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開放課程 : 學術圖書館的法律與政策議題

文 / 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RL) Brandon Butler 

在支持校園提供MOOC課程時,目前學術圖書館似乎扮演了兩個角色。第一,一如往常的,圖書館要滿足教職員在課堂中使用教材和指派學生讀物的需要,從圖像、文章到軟體,學術圖書館要協助教職員辨識和取得最適合其需求的資源;第二,其實和前一個很有關,學術圖書館要和教職員共同探討隨開放線上環境中教學而來的著作權議題。

學術圖書館通常在校園內被當成著作權專家,因此會被要求和教職員共事,共同決定是否在MOOC教學脈絡下需要獲得某著作的授權,並在必要時刻協助取得授權。

學術圖書館在一些原本在傳統教學環境中被認為是合理使用的狀況中,卻面臨明顯的挑戰和耽擱,有些出版商、博物館或其他內容擁有者會因為MOOC教學平台的非營利本質及前所未見的規模,要求極高的價格或拒絕授權,有些則根本不回應圖書館的請求。

最終,為了在MOOC環境提供課程,就需要將這些早已教授多年且發展好各式教材的課程進行轉換,教職員在此過程中感到越來越挫折。學術圖書館要盡可能的協助教職員辨識和取得不受著作權限制的素材,可能來自公眾領域,或是採納創用CC等其他開放授權。

學術圖書館面臨的法律議題

MOOCs帶給學術圖書館幾個關於在新脈絡下使用著作權保障內容的著作權法相關議題,有些議題則和開放取用(open access)及易近性(accessibility)有關。

仔細來說,MOOCs引起了四個主要區塊的法律問題 :
1. 將著作權保護的作品用在數位教學材料上(相當於實體教室授課)、將著作權保護的作品作為課外閱讀(相當於指定參考書與閱讀文本)
2. 教職員在MOOC課程產生的素材之著作權狀態(包含授課影片、課程模組和其他輔助材料)
3. 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DMCA)的「通知後撤除(notice-and-takedown)」規定之適用性
4. MOOC課程對於殘障者的可及性

將著作權保護的作品用於教學

教師通常會在教學課程中運用受著作權保護的內容。在傳統實體教室的脈絡中已有完善發展。

美國著作權法第110條第1項免除在面對面教學現場展示或演出的著作權保護。第107條則是合理使用的法律依據,清楚提到「教學(包含供課堂使用多筆複本)」是應以較彈性教條保障的用途類型。另外,有一些需要洽詢授權的素材提供者會願意供傳統教學使用,創用CC授權的材料也能在非營利教學中自由運用。如此一來,讓教育者可以在無需授權允許與付費的情況下,就能使用第三方內容支援教學。

MOOCs的特性以及一些主流平台的營利本質,使他們不同於傳統教室,帶來對於合法用途的質疑,這些例外和授權需要在MOOC脈絡下仔細檢驗。

[非營利判斷與第110條]

對於第107與110條的基礎問題是,是否MOOC教學被認定為「非營利」?答案會決定性的影響第110條第1項和第2項的解釋,這兩項只適用於「非營利教育機構」的教學活動。顯然大學符合此標準,但是他們在與營利的MOOC平台合作後仍保有這個特性嗎?答案並不清楚。我詢問Coursera兩個合作機構的員工,他們認為與MOOC的合作關係更像是營利出版而不是非營利教學。

MOOC平台上的教學活動不論是否被認為「非營利教育」,對於第107條都不會有決定性的影響,合理使用對於營利及非營利者都是一大助益。然而,非營利教育用途比起營利用途更受到偏好。營利用途必須有強烈的轉換創新(transformative),需要思考使用方式和原本素材的用途如何不同,以及是否其牽涉批判、評論或其他增加價值的實務。像是簡報中在背景很吸引人卻沒有加以評論的裝飾圖片就無法通過個轉換創新測試,需要被移除。

假設第110條可以用在MOOC教學上(至少在非營利平台上可用),就需要有更進一步的分析。第110條第1項允許「在面對面教學活動的課程中…在教室或致力於教學的類似場合」的用途。如果這句話指的是「學生及教職員在同一實體教室內聚集」,那麼第110條第1項就無法應用於線上教學。

然而,法規是有一些模糊地帶的,「面對面」及「致力於教學的類似場合」可以作更廣泛的解釋。就算傳播和教育模式的變動擴展了人們對於「面對面」及「致力於教學的場合類型」的想像,無論如何,線上脈絡引起的爭議都會比傳統脈絡來的複雜。

線上展示和表演可能會更符合第110條第2項,也被稱為「科技、教育與著作權協調法案(The Technology, Education, and Copyright Harmonization Act, TEACH Act)」,這條法案促使著作權保護的素材能用於遠距及混合式教學課程。TEACH Act包含一系列教育用途的必要條件,反映出著作權人面對其作品被以數位化方式散布時的考量。列舉幾點條件如下 : 不能使用為了遠距教育所創作且有意以此營利的素材、戲劇性作品(如舞台劇和影片)的使用比例必須是合理且有限的、利用當前技術將內容只限制給註冊課程的學生取用、使用技術防護措施(如數位版權管理DRM)讓作品只能在課程中展示而無法由學生散布給他人、既有的DRM不應被竄改。

雖然第110條第2項是可能被滿足的,然而一些機構認為在滿足此法案的狀況下很難設計出遠距及混合式教育課程。機構要檢驗他們使用的MOOC平台是否能確保展示與表現的品質符合第110條第2項。

[合理使用判斷與第107條]

著作權保障對象要能在線上世界開展創新用途,著作權法第107條的「合理使用」扮演重要角色,而且應該被看作MOOCs脈絡下的重要工具。

第107條很清楚的將教育獨立出來善加對待,在前言「諸如批評、評論、新聞報導、教學(包含教室用途的多重副本)、學術或研究」以及第一款判斷基準(first factor)「用途的目的和特性,包含是否該用途本質是商業性的或是為了非營利教育目的」都可以看出。假設只使用合理數量的素材,且這些素材並非為了教室用途所製造,那傳統的「四款判斷基準(four-factor analysis)」就應該對多數MOOC平台的教學用途有利。在MOOC教學難以取得使用授權的情況下,會更傾向採取合理使用,然而某些類型素材的用途種類無法適用合理使用。

另外,在教學中使用受著作權法保障對象的議題,很容易受到當前主流的合理使用分析模型影響,此模型會探討使用者是否有將素材進行轉換創新,產生新的見解、批評。如果老師使用受著作權法保障的素材作為教學中批評和評論的對象,就應該強烈的聲明其所為之轉換創新。至於為了課程設計與行銷採用的素材,像是教育性質的插畫與電影,就需要進一步分析,未必適合合理使用。況且,整體而言越具轉換創新的用途,合理使用計算上的商業性特性比重就越低。如果MOOC教學是營利活動,就該更注意轉換創新的原理。

[合理使用與最佳實務(best practice)]

除了以傳統的四款判斷基準分析和當前的轉換創新分析模型外,合理使用的最佳實務提供了第三種支持。

幾個社群發展了在教學脈絡下適合合理使用的規則和說明,包含學術圖書館協會的「給學術及研究圖書館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視覺資源協會的「對於教學、研究、研讀的圖片合理使用聲明」,以及也許是最重要的「開放式課程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這些文件的指引協助執行者理解他們的社群所認定的合理使用,同時提供法官社群自行形成的規範資訊,對於法官的判決會很有影響力。

這裡有一些說明教學時合理使用的實務好例子 :

「探討作者的既存作品,是教育、探究問題的自由及表達的自由之基礎。因此,合理使用有個重要示例 : 不論著作權保障對象被創造出來的本意是為了告知或娛樂,使用時都被使用者重新賦予目的,變成評論或其他相關對話的對象。傳統課程既然都在面授教室中使用既存的資訊性或娛樂性素材來提升學習,就應該同等的用在各種開放式課程中。」— 開放式課程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

「有鑒於此聲明中提及的理由,為了教學使用或重製圖片—不論是在面對面教學、非同步教學活動或課程無關的學術性講座—都應該能合理使用」— 對於教學、研究、研讀的圖片合理使用聲明

「合理使用洽當的劃分出透過數位網絡註冊的學生有哪些可用課程相關內容」— 給學術及研究圖書館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

每個原則都伴隨著一系列限制、建議,不應該為了將其應用於特定案例而孤立出來看待。它應該清楚的與法律原則之性質作區隔,然而合理使用最佳實務的可以讓教職員使用電子平台教學時更有安全感。

最後一步,就是洽詢著作權人獲得授權,然而簽訂的使用條款基本上都會比第110條及合理使用缺乏彈性。特別是為了MOOC教學尋求授權時,以往在校園內取用的同意書可能都需要修改。就像創用CC非商業性條款的應用可能也要因為MOOC教學的轉變受影響一樣。

一位參與MOOC課程設計的館員指出,由於MOOCs目前的營利狀態以及不確定其未來會如何發展,通常出版社會要求更高額的授權費用,不太可能訂出較低、教育性的價格。

指派著作權保障的作品作為課外讀物

指派著作權保障的作品作為課外讀物對於傳統和MOOC教學來說,都是一個更複雜的問題。

指派課外閱讀是傳統教室中常見且多人認同的教學用途。然而傳統上,學生取用這些素材並不會涉及著作權法,因為取用管道來自於學生購買指定文本的複本、編纂選文散裝本,或是由大學圖書館製作複本,這些權利金都有人支付。MOOC課程的教職員當然可以要求他們的學生購買教科書和其他素材,但是這會有違許多MOOC平台提供者和參與機構的關鍵目標 :「在線上提供完全免費的高品質教育經驗給學生。」

Coursera的創辦人之一Daphne Koller就曾說過「我們非常鼓勵教學者不用任何需要花錢的教科書,因為我們想讓這些課程能被無法負擔教科書費用的學生取用,這些學生中許多甚至沒有信用卡。」為了達成此目標,教職員將必須找出可以讓學生免費使用的課外研讀材料。

一個避免學生必須付費取用受著作權法保障的素材之選項是,由機構支付洽當的電子素材授權費,不讓學生承擔這筆費用。這樣的授權可能必須從零開始的協商,既存的概括許可(bulk license)可能不足以支持成千上百的校外使用者取用。學術圖書館有許多購買概括許可的經驗,也將會是新的授權許可方式的中介者。經驗告訴我們這樣的授權許可通常相當昂貴,它們的價格會隨著時間水漲船高。一些職員說他們的機構在考慮要和史丹佛大學的權利釐清計畫SIPX取得授權。

另一個選項是使用可取得的免費素材或開放取用授權(如創用CC)的素材。現在已經開始有創作、出版或製作開放取用教科書與其他學習素材的公司及計畫出現。舉例來說,Flat World Knowledge就使教科書素材能在線上被免費取用,他們透過印刷或PDF、ePub等版本來收取費用。另外,營利出版社Elsevier將其出版的一本資工教科書在該書作者的edx課程免費提供。

開放取用期刊和典藏也是不需要允許或付費、很好的學術指定閱讀來源。但是,由於一些MOOC平台的非營利本質,要特別留意開放授權素材對於商業、營利用途的限制。

第三個選項是善用上述的第110條第2款,允許將著作權保護下的素材在數位學習環境中展示和表演。將線上影片作為電影史課程的指定觀看素材是第110條第2款可能核准的用途之例。第110條可能不會涵蓋文字素材的使用,而是用於「展示」(圖片)與「表演」(影音作品、劇本等)。不過,一些MOOC平台的營利性會影響第110條的適用。

學術圖書館也可以善用合理使用,這個開放且彈性的例外條款讓教育性閱讀素材能被複製及散佈,但是前提假設是要能滿足四款判斷基準分析,或是這些素材歷經了充分的轉換創新。

另外,給學術及研究圖書館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指出學術圖書館社群在此議題上的共識,包含合理使用的重要限制與好處。一個很重要的限制是,圖書館員不相信從教科書和其他創作來教學之用的素材中取出讀本會具有強烈的轉換創新,這使合理使用不太能用在分享教科書上。

課程內容的所有權

提到教職員在學術或教學過程中產生的各種素材,就會產生誰擁有MOOC素材著作權的問題,是身為作者的教職員,還是在僱傭原則下的雇主大學,抑或有其他選項 ?

在多數大學,教職員被假定擁有他們作為研究者和老師所產出的作品,大不了再附帶一些注意事項。那麼,誰擁有提供給MOOC平台的課程素材呢 ? 這要看MOOC平台提供者和老師及合作學校的同意書是怎麼寫的。提供者通常會將著作權擁有權留給老師或是機構,只要求平台提供者也能使用內容的非排他性授權。這是目前的多數情況,但並非永遠的結論。

所有權的問題對於採取開放取用政策的機構來說可能特別感興趣。像是哈佛大學會自動賦予任何教職員的學術文章非排他性權利,這樣的授權會立刻應用在受著作權保障的作品上,排除第三方的任何競爭授權條款,就算MOOC同意書要賦予排他性授權,這種政策也能讓機構延續權利,使MOOCs發展的課程素材能如開放式課程般被自由取得。

也就是說,如果機構有興趣維持MOOC教學課程內容被重複使用的權利,在和MOOC平台提供者簽訂授權同意書時就應該特別小心。如果是edX就比較不用關心,因為他們本來就希望讓所有課程在任何情況下都採用開放授權。

再來,來看看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案第512條「通知後撤除」的應用。它保障網路服務和其他平台提供者不會因為使用服務與平台的第三方侵犯著作權而負擔法律責任,就是這個條款保障YouTube不必負起監督使用者上傳影片的龐大責任。然而,為了獲得第512條的保障,服務提供者必須承諾特定要求,像是必須回應著作權人或其代表人的指示撤下侵害著作權的內容。

一些與MOOC平台提供者共事的圖書館員工指出,MOOC平台對於第512條安全避風港(safe harbors)感興趣。MOOC平台將採取通知後撤除,將素材下線來回應對於侵權的指控。因此,為課程選用替換素材就成為大學的責任,如果沒有侵權問題而被撤除,就要在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案的規定下,反通知平台提供者恢復資訊內容。

第512條替廣泛的線上服務提供者提供了非常有用的保障,但是要將其用於MOOC平台是很奇怪的。因為安全避風港保障的是不會插手干預使用者的服務提供者,侵權活動必然是由使用者所指導的,平台提供者僅提供無關使用者的科技工具或資源。MOOC平台和合作機構間的關係卻似乎不只如此,有些MOOC平台可以因為品質條件而拒絕課程內容。

MOOC平台可能會採用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案中提到的「通知後撤除(notice-and-takedown)」過程,然而並不清楚他們是否會取得保障資格。在採納通知後撤除過程的情況下,MOOC提供者可能要根據多變且不正確的撤除請求來處理課程。學術圖書館需要思考,該如何完善面對這些需要高品質素材,但在素材著作權人檢舉時概不負責的MOOC夥伴。

易近性議題

法律要求教育機構一視平等的提供所有學生在相同教育取用機會,當然也包含身有身心障礙學生。這項義務已經說得很清楚了,1973年通過的康復法(Rehabilitation)第504條就禁止收取聯邦基金的教育機構歧視身心障礙學生,美國殘障法(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也禁止公立大學拒絕提供身心障礙學生服務、課程或活動,並限制私立機構歧視身心障礙學生。這些義務也適用於MOOC平台,即便只是邊緣的或前導的計畫。

美國司法部在大學採用電子書的初期努力階段就已經積極關注此議題,警告使用缺乏易近性的kindles(就算只是前導計畫)的機構將會違反第504條法案及美國殘障法。

為了提供身心障礙者便利環境,就會需要複製和修正受著作權法保障的素材(像是增加影片字幕或音效檔的文字敘述、將文字的圖像轉成機器可讀格式等等),這些舉動會牽涉到著作權。著作權法第121條,也被稱為查菲修正案(Chafee Amendment),在提供視覺障礙人士便利環境的情況下允許複製的舉動。同時,「合理使用」提供一個可以用來增加作品可及性的開放、彈性的例外條款。

HathiTrust的案例強力支持大學及圖書館在推行易近性的努力。在此案例中,Baer法官認定美國殘障法「要求教育機構的圖書館擔負起重製及散佈館藏給視覺障礙者的主要任務,在查菲修正案下,每個圖書館都是潛在被授權的實體。」

就算不使用查菲修正案,HathiTrust也指出作品被取用後將產生強烈的創新轉換,亦即合理使用的核心。從學術圖書館協會「給學術及研究圖書館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中第五個原則就可以看出,圖書館員也達成強烈共識,認為這樣的實務行動構成了合理使用。

確保MOOC內容易近性的責任,可能要由平台提供者和開課機構分開承擔。至少,平台提供者在同意書中清楚描述這樣的責任如何區分,並要求幾乎所有素材都要預設為容易取用的。熟悉契約的律師說,這顯示出對於易近性不尋常的強烈承諾。

學術圖書館的策略性考量

上面所提到的法律議題並非無中生有,在著作權法限制下,是否要用以及如何使用資訊內容來服務教育是學術圖書館要考量的基礎政策。每個法律挑戰都有機會促使學術圖書館對社群做出深刻且長期的政策承諾。

圖書館和她們的母機構或夥伴機構合作時,應該要記得以下策略考量 :

1. 合理使用是圖書館及其使用者的基本權利

在數位時代,也許著作權法的其他部分都沒有像合理使用一樣,在圖書館實務上扮演核心角色。學術圖書館協會在發展及頒布「給學術及研究圖書館的合理使用最佳實務法則」的經驗已再次確認合理使用之於圖書館和其使用者的中心性。

合理使用的重要特點是他對於一般實務的靈敏度,老調重彈一句,合理使用就像是肌肉,可以透過運動強化、也會因為誤用而萎縮。因此,圖書館必須很有自信的主張他們在新的實務領域合理使用的權利,以確保長期發展,不然就要負擔起在面對新挑戰時這些權利被收縮的風險。

不論是製作方便取得的複本、設計豐富且吸引人的授課內容或是提供作業素材的取用,合理使用應該是支持MOOC參與者的熱門選擇。許多最佳實務文件已經支持合理使用在這些面向的應用,這並不表示合理使用總是能用在這些場合,也不表示學術圖書館不應支付授權費用或做適度調整。但是當學術圖書館面對法律與策略性挑戰時,應將其作為解決挑戰的選項之一,若因面臨前所未見的情況就先發制人的判「合理使用」出界,既不必要且還會反過來影響該法用於新的電子平台之方式。

2. 將預設值設定為開放

學術與教育轉採開放模式,對於身為開放取用運動先鋒的學術圖書館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發展。功能失調的傳統學術出版會直接、戲劇性且反向影響學術圖書館,而學術傳播的新模式可以減緩這樣的功能失調。說服教職員發表在開放取用期刊是很大的一個挑戰,但是謹慎採取開放取用政策能確保機構在未來建立校園的開放學術典藏。

「將預設值設定為開放」這個舉動是開放取用所倡導的一部分,是2012年開放取用週的主題,而且是布達佩斯公開取用倡議(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在十周年紀念日提出的第一個建議。

MOOC課程基本上是學術出版的一種模式 : 學者身為作者、意圖用在教育、屬於著作權保障及相關限制與例外的範圍。因此,學術圖書館倡導將MOOC課程素材設定為開放取用的預設值是合理的。在可行的開放取用政策下,MOOC平台提供者的授權應該是非排他性的且應追隨大學先前所採用的授權條款。另外也應審視開放取用政策,確保他們能用在為了MOOCs創造的資訊內容上。

除此之外,學術圖書館會發現,他們在MOOCs扮演的角色就和在其他學術出版所處的位置一樣可嘆 : 要在第一時間購買那些支持學校的資源。對應此現象,學術圖書館應該鼓勵盡可能在MOOCs使用開放取用的素材。

有些教職員創立MOOC課程時,會遇到教學用素材受著作權限制的問題。雖然合理使用是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但在合理使用的基本原理下,一些素材(像是教科書或其他針對教學用途創造或販售的作品)仍難以使用。在著作權議題造成MOOC教學者挫折感的情況下,就成為倡導開放取用時的一個好時機。他們可能會願意就開放取用自己的作品做更廣泛的討論(特別是為了MOOC教學所產生的新作品),以便他們和同儕能無須擔心著作權的在各種脈絡下使用。

最後,學術圖書館應該要確保,所有MOOC教學中產生的作品—包含學生如何使用平台的資訊—能由學術圖書館蒐集並保存。這些資訊對於大學活動來講是很有價值的紀錄,而且未來學術圖書館的多元使用者可能會感興趣。學生使用MOOCs的資料可以支持新的學術發展,也能協助提升未來使用者的線上教育。

3. 應該嵌入易近性

就像開放取用應該被設定為預設值,易近性應該被遷入所有組成MOOC課程的資訊內容中。研究顯示,比起第一時間就設計好易近性,事後追溯增加素材的易近性會更困難、更昂貴,且對於視覺障礙者通常較不好用。預設讓所有使用者都有平等取用的機會不只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合法義務,這是圖書館的核心倫理義務。

而且,就像HathiTrust案例顯示的,圖書館想採取步驟確保資源能讓所有使用者取用時,法律將會非常的友善。既然新的科技可以盡可能地讓取用是真正公平的,現在卻建立一個新平台,像老舊媒體對於身心障礙者帶來不必要的挑戰,這將是悲劇性的錯誤。學術圖書館要採取重點步驟確保易近性的優先順序,而且這些努力應該要擴展至MOOC的資訊內容上。

原作 / http://www.arl.org/storage/documents/publications/issuebrief-mooc-22oct12.pdf 以創用CC BY授權釋出
編譯 / 柯俊如(並非全文照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