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5

MOOC在認證機制的革命

來源/ edCircuit-Gordon Rogers-“MOOCs and Credentialing: A R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MOOC被認為像是革命時期推動、無法具有可信度的「學術貨幣」,許多人虎視眈眈注意著評鑑機制到底是否能真實測量學習成效。

為了讓MOOC的證書更能被大眾接受,它們目前在不同大學機構被視為「能力為基礎的教育(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之一環,這是一個鬆綁美國高等教育的前導行動,宛如iTunes當初開始讓消費者能夠買單曲而非專輯的意義。要改變認證系統並非如此容易,但是總是開始動搖了原本的象牙塔。

目前,美國教育委員會(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正在進行一個初步措施,也就是讓25個學校參加「替代性學分聯盟」,參與的學校同意讓以低成本玩成線上課程學分的學生抵免學分,這將有利於缺乏學位的廣大群眾。

edX、Udacity、Coursera現在則推出了Xseries、Nanodegree和Micro-credentials,這將透過另外一種機制補足原本認證方式的缺口。一旦越來越多雇主發現這種新型認證方式可以證明職員的職場能力,他們將會迫使大學打破既有的體制慣性,一同推動這些「微學分」課程。目前喬治亞理工、Udacity和AT&T共同合作線上資工碩士學位,星巴克也正和亞利桑那州利大學合作欲促成員工完成大學學位。

Continue reading MOOC在認證機制的革命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來源/ Class Central – Lorena A. Barba- “Why My MOOC is Not Built on Video"

Lorena A. Barba開了一門MOOC:“Practical Numerical Methods with Python",這堂課並沒有錄製影片,一方面是因為影片會耗費大量時間和經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Barba覺得影片不必然會帶來比較好的學習經驗。

現在很多MOOC的成本高昂都是為了影片品質,然而並沒有證據指出影片製作品質會影響學習。事實上,1971年Donald Bligh曾說不同的資訊呈現方法並不會影響成效。

Barba自己曾經上過史丹佛在線的統計課: “Statistics in Medicine” ,起初他覺得這些影片讓他能很輕易的進入課程,但是過了兩周他就已經忘記之前影片裡所講的內容,就必須重新再看一次影片,過了一個月後他又忘了。他體會到,是因為他並沒有親手做筆記導致效果這麼差。

影片本身是很好的一種傳遞方式,但是它本身並不保證學習得出現,學生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和教材互動、透過一個過程來消化這些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影片對於MOOC而言並非必要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

來源/ Harvard Business Review-Sarah Green -“What MIT Is Learning About Online Courses and Working from Home"

MIT史隆管理學院高層管理教育(executive education)課程指導Peter Hirst認為面對面互動的經驗是難以替代的,他正在協助MIT通往線上學習的新世紀。

Peter Hirst認為身處MIT的好處在於很容易就可以嘗試不同科技和實驗,而不需要過度仰賴外部資金。

他們現在正朝兩個方向同時進行研究,一方面思考要怎麼善用科技模擬實際人際互動的經驗,一方面則是完全放下原本真實世界中的體驗,思考要怎麼善用數位環境實現更好的學習成效。

目前的MOOC其實還是很傳統的教學方式,只是把以前的課堂搬到影片中並分段而已。Peter Hirst期待的則是能讓學習者能透過不同路徑接觸到不同學習物件,根據自己的需求和學習方式來組織學習物件。當然MOOC大規模、不同地區的使用者如果透過這種方式學習,會更難同時間互動,但是總是會有一群志趣相同的人會碰到彼此。

另外,MOOC目前幾乎完全是非同步的,因為人們會在不同時間使用課件。現在他們也在嘗試有沒有什麼科技可以讓學習者能更同步的進行互動,像是建立一個3D虛擬實境讓人透過虛擬形象參與課程會議,或是結合線上及實體的課程。因應這種線上互動環境,指導者需要養成一些確保眾人可以溝通合作的新技能,畢竟線上互動比在同一空間內實體互動困難許多。他們也試圖要找出能促進互動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MIT對於遠距課程及遠距工作的嘗試

數位學習的未來不是免費

來源/ WIRED-Mary Cullinane-“Why Free Is Not the Future of Digital Content in Education"

許多人認為科技的發展會使教育成為免費的事業。他們往往以音樂產業作為借鏡,指出像是Spotify就讓消費者每個月支付低於一張CD的價格就能無限聽音樂,教育也將走向此道路。

然而,應注意每個產業都有不同性質。音樂是因為聽眾他們使用科技只是用來便利下載、攜帶,並非因為多了科技就能讓他們在聽音樂時產生加值效果,也因此才會讓價格被壓低。

線上遊戲就不同了,近年來線上遊戲公司蓬勃發展,因為線上遊戲會帶來社交經驗,科技會是加值關鍵。

教育同樣是會因為科技而讓消費者產生不同體驗的領域。

首先我們要先了解到,老師教書時的責任在於:要讓學生成功通過教育過程後能獲得能帶來成功的知識及技能。不同學生有不同的學習方式,必須要思考要用哪些資源吸引不同學生,根據不同人的程度和學習曲線來調整教材。

科技可以幫忙老師做到這些事情,像是記錄學生投入學習的狀況、比較學生的回應,以便能設計出滿足不同學生需求的客製化學習過程。

當科技可以產生增值效益時,就會讓教學內容與傳統不同,讓它產生營利空間。因為老師、家長、學校都需要知道,教學內容是否能讓學生有效達成學習目標的。

透過數位平台傳遞高品質教學內容,將讓師生有不同以往的更佳互動,也因此值得投資。

原文連結 http://www.wired.com/2015/03/free-not-future-digital-content-education/

摘要 / 柯俊如

追求教育公平的Duolingo如何進行外語認證

來源/ A5站长网 -钛媒体- “在线教育的开拓者Duolingo 如何给在线教育一个新的未来?"

你有玩過Duolingo嗎? 這是一個免費的語言學習app(也有網站版),透過闖關遊戲來讓你欲罷不能的學習外語。由於它也是免費透過網路讓大量的人可以來學習,被視為具有MOOC一樣的性質,比起MOOC的課程設計卻更獨特。

Duolingo的創辦人Luis Von Ahn出生於瓜地馬拉,他認為教育並沒有縮短社會差距,反而是讓有錢人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變得更有錢,他希望透過Duolingo讓窮人也能獲得很好的教育。

他透過群眾外包的方式來達成這個願景,也就是讓大量使用者在學習過程中透過練習替所學語言完成翻譯,如此一來將能免費替資料庫增加不同語言的詞彙,節省下來成本後就能讓此軟體在免費的情況下持續運作。

有鑑於現行英文考試價格過於昂貴,他們推出Test Center進行英文考試,這個考試可以在手機或網站上進行,題型包含聽寫、朗讀、選擇正確單字、填空,只需20分鐘,考生可以依照自己的程度選擇試題難度,不同難度會有不同的成績。考試完畢後等待48小時就能獲得成績和評價,拿到成績後過了24小時就能再考一次,每次收費20美元。

考生於過程中需要開起攝影鏡頭及麥克風,視線要保持在螢幕上,以確保考生沒有作弊。因此考試過程最好不能移動頭部,另外攝影鏡頭的清晰度應該要高一點,才不會被誤判為作弊。

Continue reading 追求教育公平的Duolingo如何進行外語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