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Ng談MOOC現況及未來

來源/ Knowledge @ Wharton- JASPER GINN -“Coursera’s Andrew Ng: How MOOCs Are Taking Local Knowledge Global”

Coursera創辦人Andrew Ng是人工智慧領域的先驅,負責Google人工智慧系統「Google Brain」,該系統會由Youtube影片擷取圖片學習辨識物件。去年,Ng卸下Coursera的職務成為被譽為「中國Google」的百度首席科學家及領導人。本文為Knowledge@Wharton訪談Andrew Ng的摘要。

Andrew認為MOOC最讓大學能前所未見的將優秀教學內容傳播給大量觀眾。因此可以看到遙遠地方的學生透過Coursera獲得西方名校課程完成證書的例子。

許多Coursera的學生都來自發展中國家,最主要的兩個國家就是印度和中國。雖然有人批評2/3的使用者並非來自發展中國家,但是也要注意到現在已經在服務的1/3發展中國家學生。另外,他希望未來Coursera上能有各種語言的課程,或至少透過翻譯,使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可以聽懂課程內容,這其實也就是對於傳統大學的一大突破,以往學生多半都是聽自己母語的課程,現在則有機會從不同國家的老師身上學習。

Andrew也分享了親身經驗,他說他前往不同國家時,會去參加一些MOOC當地學生組成的聚會(meet up),他對於發展中國家學生的求知慾印象非常深刻。當地不像是美國處於資訊超載的情況、可以短時間內取得所需資訊,可能要花兩小時搭火車到一個地方去聽一個演講,因此MOOC對於他們的意義格外不同。

除了滿足發展中國家的求知慾,Andrew認為MOOC可能長遠來看,將會進一步改變教育系統,特別是學生多於教室座位的印度,他們可以善用MOOC進行混合式學習(線上+實體),提升學習品質。如果真要採取混合式學習,首先需要對老師進行培訓,這對老師也是很好的。

在回應關於課程完成率的質疑時,Andrew指出雖然學生沒有完成作業取得證書,但其實觀看影片對他們也是有幫助的。現在,Coursera正在進行更彈性的教育模式實驗–「On demand」課程,取消對學生形成阻力的作業/考試/課程之時間限制。以往在同儕評分時,學生要等其他人完成作業後在統一互評,現在則是學生提交完後由系統分配在其後提交的五位學生來批改,因此學生可以更快獲得分數。而且因為課程不會關閉,之前學生提過的問題都會留下來,甚至變成一個紀錄檔方便日後查詢。當然,在取消時間限制後也可能導致沒有任何人完成課程,現在就靜觀其變,看看學生會怎麼看待。

至於被與非營利的edX相比,Andrew指出,Cooursera雖然營利,但是一直以來都具有使命感並「做對學生最好的事情」,他們也很重視學生的隱私權。

Coursera最主要的學生是平均35歲擁有學士學位的在職人士。畢竟真正的在校期間相對人生而言是很短的,而且求學階段的學生很容易就能取用教育資源、在職人士則不太容易。可見MOOC帶來的真正影響是將在職人士帶回教育系統。不過,Andrew認為目前的授課方式–影片+讀本,會讓很多人無法花這麼多時間看完,這並非是一個有效的學習方式。

Andrew相信MOOC的證書將會在求職時發揮作用,但目前並無證據支持。另外,從他的觀點來說,認為不需要有太多平台,各國可以從課程內容而非軟硬體發展來展現自己的文化,大學也不用想著只將課程限縮給某族群的學生使用,應該讓學生自己在提供世界各地課程的平台上自行選擇想上什麼。

原文連結 http://knowledge.wharton.upenn.edu/article/how-moocs-are-taking-local-knowledge-global/

摘要/柯俊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