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5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achel Roberts-“To Discuss or Not Discuss”

Rachel Roberts修了十九門MOOC,想要觀察這些課是否運用課程設計、授課者的語言或其他方式來促成有生產力的線上社群。

結果令他感到驚訝,在課程前半段,只有三門課成功的促進線上社群,有三門課有做出嘗試,剩下來自不同平台的13門課則都沒有做出明顯的嘗試。

三門成功的課曾多次提到討論區及同儕學習的重要性,其中有一門課除了平台內的討論區,還使用其他社群網站進行更豐富的互動。這三門課使用的語言都是既具指導性又引人投入的,像是使用「我們」開頭的語句及提醒討論區參與者注意到其他人相關的討論內容,而且他們還在課程裡設置一個區塊專門說明討論區的禮儀規則,並持續的邀請課程學生參與。

在觀察了這十九門課後,Rachel Roberts想提醒MOOC授課者要思考五個問題:

Continue reading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開放遠距數位學習與MOOC的挑戰

來源/ Mark Nichols – “ODeL and the contemporary challenge of the MOOC”

英國開放大學的Anne Gaskill 與 Roger Mill指出,開放遠距數位學習(open, distance and eLearning, ODeL)面臨四大挑戰:教學及品質管理的品質、成效、取用性(access)、師生職員對其的觀感。

他們以此質疑MOOC的貢獻:影片授課的品質不一定好、目前的完成率低、目前的取用人口主要是已經受高等教育者。

作者就此提出一些看法:

1.不論是cMOOC或xMOOC都不等同於正式教育。
2.MOOC更近似非正式終身學習而非正式教育。
3.隨著MOOC成熟,會不再那麼大規模和開放。
4.MOOC和其後繼發展最終將如同線上遠距教育課程。

對於作者而言,MOOC並非創新,而是以一種簡單方式進行的ODeL,無法逃離ODeL學者早就辯駁過的限制、機會、教學法、系統。如果遠距教育和數位學習實施的過於容易,通常會發現它們的表現不佳。

原文連結  https://deanz.wordpress.com/2015/01/16/odel-and-the-contemporary-challenge-of-the-mooc/

摘要/ 柯俊如

MOOC修課過程的困難與因應

來源/ The Hindu- Malavika Srikanth – “Making the most of the MOOC experience”

Malavika Srikanthy在2012年時修了第一堂在Coursera開設的醫療倫理MOOC,當時MOOC還沒在印度走紅。這堂課設計的對象是真正涉入醫療事務的醫療照護專業人士而非大學生,會修這堂課是因為當時只有它跟生物學有關。

在2013年初,Coursera和edX和更多學校合作、開設更多課程,使Srikanthy多了很多選擇,他常常花很多時間在瀏覽課程目錄,興奮地看這這些夢寐以求的學校開設的課程。當然,他註冊了自己無法負擔的課程數量,為了當下要參與哪些課程、或讓哪些課程之後再修的抉擇感到痛苦,到底是重視職場專業還是興趣、科學還是藝術、要選自己有基礎的或是嶄新的新知……。

Srikanthy最後決定只修有利職場發展的科學相關課程,伴隨幾門為了興趣的課程。起初他很適應,他會看每講影片、積極的做筆記、完成作業、享受和同學討論,但是很快的,他發現真實生活中繁忙的實驗室工作讓他身心俱疲、無暇完成MOOC。等到有空時,卻錯過許多重要課程任務期限、跟不上速度,也因此無法完成任何課程,於是他便很爽外的取消對這些課程的註冊。

這樣的經驗讓他知道,不論課程多精采多棒都不要讓自己超載。一次只修一堂課,相信未來總會有更好的課;每天安排一個固定時段給MOOC;讓自己對課程總是充滿熱誠。在此情況下,他總算成功完成許多學科的課程,既拓展了知識也挖掘新興趣。

原文連結  http://www.thehindu.com/opinion/open-page/making-the-most-of-the-mooc-experience/article6797209.ece

摘要/ 柯俊如

重新檢視「開放教育」的意義

來源/ Audrey Watters – “What Do We Mean By Open Education”

談到「開放教育」時我們是否可以想到除了「開放授權素材」以外的「開放」用意? 讓開放性(openess)不再只是一個授權同意。

紐約時報宣稱2012年為MOOC元年,許多人認為這是開放教育的勝利,但其實這背後值得討論的議題很複雜。到底我們說的「開放」是何意思? 免費? 開放近用? 開放註冊? 開放資料? 開放授權素材? 開放資源軟體? 開放討論? 開放辯論? 開放競爭? 開放商業性? 開放式的(Open-ended)智性探索?

現在我們看到許多對於MOOC的投資,將「開放」視為「開放註冊」,多數不是使用開放教育資源(OER),而且逐漸地都開始索取認證費用。MOOC其實很不像其他的開放教育,可以幫忙圖書館產生許多免費且開放授權的教科書,甚至有不少都披上了「開放」的外衣進行營利,如Pearson’s OpenClassKaplan University’s Open CollegeUdacity’s Open Education Alliance.)

Continue reading 重新檢視「開放教育」的意義

Anant Agarwal對於印度MOOC發展的看法

來源/ The Economic Times-Prachi Verma-“MOOCs will take off in a big way the world over by 2020: Anant Agarwal, edX”

本文乃印度媒體對於edX 的Anant Agarwal之訪問。

印度是edX 的第二大使用者,美國佔了30%、印度約12%,另外印度學生年齡的中位數是24歲,比其他國家的平均低了四歲。

edX和Google、FB、Microsoft、amazon都有合作,從其身上獲得一些科技支援。一年前,edX也與印度的aspiring minds展開合作,然而目前沒有實質進展,與ITT Bombay及IIM Bangalore則有教學內容的合作。edX還在與印度幾間學校洽談。

Agarwal指出,edX 起於大學教育,接著是高中教育和職業教育,之後edX將會和企業合作,推出付費的專業教育課程freemiums。他希望在接下來十年可以教育上億人民。而且,他預測到2020年時,世界各地的學校將會提供MOOC修課者學分,學生可能都會先修完一年線上課程後才進入大學。

Swayam是印度政府引導的MOOC計畫, Agarwal很期待與這個對於線上及混合學習帶來的好處,他認為線上及混合教育兩者都很重要。

原文連結  http://article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2015-01-16/news/58149756_1_edx-platform-moocs-indian-higher-education-system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