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01-20

搜狐教育名家沙龍

搜狐教育、中國教育三十人論壇聯合舉辦「<擲地有聲>搜狐教育名家沙龍特別版-跨界尖峰對話」,討論了大學擴招以及MOOC的影響。

大陸國務院參事湯敏認為大學擴招可以使國家投入增加,讓更多人有上學的機會。他最近出了一本新書<慕課革命:互聯網如何變革教育>,他認為MOOC帶來三個好處:1.使教育的勞動生產率提升、2.使優質教育資源能大量分享、3.使教育領域迅速拓寬,有助於解決擴招帶來的問題:學生學不到東西、找不到工作、浪費錢。

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鄭也夫指出,大學擴招雖然可以讓一些有潛力的人進入大學,也可以讓家長、大學、財政部門皆大歡喜,然而可能會讓不想念書的人更晚才進入社會,且會使大學學歷的品質下降。因應擴招,可以建立棗核型社會取代金字塔型社會,提高藍領階層的待遇,讓學生認為技術教育也是很有價值的。

鄭也夫認為MOOC不會使教育崩盤,但是會帶給教育制度很大的變化。像是可能結合學徒制度打破年級制度,不再是按造年級班級區分,或是讓學生在家自學的機會更大。

「跟誰學」創辦人陳向東則認為,擴招未必使農村上大學的機率下降,而且現在大學對於就業的幫助被受到質疑,反而會阻礙公立日間大學以外高等教育機構的發展。至於MOOC,他認為帶來了三個好處,1.可以讓更多人接觸高品質教育資源內容、2.延伸名師的影響力、3.聚集需要特定知識、技能、才華的人於一處,而且MOOC還樹立一個「每個人都可以給時間分享」的榜樣,讓更多有知識的人願意也習慣分享。然而未來還有待教育部和公司對於MOOC學習成果的承認,才會帶來來徹底的改變,而且MOOC還是無法解決人與人的情感連結,導師制度就會變得更為重要。

搜狐教育 “陈向东:MOOC真正产生冲击还得在七八年以后"http://learning.sohu.com/20150120/n407941149.shtml

搜狐教育 “郑也夫:MOOC将与学徒制合力打破年级制"http://learning.sohu.com/20150120/n407941067.shtml

搜狐教育"高等教育大众化:MOOC会是继扩招后的又一个拐点吗"http://learning.sohu.com/20150120/n407941190.shtml

摘要/ 柯俊如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來源/ Inside Higher Ed-Rachel Roberts-“To Discuss or Not Discuss"

Rachel Roberts修了十九門MOOC,想要觀察這些課是否運用課程設計、授課者的語言或其他方式來促成有生產力的線上社群。

結果令他感到驚訝,在課程前半段,只有三門課成功的促進線上社群,有三門課有做出嘗試,剩下來自不同平台的13門課則都沒有做出明顯的嘗試。

三門成功的課曾多次提到討論區及同儕學習的重要性,其中有一門課除了平台內的討論區,還使用其他社群網站進行更豐富的互動。這三門課使用的語言都是既具指導性又引人投入的,像是使用「我們」開頭的語句及提醒討論區參與者注意到其他人相關的討論內容,而且他們還在課程裡設置一個區塊專門說明討論區的禮儀規則,並持續的邀請課程學生參與。

在觀察了這十九門課後,Rachel Roberts想提醒MOOC授課者要思考五個問題:

Continue reading 討論或不討論,這是個大問題!

開放遠距數位學習與MOOC的挑戰

來源/ Mark Nichols – “ODeL and the contemporary challenge of the MOOC"

英國開放大學的Anne Gaskill 與 Roger Mill指出,開放遠距數位學習(open, distance and eLearning, ODeL)面臨四大挑戰:教學及品質管理的品質、成效、取用性(access)、師生職員對其的觀感。

他們以此質疑MOOC的貢獻:影片授課的品質不一定好、目前的完成率低、目前的取用人口主要是已經受高等教育者。

作者就此提出一些看法:

1.不論是cMOOC或xMOOC都不等同於正式教育。
2.MOOC更近似非正式終身學習而非正式教育。
3.隨著MOOC成熟,會不再那麼大規模和開放。
4.MOOC和其後繼發展最終將如同線上遠距教育課程。

對於作者而言,MOOC並非創新,而是以一種簡單方式進行的ODeL,無法逃離ODeL學者早就辯駁過的限制、機會、教學法、系統。如果遠距教育和數位學習實施的過於容易,通常會發現它們的表現不佳。

原文連結  https://deanz.wordpress.com/2015/01/16/odel-and-the-contemporary-challenge-of-the-mooc/

摘要/ 柯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