知道實際執行的成效如何。然而,這樣的學分承認可以提升MOOC證書的價值,也能拓展MOOC開課者的資金來源。

黃教授自己開設的MOOC往往是sharecourse進行實驗的首門課程,並沒有申請教育部補助。事實上教育部的計畫不可能永遠作為學校的後盾,學校及平台都須要自行尋找出路,未來他們將會針對產業界推出收費課程,因為課程有助教還是需要有錢,只靠熱情並無法讓平台走太遠,何況業界本來就有編預算做人才培育,他們也是很需要這項服務的。

目前sharecourse通常是付費給臉書和微博進行行銷,了解行銷的接觸機率,再計算一下每門課需要的選課人數,就能知道要花多少錢以達成課程的觸擊率。不過,透過行銷讓學生報名只是第一步,課程是否回上完還是看老師的魅力及教學活動的經營。

最後一位分享者是交大高等教育開放資源研究中心的李威儀教授。

李威儀教授一開始先表達對於教育部磨課師計畫的感激之情。當初他提出對於單一平台的反對,是因為希望透過平台的良性市場競爭,帶給開課者更好的服務。然而,他很感謝有教育部贊助學校開出課程,因為要先有課程、先有使用者,才能促成平台服務的競爭。

李教授指出,國內的平台很難和大陸競爭,但是目前臺灣的發展小而精,並沒有落後,開出的課程都很受到歡迎。他也期許能讓ewant和taiwanlife成為台灣最大的MOOC平台。

ewant於2013年底2014年初改版使用moodle,當時有幾個考量。首先這是開源軟體,任何人都可以免費使用,並根據自己的需求做調整,還有開源社群的技術支持,對於缺乏團隊的台灣是很好的資源。其次,moodle的市占率高,因此可以用來和其他moodle系統交換課程,若老師從MOOC經驗對數位學習產生興趣,就可以搬回校內使用。不過moodle發展很久,因此後臺非常複雜,光是同儕評分就有四種設定方式,台灣應該沒有任何人真的很了解moodle的所有code line,也因此老師會不知道怎麼使用。另外一個缺點是,介面設計過時,需要重新包裝。ewant幫忙簡化和友善化界面,讓老師更容易使用。

ewant和taiwanlife目前有超過四十門共享課程,學生不會感覺自己在選兩個平台的課。現在ewant已經和大陸的四所交通大學、北京清華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合作,且正在與北大、台大、中國人民大學洽談,預計今年會突破一百門課。目前ewant上最多人修的都是交大的課,每門課約兩千多人,大陸佔30%、台灣佔37%。去年開始嘗試實體考試,證書上會有照片,且註明為空大認證身分後的考試,證書會有流水號和QRcode可以查詢線上證書,以證明這張證書的真實性。

ewant去年開始海外推廣,與學堂在線、好大學在線、東西高校聯盟平台合作。同一門課在ewant和好大學在線開課都是兩千人左右,學堂在線則有一萬八千人左右,可見知名度差別的影響很大。不過,好大學在線於2014年初開始嘗試將課程提供給聯盟大學作為通識學分課程,一門課程被承認為通識的兩學分。因此,雖然學堂在線雖然註冊人數較多,但是一萬八千人中不到5%是active learner,好大學在線卻有將近一半拿到學分,和學堂在線是兩種走向。ewant今年也推薦了十門課程給好大學在線做為大陸的學分課程,雲科大的當代應用心理學已經被兩萬一千名學生選修為學分課程。

李教授指出,接下來ewant希望將MOOC發展為國內承認學分的通識課程。其實,現在通識課程供不應求,許多由兼課老師開設。如果透過網路課程,可以避免選課時課程被秒殺、大一大二無法選到想上的課程,而且學生在寒暑假也可以選課,甚至因而提早畢業。不過,課程會有先到先贏的狀況,先開的課就會先被使用,老師也提早開始累積經驗和評價,可能會比後來開的課更受歡迎。

不過,再精采的通識MOOC也頂多在校內取代5-10%實體課程,因此李教授認為MOOC的最大影響力還是在終身學習及在職教育訓練。根據他們蒐集的資料,目前國內投入在職教育的資源很少,平均起來只有16小時的培訓時間。然而,高齡化社會其實很需要培訓,企業卻都還沒意識到可以善用開放教育資源。ewant於2013年開設的「統計方法與資料分析」就是因應企業設計的課程,今年台積電願意選為內部全年使用的教材,這個班級是會收費的。ewant為其設定台積電學院,目前只有交大的課程,未來希望納入更多學校的課程。雖然他們現在先找大企業合作,以奠定平台的權威,但是他們最想幫助的是中小企業,另外ewant也希望能於今年年底推出類似edX「全球新鮮人學院(Global Freshman Academy )」的海外新生學院,讓一些華僑可以在申請台灣的大學前就能增加對於大學的認識。

文/ 柯俊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